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收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亚伯将手放在桌子上,感觉到桌子的木头好象对他的精神力有着非常细微的温养作用,这还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发现可以提高精神力的物品。
亚伯发现弗劳尔狼骑兵长的房间里虽然显得空空的,但是能放在这儿的东西应该都是好东西,不行,他认不得也不能浪费了,反正小袋子里有的是空间,全扔进去,一会儿的工夫,大床不见了,桌子不见了,椅子不见了。
这时的亚伯已经在查看地上的地砖,这些地砖每一块都是由同色的玉石做成,亚伯心想不行,这也不能浪费,果断拿出一把小匕首,开始撬地砖,力量超大,并且因为身为狼人身体,速度飞快,一会儿地面上已经没有了一块地砖。
亚伯满意地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房间,在临走前又将头顶的那块照明的夜明珠摘了下来,嘴中喃喃地说道:“差点忘了,这东西我亚伯城堡已有5个,算上这个正好能成双。”
当亚伯偷偷从房间出来时,并没有狼人注意到他,这时的狼人们因为弗劳尔狼骑兵长的突然离开,为防止有战斗,所有狼人们已经都集中到庄园的门口,随时准备出战。
已经偷了这么多东西的亚伯这时怎么可能再留下,找了个墙角,亚伯用力一跳,手在墙顶轻搭,人就已经翻出了墙外,回头看着4米高的围墙,不禁摇摇头,丢失了这么多东西,下次若再来这里,不知道这个庄园还存不存在了。
亚伯找回了他的骑士枪,盔甲,和其它装备,又从树上拿下那个装着摄魂草的大袋子,将这些全扔进了空间物品小袋子里,拔腿跑向来时的那座大山。
亚伯坐着白云飞到云层时,就听到庄园方向一声震天而又撕心裂肺的嚎叫,听得亚伯都为之感到悲伤,是呀,少了这么多好东西哪个会不悲伤呢。
不说亚伯的欣灾乐祸,弗劳尔狼骑兵长在收到报告后,骑着座狼奔向出事的地方,到了那里才发现原来是和他交易的胖子被人杀了,查看了车厢里的情况,弗劳尔狼骑兵长估计是被人谋财害命了,他并不为这个胖子感到伤心,只是又要重新想办法联系七王子,以后的交易会被拖延。
就在这弗劳尔狼骑兵长查看现场时,心中突然一惊,他这样的强者已经不算是职业者了,强烈的第六感,也就是这世界人称灵觉的感觉让他隐约感觉到此刻正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
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影响自己,弗劳尔狼骑兵长心中想道。
不好,自己的房间,弗劳尔狼骑兵长想到了房间中的空空灵兽制成的袋子,那可是族中至宝,是伍尔芙家族运输物品的关键,要知道哪怕是有重天雀这样的巨型运输飞兽,但大量的军用物品也无法使用飞兽运输,一是飞兽虽然运输的重量很高,但背上的容量有限,二是使用飞兽运输从人类世界换来的物品就要给兽人帝国进行分成,并且分成比例很大。
弗劳尔狼骑兵长这时已经不能再想这胖子的事了,飞快地骑上座狼,向庄园赶去,当他进入庄园时,发现庄园一切正常,不禁有些奇怪,他的灵觉难道又出错了?
难道是最近的修练出了问题,经常性的灵觉出错可不是好事,正想着,弗劳尔狼骑兵长推开门,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他不由得一声惊天嚎叫。
“是谁?是谁干的?”弗劳尔狼骑兵长大叫道。
族中至宝“空空灵兽袋”,还有他在人类世界困守在这个小小庄园中通过各种手段收刮的财物,从地上的地砖到他的宝床,桌子,椅子一样都没有留下来。
地上的地砖全是由最好的静心玉制成的,这种静心玉哪怕是一小块带在身上都可以起到防止心魔的作用,越是境界的提高,越容易产生心魔,所以静心玉一直都是极为珍贵的宝物,这些静心玉可不只是人类世界的,他这百年来从兽人帝国明抢暗偷,再有到人类世界花大代价换来的,全都在这里。
床和桌椅都是用的同一种木材,只产于龙渊,传说由龙涎浇灌的龙涎木制成,龙涎树生长时会分泌一种物质在树的表皮上,这种物质吸引着龙族生物去咬食它的表皮,在咬食过程中,大量的龙涎就流入到树下,而龙涎木的表皮生长极为迅速。
龙涎木制成的家具能让人在潜移默化中加强自身的精神力,对于弗劳尔狼骑兵长这样的强者反映在加强了他的威压,他的威压一经发出,中级职业者都无法站立。
更让弗劳尔狼骑兵长伤心的是床上用的那个枕头,那可是用的静心玉的玉心制成的,他被安排困守在这个鬼地方,就是因为这个小小的枕头。
所有的一切都没了,除了身上的盔甲,手中的武器,他已经一无所有。
他无法想象,这样一座由狼人控制的庄园,怎么会有人无声无息地进来并拿走了一切,而且是在所有狼人都不知晓的情况下安全离开。
这时庄园中的狼人们都赶了过来,就看到弗劳尔狼骑兵长愤怒地大叫道:“给我把庄园中所有的人类都抓来,一个个审问。”
一会儿时间,刚刚还是人类与狼人和睦相处的美好场景,这会儿已经是一阵阵惨叫声不断,狼人们用尽各种方式拷问这些人类,可惜这些人根本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狼人的问题,随着不断地有人死去,当最后一名人类也死去后,狼人们才发现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怀疑的目标。
“难道是我们狼人自己人干的?”弗劳尔狼骑兵长不禁开始怀疑道。
招来亲信,开始审查所有的狼人,最终发现有一名狼人不见了,狼骑兵们说那是庄园中的狼人,而庄园中的狼人说那是与狼骑兵一起来的,两边争论不止,最终得到的结论就是那名狼人不见了。
“是谁在陷害我?”弗劳尔狼骑兵长想到了无数的名字,这些年为了这些宝物,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这些名字从他心中一一过了一遍就已经花掉了很长时间。
而这时被弗劳尔狼骑兵长惦记着的狼人,也就是现在恢复人形的亚伯,正心满意足地坐在白云背上,享受着云朵在身边飘过的感觉。
“去丰收城。”一直沉浸在收获意外之财的快意中的亚伯,这时突然想起在丰收城的加里药剂店内还有一笔财物在等着他去收取,刚才真是太得意了,差点就忘掉。
亚伯快速呼吸了两下,平定了心神,心中暗暗警告自己,下次千万不能得意忘形,这世界太危险了,小心谨慎才是第一位的。
象今天的空间物品,这是以前亚伯根本没有想到的东西,就连见多识广的马歇尔勋爵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这种物品,足以说明这件物品的高端,并不是普通贵族阶层可以接触的,想着那惊天的嚎叫,如果真的面对那样的对手,身上的三把爆炸大剑真的可以延迟他的速度,让自己逃走吗?
亚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行动太过冒险,虽然得到了不少好东西,但是行事前缺少对敌人实力的评估,这种误判有时是致命的。
正想着,已经靠近丰收城附近了,再接近就容易被发现,亚伯从白云身上跳下来,换上了一件罩住全身的罩袍,这种罩袍神职人员经常使用,亚伯交过入城费后步行走进丰收城。
这时的丰收城已经是傍晚了,街上的人很多,许多贵族这时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夜生活,似乎越接近晚上,这座城市越热闹。
……………………………………
感谢“不可见的未来”打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