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金币骑士的胜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一剑的力量很大,中级骑士已经可以将斗气贯入剑中,随着没入艾尔索普高级骑士腰间的魔法大剑,大量带有腐蚀性和强大破坏力的斗气涌入艾尔索普骑士体内,让他转瞬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攻击!”另一名高级骑士怒吼一声,一道长长的白色斗气从他的大剑中喷发而出,这是高级骑士斗气离体攻击,虽然高级骑士有这种能力,但一般的高级骑士用得很少,因为这种攻击太消耗斗气了,哪怕强如高级骑士都无法持久进行攻击。
“防御!”马歇尔勋爵也是大喝一声,与这个气势相反,离体的斗气撞击到盾牌上,同样没有给马歇尔勋爵任何的压力。
这时的马歇尔勋爵已经信心十足了,超过40万金币的装备让他这样一位中级骑士,可以轻松抵挡高级骑士的各种攻击。
对面的高级骑士看到艾尔索普骑士几乎是没有还手能力的被马歇尔勋爵刺倒,而与艾尔索普骑士等级相同的他这时已经不敢靠近马歇尔勋爵,在没有搞明白艾尔索普骑士为什么会败之前,他是不会与马歇尔勋爵近距离接触的。
可是高级骑士的斗气并不能长时间进行这种斗气远程攻击,这时的他不由得心生退意,王子的要求最多是退还金币,他可不想为了1000金币把命搭上。
高级骑士猛然加强了攻击,斗气在空气中来回闪烁,不停地击向马歇尔勋爵,而马歇尔勋爵的标准防御动作,正在不停地变化着防御方向,马歇尔勋爵在等待对方的斗气不足,这种攻击除非是骑士长,否则仅凭借高级骑士的斗气存量是远不足以支撑的。
突然,高级骑士快速调转马头,战马在高级骑士的一声催促下,加速开始逃跑。
马歇尔勋爵有些微愣,这可是高级骑士,怎么会逃跑?
没有立即追赶,马歇尔勋爵的双腿是跑不过战马的四条腿的,而艾尔索普骑士的战马虽然在,但陌生的战马需要磨合。
马歇尔勋爵来到牛车边,把手中的武器放进车里,换上哈里弓,拉弓上箭,这时那名高级骑士已经跑出100米左右了,马歇尔勋爵手一松,一支长箭消失在弓弦上,接着已经出现在高级骑士的身后。
高级骑士的强大并不只是斗气的强大,还有一种本能的危险预警,这支几乎是不可能被躲开的箭支,在快要射入高级骑士后背的瞬间,高级骑士身体微转,箭支从高级骑士的右臂穿过,正好击中了战马的头部,战马前蹄一软,高级骑士人向前飞了出去,在落地的霎那,一个前滚翻,又从地上站起,身体并没有停止,全身斗气鼓动,疯狂跑进路边的树林,地上只留下右臂流出的鲜血与倒地战马的尸体。
这几乎就是转瞬间的事,还没来得及射出第二箭,马歇尔勋爵已经看不到高级骑士的影子了。
“哈里弓还是太弱了!”马歇尔勋爵得出结论,这次的失手在于哈里弓只有400磅的力道,如果有500磅或者更高的力道,那名高级骑士怎么也跑不了的。
但马歇尔勋爵忘记了,在这世界最强的弓也不过200磅多些,也只有经亚伯改良的复合弓才会有高达400磅的力道,还能让他有余力瞄准射击。
马歇尔勋爵眼看追不上,也不想去追了,这次让两名高级骑士一伤倒地一伤逃走,并且连坐骑都留了下来,这战果已经非常好了。
走到艾尔索普骑士身边,这时的艾尔索普骑士已经没有了呼吸,马歇尔勋爵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魔法大剑。
“这不是亚伯打造的魔法大剑吗?”马歇尔勋爵惊喜地看着这把魔法大剑,作为战利品,他已经决定留下这把魔法大剑自用,这可比从亚伯那里要一把过来强太多了,和朋友说起时,两种获得的方法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将艾尔索普骑士的战马栓在牛车后,艾尔索普骑士的尸体放到战马身上,马歇尔勋爵没有去朋友那里,直接向城主府驶去。
当满身是血的王国护国卫队高级骑士回到科兹莫旅店时,侍者扶着他来到了怀亚特王子的房间。
见到两名高级骑士出去,只回来了一人,还带着伤,怀亚特王子不禁怒道:“凯尔骑士,艾尔索普呢?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殿下,袭击失败了,艾尔索普受伤不知生死,我也是侥幸才活着回来。”
凯尔高级骑士的脸上满是汗水,受伤后又使用斗气赶路,让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不能好好调养,可能连高级境界都保不住,只是他是王子的护卫,骑士的准则让他必须回来报信,所以才强压住伤势赶了回来。
“废物,两名高级骑士去对付一名中级骑士,你怎么不死在战场上。”怀亚特王子在怒吼声中将手中的红酒扔在凯尔高级骑士的身上。
其他两名高级骑士护卫看到摇摇欲坠的凯尔骑士,不禁连忙上前扶住,三人的眼神互相对望了一眼,眼神中充满着对怀亚特王子的不满、愤怒和悲哀。
骑士的忠诚是有代价的,忠诚于能够让他们忠诚的人,而怀亚特王子对于艾尔索普的死活并不过问,却只想着两名高级骑士没有完成他的任务,三人心中都生起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你们的对手有多少人?”怀亚特王子象是没有看见凯尔骑士的虚弱问道。
“只有马歇尔勋爵一人。”凯尔骑士强撑着回答道。
“马歇尔怎么会这么厉害?他一个中级骑士能将你们两名高级骑士打败?”怀亚特王子不可置信地问道,又想起了什么,恨恨地盯住凯尔骑士问道:“艾尔索普带去的魔法大剑呢?”
“殿下,我当时急着脱身,魔法大剑无法收回。”凯尔骑士的脸色在被怀亚特王子的接连询问后更加苍白。
“5万金币的魔法大剑,你竟然没有带回来?”怀亚特王子这时脑中闪过几个念头,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凯尔骑士,不过看到凯尔骑士身上的伤口,不由得哼了一声。
怀亚特王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喃喃说道:“马歇尔一个人打败两名高级骑士,那么我留在这里,他会不会找来?我身边的护卫不多,该死,我应该多带些护卫的。”
对于袭击马歇尔勋爵的事,怀亚特王子并不担心,一名勋爵而已,不是说没死,就是死了又能怎么样,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马歇尔勋爵会不会一时冲动,来丰收城找他,他身边的这点人可挡不住马歇尔勋爵。
“立即备马,我们马上离开!”怀亚特王子向两名完好的高级骑士护卫大叫道。
“殿下,凯尔骑士的伤怕是不能骑马!”一名高级骑士指着凯尔骑士说道。
“扔下他,给点钱侍者,叫他们好好照顾他,我们快走。”怀亚特王子看了一眼身上满是鲜血的凯尔骑士,心中不禁一寒,如果马歇尔勋爵杀来的话,他自己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怀亚特王子的作法让两名高级骑士十分心寒,也坚定了回到都城刚巴城后就请辞回到王国护国卫队,这样的殿下不值得他们护卫。
在怀亚特王子离开后不久,城主狄更斯子爵带人来到科兹莫旅店,发现怀亚特王子已经离开了,狄更斯子爵带走了被怀亚特王子扔下的凯尔骑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