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二日一早,景匡便要扯着景淙出去。
谁知道景淙泥鳅似的,抓着他没注意的机会便从他手里溜走,直往自己母妃的正殿里去了。
景匡连忙要去扯他,二人便在那正殿进门处拉扯了起来。
“上哪儿去?”昨日皇上没来惠贵妃这儿,直到这两个孩子出门,惠贵妃才堪堪睡醒。听着外头景匡和景淙拉扯的声音,她颇不耐烦地探出床帐,问道。
“回母妃,淙儿大好了,昨日已能出门跑跳了。”景匡坦然道。“儿臣这是要送他上皇子所去。”
景淙闻言,连忙要出声辩解。可这会儿的惠贵妃光顾着多睡会儿回笼觉,哪里管得着他,便挥挥手让他俩快去,便躺了回去。
景匡便将他一扯,押解犯人似的将他带了出去。
“我不去二皇兄那里!”刚出宫门没两步,景淙便又扯着景匡不走了。虽说他前两日过逍遥日子的时候,满心想着若以后再不想去皇子所了,就再去二皇兄那儿讨顿打。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又吓得退缩不前了。
又让我去给二皇子道歉,又让我去皇子所,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呢!
“你弄坏了人家的东西,还害人家受罚,我还一直没有训你呢。”景匡皱眉道。“哪有你这般不讲道理的?”
“他还打我了呢!”景淙道。“再说了,要不是他非要和父皇顶嘴,父皇能气到打他嘛?那可不是我的错了。”
“强词夺理!”景匡斥责道。“我前两日还让我房里的宫女又做了个纸鸢,一会你拿去,赔给你二皇兄。”
“他是你亲弟弟,还是我是你亲弟弟?”景淙哼道。
“不管是他还是你,皆是父皇的孩子。”景匡正色道。“你这般分出亲疏远近来,就是不对。”
“你说的才不对呢!”景淙道。“母妃都说,虽说都是父皇的孩子,可唯有一个母亲生的兄弟才是最亲的!”
“母妃说得对,还是孔夫子说得对?”景匡皱眉。
听到这个,景淙嘟哝道:“我怎么知道孔夫子说得对不对,我连皇子所的夫子说过什么都不知道,谁晓得他孔夫子是谁呢……”
两个人这般争着,钟郦宫便就在眼前了。
景淙又停下了脚步。
景匡从身后的宫女手里接过了那个纸鸢,递给景淙:“拿着。”
景淙不接:“我若去了,他再打我怎么办?”
景匡闻言,将那纸鸢往他手里一塞,冷脸道:“我便不信他会和你一样不讲道理。”接着便掰着他的肩膀,将他往前推了一把。“去吧。”
于是这日,景牧站在阶前,还没等来疏长喻,便等来了那推着个小胖团子的景匡。
要等的人没来,不相干的人反而凑过来讨人嫌。他瞥了这二人一眼,并没出声。
景匡站在阶下,遥遥向景牧行了一礼,便将景淙往前一推,让他自己上去。
景牧也没瞧他。前世今生,景匡都是他最瞧不上眼的那类人。前世自己同大皇子和五皇子夺嫡时,他自己主动请了个边陲封地,沉痛地自我流放去了。
虽说尘埃落定后,自己这个傀儡皇帝也没比他好多少。但自己甘于沉沦在心爱之人足下,他却是为了满肚子的仁义孝悌,活像个故纸堆里爬出来的迂腐老儒。
这类人,是景牧最看不起的。
他垂眼,便看见那个小胖子心有余悸地抖抖索索着双腿,拾阶而上,那纸鸢的翅膀都攥皱了。
他便像看一只被自己打过的小狗似的,看他小心翼翼地蹭到自己面前。
“二皇兄……”原本最是不可一世、娇纵跋扈的七皇子景淙瑟缩着胖肩膀,像只落了水的鹌鹑一般,低着脑袋道。“我兄长让我来向你道歉。”
“你兄长让你来的?”景牧挑眉问道。
胖鹌鹑像是遭了电打似的,通身的肉儿吓得一颤,连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自己要来的!我想向你道歉!”说到这儿,他连忙双手捧着那纸鸢,递到景牧面前道:“这是我赔给你的!”
景牧垂眼看了那翅膀皱巴巴的纸鸢一眼,又是低声一笑。
纸鸢?他缺的可仅仅是个纸鸢?
他也懒得跟这个小胖子计较,轻飘飘地将纸鸢从他手里抽出来,漫不经心地说道:“原谅你了,回去吧。”
景淙没想到这事儿这么好办。
他愣了愣,见景牧转身回去,那颗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胆子便又壮了起来,心里头那不得了的想法也瞬间窜出了头。
他上前两步,拉住了景牧的外袍。
景牧转过去低头看他,便见着小子仰着胖乎乎的脸,对着他,咧着一口参差不齐的小乳牙:“那,二皇兄,你既然不生气了,那能教我打人吗?”
“嗯?”景牧扬眉。
“不是!教我武功!”他说着,还比划着肉乎乎的小拳头摆了两招架势。“喝!哈!就这样!”
景牧被他逗得勾了勾唇,面上锋利冷硬的线条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景淙觉得有戏。
“我不会。”接着,他便听景牧说道。“不教,你回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