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惊人的决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大概是以前是健身教练的原因,对于骑士的各种战斗动作,亚伯掌握得很快,已经可以做到标准和迅速了,现在差的就是熟练程度和自身的力量了。
家族传承中的弓箭的使用,骑术长矛冲锋,剑盾技,大盾技等等,在经过了半年的无休地训练后,都已经掌握了,这让大哥扎克十分抱怨神灵的不公,他可是用了几年时间才掌握这些技巧,而父亲贝内特骑士总是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让亚伯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要发生。
这半年里,亚伯没有使用大师级的‘凝气药剂’,自从在父亲那儿得知骑士传承的重要性后,他就决定先学习家族骑士传承后,再找机会服用大师级的‘凝气药剂’,没想到这才刚过了半年时间,没有使用任何药物,亚伯已经是2级见习骑士。
晚餐时,刚坐下的亚伯就发现了气氛的不对,母亲娜拉的眼睛有些红肿,而父亲贝内特骑士的神情则显得非常坚定,准备吃饭前,贝内特骑士站起身对亚伯说道:“我的儿子亚伯,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潜力的孩子,神灵把智慧和勇猛全都给了你,而贝内特家族却无力培养你,这是贝内特家族的损失,也是对神灵的亵渎。”
贝内特骑士眼睛扫了一下他的妻子,再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儿子,他的嗓音低沉地说道:“我已经和我的好友马歇尔·哈里骑士说好了,接下来的几年里,亚伯会跟随马歇尔骑士学习,如果让他满意,他的独角兽纹章将交由你继承。”
马歇尔骑士亚伯认识,他是贝内特骑士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战友,最好的手足,他们两个一起参加了与兽人的战争,一起出生入死,又一起回到家乡。
与贝内特骑士不同的是,马歇尔骑士没有孩子,他的妻子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生命,而马歇尔骑士再也没有娶妻,一直守在埋葬着妻子的城堡里,而马歇尔骑士的骑士领也一直没有继承人。
这对于贝内特骑士是一个痛苦的选择,不仅仅是因为亚伯·贝内特将改名为亚伯·哈里,而是自己的儿子将真正离开自己的家族,将代表着另一个家族,将把另一个家庭的纹章印在衣服上,印在盔甲上,印在旗帜上。
天才的次子亚伯的安排一直是贝内特骑士头痛的问题,他想过很多的方法,包括去求已经久不联系的妻子娜拉的商人父亲凯斯,但是考虑到凯斯那里没有条件能够培养一名骑士,光有钱是不能培养出一名骑士的,再加上凯斯远在科罗尔公国,这个想法就终结了。
贝内特骑士全名塞西·贝内特,大家称呼他为贝内特的原因在于在这片平原上贝内特家族只有这一支生活在这里,早在二百年前贝内特骑士的先祖因战功而获得了勋爵爵位,并且得到了一片土地,就是目前的贝内特骑士领,当时叫做贝内特勋爵领。
贝内特家族的嫡系主脉生活在卡麦公国的都城巴刚城内,如果送亚伯去那里,虽然在那里亚伯有可能成为一名骑士,但是他也将成为贝内特家族某位嫡系子弟的护卫,贝内特骑士并不愿意自己的次子为他人付出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
而贝内特骑士也不愿意被人嘲笑丢失了勋爵爵位,他早就决定,只有贝内特骑士领升级为贝内特勋爵领,他才会去巴刚城拜访嫡系主脉,这是贝内特骑士的骄傲,不容他人践踏的骄傲。
马歇尔·哈里骑士与贝内特骑士不同,哈里家族是巴刚都城中有名的大家族,马歇尔·哈里骑士在战争中取得了战功,在家族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个骑士领的封地,因为与贝内特骑士的关系,这片封地被选在离贝内特骑士领300里的骑士封地,就是现在的哈里骑士领,那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就连那座城堡都是一座新城堡。
哈里骑士家族的传承非常优秀,曾经出现过高级骑士,哈里家族的传承理念和贝内特家族的传承理念有所不同,但是贝内特骑士从不否认对方传承的优秀。
马歇尔·哈里骑士曾多次和他说起想收个养子成为继承人,但是这种养子的条件并不好找,非贵族的孩子是不用考虑的,但贵族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使命,比如一个贵族有三个儿子,长子有继承权,但是这个世界,也许一场决斗,也许一次冲突,也许只是一场疾病,就有可能要了长子的性命,那么接着次子就会接着获得继承权,这也是贵族传承的方式,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多,只是花费不同金币的教育的问题而已。
亚伯是天才,这点贝内特骑士可以肯定,他的经历以及他的阅历都很充足,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次子有多么的优秀,为了不耽搁亚伯的成长,他做出了这个痛苦的决定,贝内特家族将失去一名将来可能非常强大的骑士,而原因仅仅只是因为金币。
晚餐的气氛很沉闷,大哥扎克几次把牛肉从叉子上掉落到餐盘中,换到平时贝内特骑士会严厉斥责长子的失礼行为,但今天贝内特骑士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缓慢地吃着自己的食物,母亲娜拉吃得很少,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流泪。
晚餐结束后,仆人上前收拾桌子,贝内特骑士则单独叫上次子亚伯来到他的书房。
书房作为家族里存放重要信件和凭证的地方,平时是禁止其他人进入的,亚伯这是第一次进入到这里,书房非常大,正对着门的一片白色墙上挂着历代城堡主人的画像,其它的墙都由整面的书橱构成,书橱里整齐码放着一排排的或大或小或红或黑的书籍。
书房的中间是一张巨大的由整块木头制成的书桌,由于多年的使用,上面自然磨擦形成的镜面包浆让书房流露出历史的厚重,这里是骑士领的核心,所有的命令都是在这里签发的。
贝内特骑士从桌旁拎出一只橡木制成的大箱子,箱子的四周用鹿皮点缀,拱形的箱盖顶部有一只红铜制成的把手,箱盖的一侧是鹿皮制成的拉扣。
拉开拉扣,贝内特骑士打开了橡木箱,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套装备。
他从中拿出了一件皮甲,这是一件半身皮甲,在前胸和后背镶嵌了磨得发亮的方形小块铁片,在肩部到手肘位置是几块白铁折叠制成的护肩,这是一件镶铁皮甲,介于铁甲和皮甲之间的一种盔甲,它跟铁甲比要便宜很多甚至比类似防护力的锁子甲也便宜,而由于镶铁片防护力有强于普通棉甲和皮甲,这种镶铁皮甲也成为经济拮据骑士的一种选择。
“这套皮甲是我在与兽人的战争中杀死了一头烈火奔牛的战利品交由军队中的制甲大师制作而成的。”说着又从橡木箱中拿出了皮甲的下半套,一件在膝盖处有着白铁制成的护膝的皮裤。
“这是一把轻长剑,这是小牛皮的靴子,这是手套,我并没有什么太宝贵的东西送给你,我的儿子。”
亚伯看着箱里子的这套装备,眼睛里不禁涌现出点点晶莹,他认识这套装备,这是父亲的备用装备,一名骑士不可能只有一套装备,铁甲在战斗中有时会被击坏,在送去维修的这段时间里,备用装备就是骑士生命安全的保证。
没有犹豫,没有拒绝,亚伯接过父亲交过来的橡木箱,箱子很沉重,这是一名父亲能够给予孩子的最珍贵礼物。
提着橡木箱子回到房间时,母亲已经等在房间里了,母亲的礼物很简单,全部都是衣服,内衣,外衣,骑士训练服,礼服,就是手帕都准备了好几条,这次母亲没有哭,只是拉着亚伯的手慢慢地和他说着在外如何与人交往的事,说了很多很多,夜里很安静,城堡里的书房,扎克的房间,亚伯的房间的油灯亮了一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