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学习锻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亚伯用手在地上的泥土上蹭了蹭,这儿没有防滑粉,就用泥土代替了。这是亚伯做健身教练时的习惯,手上有了泥土后就不会打滑,现在他的这具身体还太年轻,他可不想把身体搞出一堆伤病,所以要从细节上开始,在日常中一点一滴地注意保护好身体。
亚伯站在150磅铁锁前,两腿站靠近铁锁中间的铁棒,两手虎口相对抓住铁棒,以一个连续动作把铁锁从地上举过头顶,两臂在头上完全伸直。
整个举起的过程一气呵成,本瑟姆大师轻咦了一声,虽然这才150磅,但亚伯的动作明显比加登要舒展流畅得多。
而一边的马歇尔骑士的看法则不同,亚伯举起的这个铁锁,是从脚开始发力,再通过腿,经过腰和前背,最终到达手臂,这和骑士技巧中的蓄力有些相同,亚伯第一次举铁锁就能使用这种技巧,在对力量的理解上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高度。
扔下150磅的铁锁,亚伯又站到200磅的铁锁前,相同的姿势,又是很轻松地举起了铁锁。
接着是250磅,轻松通过,在本瑟姆大师和加登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亚伯已经站在刚才被加登费力举起的300磅铁锁旁。
双手抓住铁棒,这次的两手要比刚刚要靠近一些,屈腿预蹲,将铁锁提起,经过胸前将铁锁置于肩上,然后站立;然后是两手握住铁棒,曲臂,下颌与铁棒平行,直臂推起,铁锁已经被举过头顶。
“马歇尔,你从哪儿找来的怪物?”本瑟姆大师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来,对马歇尔骑士问道。
“什么叫怪物,他是四级见习骑士,如果肉体力量连300磅都举不起来,算什么四级见习骑士。”马歇尔骑士对大师叫自己养子为怪物很不高兴,直接把亚伯的等级说了出来。
“四级见习骑士,我的神灵,孩子你今年多大了?”本瑟姆大师吃惊地对亚伯问道。
“马上就13岁了。”亚伯轻声回答道。
“那就是才12岁,12岁的见习骑士,哪个家伙疯了,怎么会把这样的宝贝给你做养子?”本瑟姆大师有些鄙夷地看着马歇尔骑士。
“我怎么了,我也是中级骑士好不好。”马歇尔骑士跳着脚大声地叫道。
“你好象只是刚进入中级骑士吧,这样的天才应该交给骑士长来培养,甚至如果有大骑士长都会收这样一个弟子。”
“这你别管,让他和你学习锻造没问题吧。”与本瑟姆大师多年相处的马歇尔骑士不想再和大师计较了,大师由于身份高贵,当年如果不是马歇尔骑士和大师交情莫逆,也请不回大师来领地,而大师的有一说一的性格总是能让马歇尔骑士感到头大。
“让他留下来吧,马歇尔你确定由你来教他不会耽搁他的前途吗?”本瑟姆大师同意后又追加了一句。
这句话让马歇尔骑士对亚伯说了句:“白天你就留在这儿跟大师好好学,早晚在城堡修练骑士技。”接着有些落荒而逃地离开了铁匠铺。
“加登,你先教亚伯些基础的。”本瑟姆大师说完也走向自己的工作间。
“你的力气真大。”加登有些好奇地看着身材矮小的亚伯,夸赞道。
“你的力气也很大。”亚伯是经过了骑士训练的,但是看得出来加登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论力气加登的力气真的很大。
“但是我比你大多了,我都19岁了,你才12岁,而且你举起300磅时我看了,真的非常轻松,你应该还可以举起更重的铁锁。”加登十分肯定地说道。
“你只是没有把力气完全发挥出来,如果你想学,有空我教你怎么象我那样举起铁锁。”
“真的吗?我真的能学习那种技巧吗?”加登兴奋得跳了起来,回过头认真地对亚伯说:“我会认真教你锻造技巧的,只要我会的,我都会教给你。”
………
来到哈里城堡已经快要一个月了,还有三天新年就要到了,亚伯已经在铁匠铺里学习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对于锻造技术,亚伯也从加登那里学会了所有的基础技巧,这会儿他正在自己打制第一把大剑,他准备把这把大剑送给自己的大哥扎克,做为新年的礼物。
烧红的铁块粗坯被亚伯一手用铁钳夹住,一手用一只10磅重的铁锤在铁砧上敲打着,敲打了几十下的粗坯慢慢变冷,亚伯又把粗坯扔进火炉中,再次加热。
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并不高,亚伯可以了解到铁匠的工作只是反复敲打加热的铁块,冷却后再加热敲打,这种反复的次数达到30次就代表是作出的铁器是30练,当初马歇尔骑士在书房给亚伯看的100次成型的长剑就是100练的铁块制成的。
而普通的铁匠最多只能做出30到40练的粗坯,加登做为本瑟姆大师的弟子,可以做出60练的粗坯,在铁匠铺只有大师可以做出100练的粗坯。
这种反复的锤炼对于亚伯来说并不难以理解,看过科学栏目的他知道这种锤炼只是把粗坯中的碳给去除出去的一种手段。这种锤炼次数越多,粗坯里的碳也就越少,粗坯的品质也就越好。
近一个月的反复使用铁锤敲打粗坯的过程,让亚伯也掌握了使用铁锤的技巧,以他的学习速度,已经可以准确地把握住敲击的位置,粗坯已经被他锤炼了有50次了,50次锤炼的粗坯在每一次敲击时都要加强力量才能敲动,可是亚伯的手仍然很稳定。
在不远处本瑟姆大师默默地看着亚伯,虽然这段时间大师并没有去教亚伯任何的知识,但是大师却是一直在关注着亚伯,加登跟着大师已经有五年了,教亚伯一些基础技巧已经足够了。
看着亚伯的每一次敲击粗坯时的动作,本瑟姆大师总是能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流畅,亚伯的速度并不快,每一下敲击间隔一秒,看起来很轻松,但大师知道10磅的铁锤敲击上百下,一般人都可以做到,但是敲击50练所需要的次数就不同了,那可是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中午都没有停手,一秒一击的不停的敲打。
亚伯的敲击方式是他在这一段时间里练习敲打后自己揣摩出来的,这和拳击中的出拳一样,据有人测试拳击中的重拳是所有拳法中最强的,那是因为拳击中使用了身体做为力量的传输媒介,并不是单单使用的手臂的力量。
而现在亚伯的敲打粗坯的方式就是这样,每一击他都没用太大的力量,把力量从脚下到身体,最后到达手臂,带动铁锤击打下去,再利用铁锤的反弹力,只要加一丝力量就把铁锤又抬到原始高度,再进行下一个循环,这种敲打实际上费力并不多,只是这种技巧难以掌握罢了,而亚伯也发现了,只要有了理论依据,他的身体就可以作出相应的动作。
如果这孩子不是见习骑士多好,这么天才的铁匠,为什么要去作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以亚伯的学习能力和目前的水平,只要在他手上学习几年时间,一定会成为新的大师级铁匠,本瑟姆大师心里纠结着。
忘记了吃饭的亚伯终于在下午二点时把粗坯打制成0练后,就再没能对粗坯进行锤炼,因为即使是用尽全力,0练的粗坯也再难以敲打得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