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将意初体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护翼国?”小颖好奇的问道。
“北方四国之外的神秘的国家,屹立在群山之中,他们的国民天生具有翅膀,有点像我们世界传说的天使,帝国建立在北方最高的鹰眼峰,地理位置之高加上极其寒冷的天气形成了这个帝国独一无二天然地理优势,他们很少与外界交流,很神秘,铁卫国王知道阿东拥有非凡的能力,估计我们铁卫过他比较靠谱能在这么个极端地理情况下穿梭,便命令他前去索要护翼国地理图。”
“去要地图?要地图干嘛?”
“北方的四个国家曾立下誓约互不侵犯,和平共处,为了表达诚意,于是提出了互相交换帝国地图的方法,这些地图不是普通地图,地图上必须标上本国的城防设施,目的就是让其他帝国知道本国对其他三国一切透明,互相坦诚相待。实际上四国表面友善,其实各个心怀鬼胎,不过只要平衡不被打破,四国依然可以和平相处。因为护翼国本身立于极端的地理条件之下,所以一直未让他人知晓它的存在,后来机缘巧合四国发现了这个帝国。对于这个新发现的帝国,四国的心里都有点摸不着底,于是四国依然对护翼国提出了交换地图的条件,可是护翼国并没有理睬。”
“那护翼国为何多次不交出地图,它们害怕吗,还是说它们希望战争?”
“阿东和我说护翼国在这个世界崩溃之前就已经存在,古老的帝国,历经了零时世界的崩溃依然屹立不倒,它们不屑与其他三个帝国打交道,所以无论那个国家去索要地图,它们都会拒绝,四国也没办法,鹰眼峰处于群山之中,地势凶险,经常还伴有零时世界极端的天气,四国要不到地图,但也很难踏足他们的国土,最后干脆过一段时间便派人去索要,时间久了,感觉就变成了一种形势,也就是说结果并不重要,但必须隔段时间去索要。不过护翼国从来没有侵犯过任何其他四个帝国,基本上不出现,神秘的狠。”
正在说时,李星在一旁突然叫到:“我觉的你们还是关心一下我吧,看看我这脸,我咋就觉着我的脸有点大,还越来越疼了。”
我们目光转向李星,嗯,因为脸部充血的严重化,李星肿起的脸从猪头状变成了一个摊平的大烧饼样子,嘴唇像两块大香肠,哈喇子不自觉地往外淌……看来这一撞还是产生了严重的外伤,只是这李星逞强而已。
“一凡,试试你的扁鹊将意的复苏能力,记住驱动将意能量要循序渐进,根据伤者的反应来判断将意注入的多少。”
“嗯,我试试。”
“试试?你丫别乱来啊,感情我成了你的小白鼠了,你别搞错了,万一复苏变致命,我可就一命呜呼了,你给我认真点,哥这条命和这张脸的命运可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李星很不淡定,但每次一急,脸部便会因为着急产生的面部变化而感到疼痛。
“放心,老师在,我来指导”夏老师温柔的说道。
看着夏老师,我想如果夏老师是护士,不知得迷死多少病人,清秀的脸庞,温柔体贴的性格,任哪个男人也会对夏老师产生爱慕之情。
我心中再次默念扁鹊将意,绿色光芒悠悠泛起,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向双手,双手再次被淡淡绿光包裹。
“我来了”说罢,将双手叠在一起右手掌心贴着左手掌背放在李星那个如大烧饼的脸上方,李星的脸被绿光映衬着,通红的烧饼脸竟变了通绿,看着他的脸我没忍住:“哈哈哈。”
“你他喵的笑个屁啊,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啊,脸还是那么疼的,行不行啊你?哎呦,疼”
“我说你安分点,脸都这样了,也不怕疼死”我笑道。
“一凡,注意了,李星说没感觉说明此时将意能量注入不足,试着缓缓增加你的复苏能量。”夏老师提醒道。
“嗯”
我再次驱动将意,缓缓增加双手的将意能量。
“就这样,这感觉不错,不疼了,甚至有点舒服,保持住。”李星的烧饼脸显现出享受的表情。
“嗯,不错,不用再增加将意了,试着维持住,这个时候就是对应最大化复苏效率的将意程度。”
李星烧饼脸的肿块在慢慢消失,可是没有维持多久,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整个人变得很累,眼睛飘忽不定,仅有残余的力量支撑着我的眼睛,我能看到李星的脸渐渐恢复的有点正常模样了,实在支撑不住,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我便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吾王,配方已经研究完毕,等些时日,吾大风帝国的铁骑便可踏破这南方诸国,帝王霸业指日可待。”一个沙哑的声音。
“很好,法士幸苦了,放心去做,只要能助吾王成就帝王伟业,吾风帝国全力支持法士的研究。”
“吾王英明!”
这是什么地方?这两个在说什么玩意,我环顾四周,此时的我身处一巨大的宫殿之中,四周很黑,支撑着这个宫殿的柱子上绑着很多火把,火把发出的光芒却不足以完全照亮这个诺大的宫殿,那个被称为法士的人,身披黑色披风,戴着披风自带的宽口黑帽子,在火把微光照射之下,隐约看见脸上也戴着面具,面具上印有一条黑色蛇形图案,在火把摇曳的火光下,诡异十足。而被称为王的男人,右手拄着头坐在一张厚重的大椅子上,左右站着两名身着战甲,背后背着一把弓的战士,腰间还配着一柄长剑,摆厚重的椅子摆放在高高台阶上,椅子后方靠着宫墙,椅子前方用石头围成一个圈,圈内摆放的树木燃烧着,干燥的树木被烧的“咔嚓,咔嚓”,透过这篝火的光芒,我仔细一看那个王,他的眼睛在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奇异的光芒,令人不适。忽然他似乎察觉了什么,一转头,竟往我这边看来,沧桑的脸,遍布着疤痕,那双奇异的双眼竟发出淡淡的绿光,盯着我,我只感觉浑身冰凉,一股寒意莫名而来。
“你是谁!”浑厚的声音从那王的口中吼出,哪里像人类,就似一咆哮的巨熊,声音震耳欲聋。
谢谢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觉得的不错就加个收藏哦,谢谢。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