第90章 东方淘金谷(三十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拼命摇动他们三人,可是他们还是像失了魂一样,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变化。
看了看我身旁的三个人,首先是李星只见他的嘴角流出了口水,也不知他在幻境之中看到了什么,能流出口水来。而小颖则眉头紧皱,看样子他在幻境中所见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大叔则是嘴角微微上扬与小颖完全相反。
“大叔!哥们颖!你们快醒醒啊”我边看边摇同时喊道。
“他们中了血魔幻术,你这种方式不可能叫醒他们,不过真令人惊讶你居然完全能够从这幻术中苏醒过来,可是你刚刚的方式似乎又表明你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从这血魔幻术中苏醒过来,真是奇怪的法士”就在这洞穴之内突然传来熟悉的小女孩的声音。
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莫子站在这洞内的正中心,一道紫黑色的光芒从他的头顶上方洞口处照下,而她就站在这光芒的正中心。
看着此时站在洞内中心的莫子,听她的话她好像早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此时的小女孩莫子让我迷茫,不知还是否能够信任她,。
但是我还是尝试的问她:“莫子?是你吗?你能让他们醒过来吗?这个洞内太古怪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可那也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去哪不好非要到这个地方来。”莫子语气冰冷,哪里还是之前遇到的那个小姑娘声音。
“诅咒之源是假的?那你想干嘛?”现在我基本上确定眼前的莫子肯定和这洞穴有联系,而莫子也绝非善茬,驱动扁鹊将意,唤出“省事”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未知情况。
“这么快就把俺唤出来了,你完事了?”省事语气中掩藏不住笑意。
“你这破书,根本没那回事好不好,你也不听我解释,现在看看这周围情况!”我对“省事”喊道。
“。。。。。。”省事似乎也看到了这周围环境的变化,不在说话,干撂在那。
“不用紧张,不用紧张,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把你们骗进来吗?”墨子的语气中明显带有一种戏谑,明显她觉得对付我易如反掌。
“为什么嘞,这位小姑娘?”我本想问,却被“省事”先开了口。
“为了复仇!因为你们是法士,你们有将意,你们都是恶人!”小女孩的语气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就好像站在他前方的我是个十恶不赦早该被处死的恶人。
这一幕好熟悉,之前那对姐妹也是如此恨透了法士,那个姐姐也正是为了妹妹的命而接受了法士给与她们的碎片。
现在我大致是知道什么情况了,结合这洞内的紫黑色光芒,有可能这小女孩身上应该有那片神秘的紫黑色碎片,但是又有些不同的是,之前这些紫黑色碎片的拥有者基本上已经是个半人半怪的怪物了,可莫子虽然样子明显比一般同龄小孩多了很多戾气但是身体和怪物没有一丝的联系。
紫黑色光芒下的莫子,突然单手扶地,低着头,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而头顶的紫黑色光芒似乎也有异动,一暗一明不停的闪烁着。转瞬间,紫黑色光芒如同流水一般倾泻到墨子的身上,莫子原本飘散在两边的黑发,就似乎被什么抬起了一般往空中飘扬,就在莫子伏地的手收起之时,紫黑色的光芒汇聚在了她的全身上下。
此时莫子这个样子很熟悉,和正在驾驭扁鹊将意的我一样,只是包裹周身的不是绿色光芒,而是那诡异的紫黑色光芒。
莫子猛一抬头,朝我看来,之前还是少女般的明眸,如今整个眼睛呈现猩红色,十足的像个怪物。
“既然血魔幻术不能够控制住你,那也就是说你完全没有价值了,就让我处理掉你吧。”刚说完,莫子猛然向我扑来。
“省事,交给你了,我去看看怎么把大叔他们唤醒过来。”我对“省事”说道。
“欧嘞,不过我只会给你留下20%的将意,消耗完80%的将意如果还不能解决这个小女孩,我就没办法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行,尽量缠住她!”说完我脱下行李包,拿出净心盏。
此时我的想法是既然墨子说了大叔他们是中了什么血魔幻术,那么属于一种控制性的技能,那么净心盏一定有用。
“庆熙!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能唱首歌吗?”我对着小球状的净心盏缝隙说道。
“你想让我唤醒这三个人?”果然庆熙住在这小球之内。
“对啊!事态紧急!”我急忙说道。
“不行,这个幻术能力极强,唤醒你已经让我耗费了大量的自然之力,你让我在唤醒他们,我做不到,就这样把我安静的放到包里,我要休息了,谢谢老公哦~”
“别啊,我怕是对付不了这情况。”
“唉,根据我的记忆,我的老公曾今可是零时世界十分厉害的人物,所以相信自己,加油哦~”
刚说完,净心盏脱离我的手心自己飞回到了行李包之中,留下被鼓励同时一脸懵逼的我。
看了看“省事”此时正十分勉强的和莫子缠斗在一起,而它也在不断地消耗我的将意,这样下去估摸着很快就会支撑不住。
“俺说你的将意容量也太低了,不够用啊,俺要对付不了了,你那边行了吗”省事对我说道,语气急促。
刚说完,将意程度就来到“省事”所说的临界点。
不一会“省事”消失在半空之中。
“没想到,你能破解这血魔诅咒,但是将意能力却如此的弱小,刚刚你拿的那个小玩意应该是净心盏吧,你是通过这外物解了你的幻术,哦,这样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了,这位法士你太弱了,不配做我的对手!等我杀了你,你的净心盏也就归我吧,看来今天的收获很丰厚呀!”莫子嚣张的说着,而当听到她要把我的净心盏占为己有的时候,脑袋一懵,虽说庆熙作为我的妻子有点怪,但是打内心里我已经认可了庆熙,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周董的歌曲“算什么男人”。
而就在这时,原本双眼接受的来自于庆熙的自然之力似乎受到了身体内一股奇特能量的抵触排斥,瞬间一股痛感传遍全身,犹如身体的表面肌肤撕裂一般。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