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东方淘金谷(三十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你是什么玩意?你想怎么样?”面对后面这个紧紧抱着我的“夏老师”我有点慌了。
“刚刚不是说了嘛,我是你的夏老师,不要紧张~”
此时无论我怎么扭动身体想要将这双手甩开都无济于事,干脆给她来个硬的,毕竟她不是真的夏老师。
驱动扁鹊将意,唤出“省事”。
“省事”一出现,并没有翻动书页动手的样子,就悬浮在我和“夏老师”的头顶。
它这么干撂在那,把我看得着急了。
“你不是全自动御敌吗,动手啊。”我对“省事”喊道,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是真的慌傻了,这书怎么可能听得懂我说的话,这不是对牛弹琴吗。
“咳咳!”
不知是谁传来几声故意咳嗽的声音,方位就来自于我的头顶上方。
往上一看,尼玛,发出这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这“省事”。
“你能讲话?”原本这个“夏老师”就已经让我慌的不行了,现在我的这个幻化器“省事”居然也能够开口说话了,我的小小世界观彻底崩塌了。
“俺本不想废话,可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听着“省事”的话口音倒是挺重。
不过这一次,可以确定了我的“省事”开口说话了,用很接地气的口气说话。
“你真能说话!牛皮!”我惊叹道。
“我说这种情况你把俺唤出来干嘛?”省事有点不耐烦。
“当然帮助我啊!”我对着“省事”说道。
“我说你一大老爷们,遇到这种事情还要我来帮你?你不嫌害臊,我还嫌害臊呢。”
“省事”这么一说,突然想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此时这个“夏老师”正赤身裸体的在我背后,还死死的抱着我,怎么都逃脱不开,这样的情形,任谁看到这情况都会产生误解,“省事”也不例外。
“省事,你别误会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不是我认识的她。”我急忙解释道。
“别比比,俺看来得给你定定规矩了,别什么破事都把俺唤出来,等你完事了俺再和你说。”省事看来压根都不理会我的话。
“一凡,这本书好可爱啊,我能摸摸它吗~”此时身后的夏老师温柔的说道。
“哎呦,俺可是本正经的书,摸你大爷,拜拜了!”省事哆嗦了一下,突然消失。
“别啊,你这破书,你咋就不听我解释呢!”我着急的想要留住“省事”,不过很明显完全没用。
“它走了,就剩下我们两人了~”
不知为何眼角突然能看到很奇怪的残影,像是什么要从我的脑后来到我的面前,此时我的身后只有夏老师。
看来夏老师是打算来到我的面前了,但是又不对,那双死死抱着我的手还是老样子扣在我的腰间,那后面会是谁?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努力的往后想要看清是什么即将来到我面前的眼睛突然看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
缓缓向我面前凑得不是他人正是夏老师,不过不是整个身体,而是单单她的头部,当时可把我吓尿了。
要知道身体还死死的在背后紧紧的贴身抱着我,头部却移动到了我的面前,长长的脖子就像能够伸缩自如的橡皮筋一般。
“夏老师”的头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不看她的脖子,光看这脸部依然还是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女神老师。
“想吻我吗~”夏老师温柔的语气中又带有一丝丝妩媚,听到这句话,如果是真的夏老师在我面前这么说,我肯定会说想,毫无犹豫的恬不知耻测亲上去,可是理智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眼前的这个不是我们的那个夏老师。
避开“夏老师”的眼神,紧闭双眼我拼命地摇头。
突然我的头似乎被谁的双手捧住固定,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都不能在动弹一分,而此时腰间的紧紧抱着我的双手似乎也消失了,看来这双固定我脸部的双手就是“夏老师”的双手。
睁开双眼一看,“夏老师”就站在我面前,身体也来到我面前,脖子也不像橡皮筋一般,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只是还是一丝不挂。
她的双手按在我脸部两旁,而她的脸部却不断向我脸部靠近。
微红的脸,闭着双眼,夏老师的脸部就这么向我缓缓凑来,看来是真的要吻我。
当时我就在想这木屑汇成的怪物到底想干嘛,色诱之术,可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啊,要不是她那双手死死的按着我的头,我早就逃脱远离了。
随着“夏老师”的缓缓靠近,鼻子中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也不知是什么木头的香味,但是却是从眼前这个“夏老师”身上发出的,沁香怡人,令人流连忘返,不由得只感觉头部微微发疼,眼皮渐渐感觉沉重起来,神志也渐渐的模糊,各种感官都在衰竭,估摸着过不了多久就要晕过去。
“叮叮叮!!!”
就在我很快就要不省人事的时候,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如此熟悉动听的声音,带有纯净的自然之力独一无二,一定是我那净心盏发出的,随着这声音的出现,刚刚陷入麻痹的神志也苏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一看,夏老师的脸就凑在我面前,很快那双微红的嘴唇就要吻在我的嘴唇上。
就在那一刹那间,背后一道强烈的白光出现,虽说背对着这道光,但是看着眼前原本淡淡有蓝色的洞穴瞬间被点亮,也足以判别这道白光的亮度是多么惊人,与此同时,只感觉我的行李包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随着这道光芒的出现,眼前的“夏老师”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惨叫一声往后退去,而我也恢复了正常的行动。
转头看去,想看看是什么发出的这道白色光芒。
一看,真是那净心盏漂浮在空中,与我的脸对脸,白色光芒越发强烈竟将这洞**照的惨白,渐渐洞内所有的轮廓也都消失,只是单纯的白色充斥四周,四周望去似乎没有边际,而净心盏依然飘在我的面前。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