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分开一段时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气氛忽然陷入了寂静。
莫云谦沉默了良久,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件事情,尽管他想过很多,可是真的遇到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推开了莫云谦,红着眼看着他:“如果你还希望我能和之前一样,抱歉我做不到!”
见我这么说,莫云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色:“温然,不管怎么样,你的身体还没好呢,你先跟我回医院好不好?”
我冷下了脸看着他:“我还是习惯用我以前的名字,不要再叫我温然了,我不是温然。”
对于这个名字,我现在很排斥。
我在失忆之后竟然跟莫云谦结婚了,我简直太无知了!
可是我身边的很多人都知道真相,可是他们唯独瞒了我,我爸是,温雅是,林晨是,在美国是,林柏源也是,还有甄永安也瞒着我,甚至包括我自己的孩子,思瀚他都瞒着我。
我不是不清楚,他们所有人瞒着我都是为着我好,可是当我恢复了记忆之后,对于我和莫云谦的种种,我又情何以堪?
我就可以坦然的接受目前的生活,将过去全然忘记的吗?
我不是个木头人,我是有心的,而现在我的心里又蒙上了另外一层阴影,那层阴影是陈玉海带给我的,那是我平生从未经历过的,是他让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你知道吗,我在遭受陈玉海折磨的时候,我满心满意的希望你立刻就出现,可是你没有,真的莫云谦,我没有怪你,只是因为我遭受了那一切之后,我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我不该去依赖你,也不该去依赖任何一个人,如果从一开始我,我就能够坚强,我就不会因为思瀚去看可可的事情瞒着我,而感到难过,而独自一个人出来!我如果足够坚强,我或许就不会遭遇今天所遭遇的一切。”
陈玉海真的太恐怖了,我甚至对我先前对楚欣岚说的那些话感到羞愧,我有什么资格去劝她,是我的话,我连她都不如,她还能在陈玉海的身边忍受折磨长的时间,被逼的太过了才会自杀,可我仅仅是第一次被陈玉海施虐,我便承受不住了,等不到莫云谦来救我的时候,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自杀,只是那个时候陈玉海没有给我机会而已。
那段遭遇太让我刻骨铭心了,让我想到那一幕幕,我便发自灵魂的惊惧。
“微冉,我……我……”莫云谦欲言又止,终究他只说了一句,“抱歉。”
这句抱歉与我来说真的装了太多的酸楚了。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我和莫云谦的孩子都十岁了,可是回顾过去,却是满目疮痍。
他太可恶了,一次次挽留我,想要我回到他的身边,可是每一次都是他放弃了我,是他先放弃了我的。
“云谦。”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吸了吸鼻子,尽可能的平静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现在的你,这段日子以来,你给了我最大的爱和温柔,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云谦,如果我们没有曾经那些不堪的回忆,我想我这一辈子一定死死的咬着你不放手的,可是那些回忆对于我来说太过沉重了,它们一股脑的涌进来我的脑海里,让我很痛苦。”
“云谦,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也请你照顾好思瀚,等我的情绪平复了,我会回来接他的,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当莫云谦听到我这些话时,他是真的慌了。
他身前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不,微冉,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甚至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他害怕了他曾经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
眼泪再一次从我的眼角滑落。
我开始推莫云谦,可是他却用力的抱着我。
“微冉,不要再推开我了,我真的已经明白了,我明白曾经的我究竟做的有多错了,你离开了两年,我就在痛苦里煎熬了两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还能失而复得,可是我就是再一次拥有你了,那时候我曾想过,或许我们就是注定的缘分,我们是分不开的。可是我现在才知道,现实是,你可能随时都还会离开我,或许这段日子,真的是我自己强求来的,可强求来的,终归是强求来的。”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紧紧地咬了咬唇,终究他又道:“微冉,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不好?就真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再错过了,我不会再去做愚蠢的事情了。”
听着他说的这些话我却觉得有些讽刺。
“莫云谦,你知道同样的话,你说过多少次吗?你曾经也说过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可是我给了,你却没有珍惜,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几个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就是最后一次,哪里还能有以后呢?”
“我现在脑子很乱,因为那些记忆忽然一股脑的涌入了我的脑子里,曾经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又像是一遍遍的又在我的耳边重复着,莫云谦,我要怎么再去平静的接受你?是,我承认,这段时间你真的对我很好很好,你尽到了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可是这也是在我们彼此蹉跎了十年后了,我要怎么去相信,我的后半身在你的身边,就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呢?”
莫云谦急道:“我可以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你不相信的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
我好笑地摇了摇头:“我相信你现在说的话,可是以后呢,万一以后的你后悔了,我又怎么办?况且现在的我们最好还是先分开冷静一段时间,你知道吗,陈玉海让我明白了真正的恐惧是什么样的,也是他让我明白了,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过分依赖了你,我本该是个坚强的人的,可是自从爱上你后,我便变得弱小胆怯。”
如果没有依赖,爱情或许根本不会让我跟他在一起,我宁肯带着思瀚独自生活,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