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王子的袭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丰收城最大的旅店科兹莫旅店的高级客房中,怀亚特王子正面色阴沉地坐在凳子上,面前的咖啡早已经冷了。
“殿下,不要气坏了身子。”高级骑士护卫艾尔索普小心地在一边安慰着怀亚特王子,他和另外三名高级骑士也参加了昨天的晚宴,但由于他们非贵族身份,只能在另一处与其他的随行人员一起就餐。
“一群乡下佬竟然嘲笑乔治王族的子孙,他们忘记了谁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怀亚特王子在宴会中就压制的怒火被艾尔索普骑士的安慰声点燃了。
一想起那些丰收城贵族讥讽的目光,城主狄更斯子爵有意的挑衅,还有亚伯那无视他身份的态度,让从小在无数人奉承中长大的怀亚特王子极为恼怒,他可以不在乎贵族的讥讽,可以忍让狄更斯子爵的挑衅,可他最在意那个刚刚13岁的亚伯对他的无视态度。
“艾尔索普,如果我杀了亚伯,怎么样?”艾尔索普骑士是怀亚特王子的心腹,所以怀亚特王子直接就说出了他的想法。
怀亚特王子的想法让艾尔索普骑士吃了一惊,连忙劝道:“殿下,亚伯千万不能动,那样会引起铁匠公会的大举报复。”
“不出这口气,我心难安!”怀亚特王子阴狠地看着自己对面的艾尔索普骑士,接着说道:“亚伯不能杀,那么马歇尔呢?”
“殿下,铁匠公会不会为了一个勋爵而迁怒于您的,再说马歇尔只是遇到了一次盗贼的袭击,与我们没有关系。”艾尔索普骑士谦卑地低下身子,轻声说道。
“这件事交给你了!”怀亚特王子恨恨地说。
艾尔索普骑士有些为难地看着怀亚特王子,他一个人去袭击一名中级骑士,虽然他是高级骑士但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拿下一名中级骑士,打败对手和击杀对手是不同的。如果让马歇尔跑掉,那么以后再想袭杀就困难了。
与艾尔索普骑士紧密跟随怀亚特王子不同,另外三名高级骑士役属于王国护国卫队,对于怀亚特王子只是尽到保护的职责,如果要求他们去袭击一名贵族,是完全不太可能的事。
看到艾尔索普骑士为难的神情,怀亚特王子冷哼一声道:“拿1000金币,看他们三个谁愿意和你一起去,你把魔法大剑带上,让亚伯的养父死在他亲手打造的大剑之下。”
“那就没问题了,1000金币足够打动那些贪婪的家伙了。”艾尔索普骑士神色轻松地说道。
……
哈里城堡的晚宴结束了,马歇尔勋爵却停不下来,他要去拜访那些丰收城的老友,和一些骑士交流骑士技巧,其中的原因几乎全城堡的人都知道。
早上,马歇尔勋爵坐着牛车出发去丰收城,最近他喜欢上了坐车,两匹烈火奔牛就已经非常拉风,但比起坐在车上的感觉,烈火奔牛已经不重要了。
阳光有些猛烈,马歇尔勋爵将冷风挂到六档,轻眯着双眼,享受着夏日里难得的凉爽,如果再有一杯红酒就完美了,他想一回城堡就叫人加上一个酒柜。
“大人,前面有人挡路!”车夫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牛车也慢慢地停住了。
正在享受的马歇尔勋爵心中一惊,想起了亚伯的警告,不由得将有震退效果的魔法大剑拔出拿在手中,另一只手抓起盾牌,人闪出车外。
艾尔索普骑士原想直接袭杀没有准备的马歇尔勋爵,但是同来的高级骑士并不同意,身为王国护国卫队的骑士,他遵守骑士的准则,不会对没有准备的敌人出手,艾尔索普骑士没有办法,只能挡住马车的去路,进行正面袭杀。
“怀亚特王子身边的高级骑士?”马歇尔勋爵认出了对面的两名骑士,欢迎怀亚特王子时,这是四名属于怀亚特王子护卫骑士中的两名。
“我给予你公正的决斗机会,我奉命收取你的性命!”艾尔索普骑士单手持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将剑收在身侧,作出骑士请手礼。
“公平,你们玷污了骑士的尊严!”马歇尔勋爵看着骑在马上的两名高级骑士,脸上满是嘲讽。
艾尔索普骑士认为马歇尔勋爵只是一名中级骑士,击败他很容易,但是要防止他逃跑,所以他们两名高级骑士都没有下马。
车夫这时虽然被吓得不轻,但他也明白,只有马歇尔勋爵击败对手后,他才会活命,如果马歇尔勋爵失败,那么对方绝不会让他这个小人物有回去报信的机会,所以车夫这时没有出声,怕惊扰到马歇尔勋爵。
艾尔索普骑士双腿一夹马腹,战马一声长嘶,健壮的四腿蹬地,猛地加速。
马上的艾尔索普骑士随之也大喝一声,身上斗气闪动,随后手上的大剑也被斗气包裹,在离马歇尔勋爵五米处就开始下劈,这势下劈之力裹挟着斗气加成过的力量与战马的冲击力,有着一往无前之势。
“防御!”马歇尔勋爵大吼一声,把自己的安全交给了相信亚伯,相信他的魔法盾牌,标准的骑士防御动作已经使用过千万次,在战场上也无数次抵挡住敌人的攻击,这种深入骨髓的防御动作,随着马歇尔勋爵的一声大吼左手魔法盾牌向前,身体前倾,前腿弯曲,后腿伸直,随着对面艾尔索普骑士的冲击临近,准备抵挡攻击。
“铛”的一声,艾尔索普骑士的大剑已经劈在马歇尔勋爵的盾牌之上,以他的估算,这一剑之力应该可以劈开马歇尔勋爵的防御,接着就是***般的极速攻击解决战斗。
马歇尔勋爵对于高级骑士的冲锋加斗气攻击,他心中十分清楚威力有多大,所以防御动作几乎是使用了全力,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对方的大剑劈到魔法盾牌上时,他几乎感觉不到有多少力量加载到持盾的手上。
挡住了,艾尔索普骑士随着马的冲锋与马歇尔勋爵交错而过,他吃惊地看着那闻丝不动的马歇尔勋爵,他手上可是亚伯锻造的魔法大剑,那把用巴刚城凯旋大道的院子换来的价值5万金币的魔法大剑,但就是这把魔法大剑,并没有击退一名中级骑士,这时他已经开始怀疑手中的大剑是不是假货了。
艾尔索普骑士有些愣神,但马歇尔勋爵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他可以把握住每个机会给予敌人致命的打击,在战斗中精神不集中,那是找死的行为。
马歇尔勋爵身上斗气闪动,回身冲向艾尔索普骑士,速度虽然不如战马那么快捷,但气势一点都不差,在另一位边上观战的高级骑士的呼叫声中,艾尔索普骑士猛然惊醒。
马歇尔勋爵这时已经冲近战马的身前,右手大剑轻轻一扫,艾尔索普骑士身体果断作出反应,双手持剑横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击,让艾尔索普骑士奇怪的是,这一击的力量非常小,感觉就象是普通人挥手的力道一样,紧跟着却有一股如山的力量向他推来,连战马带着他向后不由自主地退去。
在艾尔索普骑士被魔法大剑的震退效果下,艾尔索普骑士的防御完全大开,这一切都在马歇尔勋爵的意料之中,这一扫马歇尔勋爵根本就没有用力量,全部的力量都在腿上,在艾尔索普骑士向后退的瞬间,马歇尔勋爵脚下发力,盾在前人在后,电石光闪之间已经到了艾尔索普骑士的身前,魔法大剑闪过一道寒光,刺进艾尔索普骑士盔甲与腰间的缝隙中,那里是盔甲之间的接口,如果不是防御被破开,是不可能被攻击到的部位。
……………………
感谢“魔幻蛋蛋”的打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