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兽人技能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亚伯可不知道这是兽人技能牌,但是这块牌子对他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他把牌子拿在手上仔细观察,牌子似乎蕴含着一种力量。
亚伯灵机一动,试着把精神力探到牌子里,他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去感应。
在亚伯的精神力进入到牌子里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粗旷的能量,这种能量和他的精神力有些相像,但是和他的精神力的性质又完全不同。
正在这时,那股粗旷的能量忽然向亚伯的精神力涌来,亚伯刚想把自己的精神力收回,但已经来不及了,那股能量和亚伯的精神力连接在一起。
亚伯眼前一变,他成了一名年轻的狼人,但是亚伯并不能控制这具身体,就好象在看一场电影一样,又比电影要真实无数倍。
年轻的狼人走到一匹座狼跟前,伸出手放在座狼头上,嘴里念着奇怪的语言,但是这一刻亚伯竟然听懂了这些语言,并且有种真实的掌握了这种语言的感觉。
狼人的语言里有着大量赞美兽神的词汇,还有一些奇怪的未知声调,有些象咒语一样,这些词和声调连接起来,随着狼人的嘴里念出,慢慢地座狼的心灵和狼人象是连接在一起一样,狼人已经可以感受到座狼的想法,并且狼人在心中也可以指挥座狼。
接着是狼人骑上座狼飞驰,奔跑结束后狼人用自己的斗气在座狼的全身按摩。
全部画面结束后,面前的虚空突然开始碎裂蹦坏,亚伯感觉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精神力也从牌子中收了回来。
亚伯手上的牌子底部的那个星星慢慢地变暗,最终消失了,接着牌子也开始碎裂,亚伯怕牌子会爆炸,他的大剑每次爆炸就是这样,把牌子从手中扔了出去,在空中,牌子完全碎裂开来,没有爆炸,只是在空中缓缓消散,就象从来就未曾出现过一样。
但是亚伯的脑海中多了一段记忆,记忆中有两个内容,一个是兽人的语言,一个是坐骑强化术。
兽人的语言是一种兽人通用语,兽人技能牌本来是不带这个功能的,但是亚伯使用的是精神力直接连接到兽人技能牌上,而兽人技能牌中的内容是使用的兽人通用语制作成的,并且由兽神祭祀转化为能量形式存在,亚伯使用精神力连接到兽人技能牌时并吸收了那股能量后,就已经等于从精神的层面接触到兽人通用语,并且直接吸收成为自己的语言。
坐骑强化术是兽人技能牌中记载的一种技能,兽人对于坐骑的深入研究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坐骑强化术虽然名字普通,但绝对是兽人帝国最基础最强大的技能之一,这种技能可以把使用者和坐骑之间进行灵魂层次的链接,并且通过斗气提升坐骑的能力。
同时亚伯也知道了那块牌子是什么,兽人帝国的兽人技能牌,兽人通过用血液来激发技能牌,学习到里面的内容,并不是象亚伯这样直接用精神力连接,如果制作这块兽人技能牌的祭祀的级别更高一些,那么亚伯的这种行为将会引起未知的可怕后果。
已经掌握了兽人语言的亚伯这会儿再拿起那张羊皮纸时,发现了羊皮纸的内容写的是兽人小队将与其他所有小队会合的时间和地点,这一发现让亚伯十分兴奋,知道了会合的时间和地点,只要组织军队就可以全歼这次进入人类世界的兽人。
其实这样的羊皮纸不应该出现在普通兽人身上的,只是因为西蒙要离开小队,躲藏起来等待座狼的生产,所以离开小队之前,西蒙抄录了这份地图。
亚伯这时想起了在狼人营地,看看天色,时间已经很晚了,自己的驽马还在狼人营地那里,再加上还有一头座狼,亚伯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找回到栓马的地方。
这里附近的野兽都被狼人给猎杀了,所以这么长时间两匹驽马被拴在这儿,一点事都没有,正悠闲地吃着地上的野草。
亚伯看向不远处的狼人营地,座狼似乎感觉到主人长时间的离开会有危险,有些不安地想站起来。
看着营地中的座狼,亚伯暗暗可惜,成年认主的座狼是没有办法再次认主的,这匹座狼的主人已经死了,它也就没有价值了。
慢慢地走近座狼,亚伯从背后取下冰魔法剑,小心翼翼地接近,座狼看到了亚伯,主人没有回来,而敌人回来了,它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
座狼发出一声呜咽声,悲伤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恳求,亚伯有些奇怪,这时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随着最后夕阳的余辉投射的光线,亚伯发现在座狼的身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座狼的体内奋力挣扎着刚出来一半。
这匹座狼在产子,亚伯停下脚步,没想到座狼会在这里生产,亚伯听说过这种生物,传说中速度最快的坐骑,忠诚度最高的坐骑,兽人帝国控制得非常严格,每一匹怀孕的座狼都不会出现在战场上,更别说是出现在人类世界,眼前的座狼竟然在人类世界产子。
亚伯不由得想起了刚刚学习到的坐骑强化术,拥有一匹完美的坐骑是一名骑士的最高理想,他的心中一片火热,这种被兽人帝国严格控制的坐骑的幼仔就在眼前。
据传言座狼只有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生物才能成为它的主人,这也导致了在人类世界很少听说有人类能拥有这种坐骑,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一匹好的坐骑,跟地球上的超级跑车几乎是同一个概念,想想看,地球上的人对于超级跑车的狂热,就可以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对于好坐骑的狂热。
座狼看到亚伯没有继续接近,又专注到正在出生的幼仔上,看得出来它十分的痛苦,但它却没有叫出声,仿佛是怕影响到正在努力为生命挣扎的孩子。
在亚伯的注视下,一个新生命出现在座狼的身上,刚刚的出生过程花费了小小的它太多的力气,闭着眼睛似乎在恢复着精力。
座狼看了亚伯一眼,回过头去伸出舌头在幼小的孩子头上身上仔细地舔着,非常细心地从头到尾慢慢地清理着孩子身上的皮毛,眼神中满是恋恋不舍。
忽然,座狼猛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向数米远的一棵生成了很多年,直径有50厘米的大树,亚伯看到座狼站了起来,以为要攻击自己,已经做好了防备,但是万万没想到座狼的方向却是一边的大树。
“呯”的一声,随着座狼头部撞击大树的声音和紧接之后的头骨裂开声,那头座狼已经满头是血地倒在地上。
亚伯从来没见过如此刚烈和忠诚的生物,它有着母爱的本能,但却对原主人有着超越一切的情感,令它可以丢下刚刚出生的孩子,用这种惨烈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亚伯拿起冰魔法大剑,在地上挖了起来,不一会儿挖出了一个大坑,他把座狼的尸体放进大坑,将土填了回去,这种生命值得他尊敬,亚伯不想让其它的野兽伤害它的尸体。
这时的小座狼已经慢慢地恢复过来了,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仿佛在呼叫着它的妈妈。
亚伯蹲下身子,从地上抱起小座狼,这匹小座狼全身是湿漉漉的黑色皮毛,全身软软的,身体非常轻,亚伯小心翼翼地抱着它,手上都不敢用力,生怕伤着小座狼,看着这个幼小的生命,亚伯竟有种做父亲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