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大哥的奋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其实,奋斗与作孽只是一词之差。奋斗,是在正确的路上坚持地走。作孽,是在错误的路上疯狂地走。
不过,现实中奋斗需要的品质是很多的,忍耐、坚强、吃苦、开阔、远见等等,这样才能在正确的路上走远,并干出一番事业来。只是坚持的孤独是最煎熬的,有多少人在认定的路上半途而废,都是无法承受前瞻的孤独!
大嫂并不愿意听大哥高谈阔论。她可能只关心大哥有没有挣钱,更可能的是,她对大哥还没有那种婚姻需要的感情。
大哥还是在大嫂的白眼中,恋恋不舍地赶着毛驴车走了。不过,在临走之前,他找了几位叔叔与他同去,二叔不理他,三叔把他骂回来了,只有四叔一句话也不说,指指四婶。大哥明白了。四叔是出名的怕老婆呀,于是,大哥找四婶了。
一开始四婶把大哥身上泼了一身的刷锅水,大哥不管怎么样还是跟着四婶死缠。最终,四婶同意了,不过大哥必须保证四叔要一两肉也不能损失的回来。
这样,四叔赶着我家的毛驴车,大哥躺在车斗里,望着天翘着腿就走了。
大哥走的时候,大嫂没有说什么,可能也不想说什么,只是煮了几个鸡蛋,让我给四叔送去了。在鸡蛋还没有到四叔手里时,大哥没有剥皮就把鸡蛋塞进了嘴里,笑眯眯地招着手,邻居们都笑话他。
倒是,四婶哭的像生离死别似的,扶着毛驴车跟着走了很远。四叔本来就是老实人,也是一边赶着毛驴车一边哭,倒是大哥在嘲笑他们。可能大哥不明白什么是爱情?
看着一向疯癫的四婶的眼泪,我迷惑了,这到底是什么呀!他们都是那么普通,甚至有些卑微的人,怎么还有这样的情感呢!回家后,我告诉了大嫂,她没有说话,只是在给孩子喂奶时,眼睛里有非常清澈的东西滚落下来了。
本来我们习惯了大哥不在家的日子,也没有感觉出什么来。只是秋收后的农村,在没有外出打工念头时,人们实在没有什么由头,只是坐在一起打打牌呀,说说话呀,妇女们在一起拉鞋底,做鞋,做了秋鞋,做棉鞋,做棉袄,准备过冬了。
四叔不在家的四婶,真是成了泪人了。每日到我家来,眼泪就像汩汩的泉水一样,一丝一线地从她皴裂的脸上流下来,听着她老是念叨着四叔,我们心里真的想念大哥了。
其实,他们走了只是有两天,在我们的感觉中好像是两年一样的漫长。四婶每天的感化,也让大嫂跟着流泪。而且,四婶老是抱怨,说万一他们出事了,她和五军六军怎么活呀!
或许,正是这样的时机,让大嫂真正开始审视大哥了。她常常会看着可爱的孩子发呆,一旦孩子哭了,她的表情是非常难过的,她就成了泪人了。
随着夹着寒流的北风的到来,人们都缩进了灰暗的屋子里,尽可能的把自己缩进棉袄里。这时,四婶到我们家来的频率更高了。说是,四叔没有穿棉衣,要是冻病了该怎么办呀!他们在外怎么吃饭呀,他们到底在外干的什么呀,他们什么时候能来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烦,后来,我们也与她一样的揪心了。大嫂也开始抱着孩子站在堂屋的门口,望着外面发呆。
一天村长来了,是找大哥的,说是来还衣服的。村长拿着大哥中山装像揣着宝贝一样,抱着给送来了。很是恋恋不舍地递给了大嫂。临走时,还回头看了几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