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拳(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无城有城,有城无城。青石为砖,筑得这垒土之地。窑土为瓦,遮得这风霜雨雪。
若是这雁门城没了?
一时之间,孙家家主倒是愣住了。
他没有明白邢老的话。
见孙家家主愣神,邢老微微一笑,抬起手中竹杖指向了西方。
“西……血盟?”
不得不说孙家主是一个聪明人,邢老这么一指便想到了最近声名大噪的西域血盟盟主。见邢老点了点头,孙家主的脸更沉了。
身为一个生意人,尤其是垄断着雁门以及其他几个小城的布匹。这心思不能不活络,相对于中原来说,西域算得上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地方,但若是这血盟杀至,那可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邢大师,这消息有误否?”孙家主再开口时,已是变了称呼。
邢老依旧来回踱步,竹杖轻轻点地:“若是孙家主不信,可等上个几日。”
这……
此时的孙家主已是忘却了身旁胳膊脱臼的武师,直立在门前数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杜家家主见状连忙走了过来,打了一个圆场。对着林镇南使了一个眼色,唤过了杜府的疾医,提着一木箱为孙家武师诊治。
武师的问题不大,只不过是林镇南一脚的爆发力大了些。自家的家主都坐下了,武师也就不好在硬撑着去博什么面子了。低头咬牙看着两名疾医给他把脉接胳膊,同时侧耳听着孙杜两位家主的商议。
堂口处,杜金龙看着迎面走来的林镇南挺了挺胸膛。“林大哥,刚才那是什么招数,能不能教给我?”
未等林镇南回答,一旁的邢意倒是先讥讽了起来。“你看你胖的这个样子,别等着你学会了招数还没打完自己先飞出去。”
……
杜金龙一听,叉着腰和邢意斗起了嘴。
“你才是胖子!”、
“谁胖谁知道。”
“又没吃你家米粮,胖瘦与你何干!”
“恩,那还是个胖子。”
“邢意你……”
“你什么,你能爬上城墙吗?”
“我……”
“你能爬上树吗?”
“小二可以。”
“小二他不是胖子。”
“哇呀呀,吃我一拳。”
……
杜府的下人似乎见惯了这两个少年的嬉闹,看着一胖一瘦二人跑到了院子中也只是无视。林镇南微微回首看了一眼,正见那孙家武师瞪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拍着一袖的脑袋出去了。
“林大哥,如果那个武师要对付你怎么办?”走出了十几步的一袖问道。
林镇南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抠出的鼻屎顺势抹在了一袖身上:“猛兽会在乎家畜怎么样么。”
一袖抬起头,一脸黑线。
第二日,一袖起的极早,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之后,他又想到了自己的伤势。
自然,还有那张修炼功法。
自己是皇子,重担在身。不会个一招半式怎么能行,十天以来虽然跟着邢老以及林镇南学了一些精妙之极的招式,但还是不能让一袖欢喜。只因他见过高手,鼓楼一剑震八方的高手。
难道这凌霄八式还另有玄机不成?
一袖再次想到了怪人老剑神李太阿,同时在一处空地上比划起了这八个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招式。直至身上微热,一袖才盘膝坐定,开始试着运气。
呼吸,吐纳,沉息,百脉,开!
嗡!
一声闷响在一袖脑中响起,一瞬间一袖只觉得浑身剧痛无比,喉间一阵腥甜上涌,豆大的汗珠落在了地上。
到底我因何而伤,经脉又是何等状况,师父啊师父,你为何半点没有告诉我呢!
晨光之下,一袖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咬牙吸了一口气,压住了体内的翻涌之感。遥望云水镇方向,低骂了一句他十八姥爷的。
杜府的下人有起的比一袖早的,来回走动也只是以为一袖在温习武艺。却不知这少年此时正承受着何等的折磨,见下人走远,一袖双拳紧握,如疯子般的打起了凌霄八式,从一到八,再从八到一。剧痛再次传来,一袖只觉眼前一阵恍惚。
也是这下恍惚,一袖的招式完全乱了,由之前的井然有序变成了随然为之,管他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想起哪个就是哪个!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