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闹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哈哈哈。”萨姆见习巫师不禁大笑起来,停了一下,他说道:“矮人族的铁匠大师利用古老流传的符文制作出魔法武器,确实是非常了不起的技术。”
萨姆见习巫师喝了一口杯中的果汁,接着说道:“这种符文巫师们也掌握了一部分,也就是符文牌上的那些符文。魔法武器虽然可以多次使用,但是那是要砍在别人身上才会起作用,你难道想一名巫师手持武器与人对砍吗?”
说到这儿萨姆见习巫师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而符文牌呢,只要发动就可以随着意念自由攻击或防御,比之魔法武器要方便很多,更适合身弱的巫师使用,并且,你说是一次性的符文牌赚钱还是几乎能用很长时间的魔法武器更加赚钱呢?”
这时亚伯已经明白了,符文牌更适合巫师使用,并且制作成为一次性使用的符文牌更能让巫师获得利益最大化,而魔法武器则要能近身攻击的职业者才能使用,并且魔法武器使用的时间太长了,这让巫师们无利可图,所以就没有进行研究。
“当然,如果你对符文的研究非常深入,那么你就能制作法杖这种法师使用的武器,每一名正式法师都会渴望一把好的法杖的。”萨姆见习巫师说到这里也笑了起来,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真正拥有法杖的正式巫师并不多,至少自己的老师伊夫林六级巫师都还没有一把法杖。
“下午你就回去吧,将能处理的事都处理好,记住资源十分重要,特别是对见习巫师而言。”萨姆见习巫师轻声说道,他这时想起了自己的几位师兄,他们都在为资源而疯狂地努力着,当然这些事萨姆见习巫师是不会对亚伯说起的。
“萨姆大人,万分感谢您的教导!”亚伯能感觉到萨姆见习巫师对自己的爱护,能够给予自己这么多的帮助,特别是他隐隐感觉到其他身在同一魔法塔的那些巫师学徒对自己的嫉妒,就知道这份爱护有多难得。
亚伯感觉自己是否是有些不务正业,刚刚来到魔法塔几天时间就请了三天的假期,但是这次离开魔法塔却最是时候,除了要回去处理王室赔偿事项外,最重要的是离开了魔法塔,就可以去试着激活城镇传送卷轴了。
步行走在下山的路上,灰色的长袍包裹住亚伯的全身,他边走边想着‘火弹’图纹,手指也随之在衣袍中划动,虽然没有使用魔力,但他还是感觉得出不时会出现一些错误,纠正再试。
正在亚伯边走边想时,已经走到山下,离开了魔法塔的范围,突然一队身穿黑色制服的治安卫兵包围了他。
“先生,你必须现在就前往贵族仲裁庭接受询问!”带队的治安士官眼神阴郁地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灰袍的巫师学徒,其实这次的任务他并不想接收,因为目标是一位巫师学徒,只要是相关与巫师的事情,都会是大麻烦。
但眼前的巫师学徒却是得罪了同样是巫师学徒的身份高贵的里奇·本森少爷,本森家族是刚巴城最强大的四个家族之一,而里奇·本森少爷是本森家族中嫡系子弟,一直在魔法塔学习。
作为一名被本森家族培养出来的官员,治安士官并没有胆量去拒绝一名本森家族的嫡系子弟的要求,加之一位身份如此高贵的同样是巫师学徒身份的少爷,对一名没有身份的巫师学徒进行报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并且由于是借贵族仲裁庭的手来整治这名巫师学徒,除非有正式巫师出现,否则是不会有人能够救他的。
“抓我?”亚伯罩袍遮住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他从没想到过竟然会有人动用治安官来抓他。
“请跟我们走吧!”治安士官并没有勇气敢对一名巫师学徒动手,只是在语气上加重了口气。
治安士官这次来抓捕一名巫师学徒也早就做好了抓捕不成的打算,要知道只要这名巫师学徒敢于反抗,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强行留住这位巫师学徒的。
“好吧,既然你这样要求!”亚伯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导演了这场闹剧。
“带他走!”治安士官向手下的治安士兵一挥手,几名治安士兵拥上前将亚伯押进一辆马车。
治安士官心中却是放下心来,这名巫师学徒应该并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否则这会儿就应该是露出身份来责问他了,而不是老实地被他一吓就跟着他走。
亚伯坐在马车中,透过马车的窗户可以看到马车穿过了几条大街,来到了一座纯白色的巨大建筑前。
“到了,请下车吧。”
听到声音,亚伯低头走下马车,当他抬起头时,一眼就看到了一座正义和秩序的女神的雕像,一手持剑一手天秤,脚踩毒蛇。
在女神雕像之后就是传闻中可怕的贵族仲裁庭,在治安士官的押送下,亚伯走进了这座建筑。
建筑的大厅中间,正守候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华服少年,与两位身穿绘有正义与秩序女神像制服的贵族仲裁庭裁判官,看到进来的亚伯,华服少年眼中流露出嫉恨的表情。
“两位大人,里奇少爷,人已经带到!”治安士官向两位裁判官和华服少年里奇行礼道。
“两位大人,就是他偷了我的金币并对本森家族的纹章进行了侮辱,我要求将他放逐到边远的墨里城。”华服少年里奇指着亚伯大声说道。
这本就是一个过场,只是一个简单到极致的理由,而里奇也不想真的在这里就要了这名巫师学徒的性命,只要将这名巫师学徒赶走,那他还是有机会回到魔法塔成为萨姆见习巫师的学徒的。
一名贵族对一名平民进行指控,并且两名裁判官都是与本森家族交好的,这种十拿九稳的指控里奇并不认为面前的巫师学徒有机会能够逃脱。
这件事只要做得快速,已经被送到墨里城的巫师学徒也没办法将实情告诉萨姆见习巫师,事后再找人将巫师学徒灭口,这样一切都将与他无关。
“你代表着本森家族?”还没等两位裁判官出声,亚伯的声音从衣袍中传了出来。
“你应该尊称我为您,我代表着本森家族对你发出指控!”里奇对亚伯的反应有些恼火,声音有些尖利。
“两位尊敬的正义与秩序女神的服务者裁判官先生,你们能证实他所说的代表本森家族向我发出指控吗?”亚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向两位裁判官施礼问道。
两位裁判官已经听出了一丝的异样,这名巫师学徒绝对不是普通人,从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来,这是一位接受过贵族礼仪训练的贵族,并且这位巫师学徒在贵族仲裁庭表现得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他们感觉到一丝的可怖。
“里奇少爷,您确定要代表本森家族向他提出指控吗?”一名裁判官话中有话地问道。
但这时的里奇并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意思,要知道他从魔法塔中被赶出来的事都没敢和家族中说,现在利用这些权力都是假借家族的名义提出的。现在只有快些将这个巫师学徒赶走,才能让他回复到以前的生活,否则他在家族中地位将大为降低,连修练的资源都会得不到保证。
“是的,我非常确定的代表本森家族向他提出指控!”里奇斩钉截铁地说道。
两位裁判官双双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刚才说话的裁判官回望着亚伯说道:“正式通知您,本森家族向你提出指控,指控您偷到里奇少爷的金币并对本森家族的纹章进行了侮辱,你有什么异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