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赫拉迪克方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贝内特骑士穿着白色的棉布制成的上衣,繁琐的纽扣体现着贵族式的奢华,脸上表情很严肃,亚伯来了一年了,很少看到贝内特骑士的表情有太多的变化,只有一年前亚伯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贝内特骑士,当时骑士眼中的欣喜让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母亲娜拉是一位善良的女人,在亚伯修养期间,每天都是她给亚伯喂饭,从不让待女插手,这也是亚伯认可这个家庭的重要原因。
饭前的祈祷是亚伯最不习惯的事,三十年的无神论者,到达这个世界后,发现这里每一个人都信教,这里的人信奉光明圣教。
吃饭时没人说话,虽然骑士是最低等级的贵族,但是贵族应该遵守的准则,这个家庭也一样遵守。
大块的牛肉被分成了四份,父亲和扎克的那两份最多,母亲和亚伯的两份要少很多,骑士消耗的食物都会变成力量最终成为气,供应一名正式骑士和一名4级见习骑士已经是很大的负担,所以只能减少其他人的供应。
在地球时,亚伯作为健身教练都没有一顿吃过这么多的牛肉,虽然说是少一些的供应,但这也有一磅的牛肉了,但是现在才12岁的他在几分钟内就已经吃光了牛肉和盘子里的麦粥。
“多吃点。”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大块牛肉被送到亚伯的盘子里,母亲娜拉从她本来就不多的牛肉里,切下一大半放到了亚伯的盘子里。
贝内特骑士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牛肉,只是切牛肉的手有些用力,餐刀和盘子之间发出了一些轻微的响声,这对于遵从贵族礼仪的他来说可是十分罕见的。
大哥扎克听到声音,看了一眼父亲,被父亲瞪了一眼看,又乖乖地低头吃起饭来。
“谢谢母亲。”
亚伯没有客气,这是母亲对自己的爱,接受这份爱才是正确的选择。
饭后贝内特骑士照例把扎克留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是骑士对扎克进行指导的时间,亚伯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只有成为一级见习骑士后,他才能参加这种饭后教学。
回到房间的亚伯没有浪费时间,肚子里有牛肉和今天积累的气要经过最终的骑士呼吸术来最终形成气脉。
骑士呼吸术是骑士修练中最重要的秘技,所有的骑士都有自己的骑士呼吸术,这种呼吸术都是家族传承或者是骑士学院学习的,在战场上立了大战功的战士,可以用战功换取骑士呼吸术。
亚伯坐在铺有地毯的地上,盘膝而坐,心灵在这一刻慢慢沉静下来,口中的吸气由慢到快,肚子也慢慢鼓了起来,接着是快速的吐气,一团白色的气息从亚伯的口中喷出,就象一支利箭飞出一尺后消失在空气中,同时腹中的晚餐也在飞快地消耗着。
连续20次呼吸,亚伯一天练习所得到的气,在这会儿通过消耗身体中的食物的方式快速地形成为一条气脉,在这条气脉刚形成后,一阵晃动,就在亚伯以为今天又要失败时,晃动停止了,一股力量从气脉上回馈到身体中,一瞬间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一下子就回复到如同早上初睡醒的状态。
终于成为一级见习骑士了,在一年前见到父亲贝内特骑士闪着白光的一剑砍断一棵碗口粗的树时,亚伯就知道自己来到一个和原来的地球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而获得力量是生存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手段,所以在那时他就请求父亲教他成为骑士。
而在当时,贝内特骑士就明确地说明了家中的情况,身为次子的亚伯只能在不影响大哥扎克修习的情况下进行骑士训练,并且资源只有多出来时才会分配给亚伯,家中的一切资源都必须优先供应给扎克。同时身为贝内特骑士的儿子,也一样可以学习到完整的贝内特家族的骑士传承。
之后的亚伯在几个月中学习了养马,保养兵器,骑术,箭术,骑士礼仪等大量的准备工作,才在两个月前正式学习骑士修练。
正在高兴中的亚伯突然发现身体中的气脉正在飞快地流失,流失的位置正是自己的右手臂,不由得心中着急起来,再这样下去刚刚形成的第一条气脉就要消失了,正想着时,流失停止了。
还好停止了,虽然损失了一些气,但是经过一两天的修练就会恢复过来,不会影响自己的等级。
把袖子拉开,看向气流向的右手臂,一个淡淡的影子显示在手臂上,如果不仔细看,真不容易发现。
亚伯细细观察,这个影子怎么这么眼熟,这是…………
“赫拉迪克方块。”亚伯的身体从地毯上跳了起来,这个是赫拉迪克方块,怎么可能,他不会搞错的,这个确实就是赫拉迪克方块,玩了那么多年的暗黑2,怎么可能不认识暗黑2中最重要的神器。
“这个赫拉迪克方块随着我一起穿越了过来?”亚伯兴奋地在自己房间里走来走去,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里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东西,这感觉就象荒漠中的旅人发现了一个装满水的水壶一样。
以前赫拉迪克方块没有显示出来,估计是没有能量,今天他升级到一级见习骑士,刚刚的气的流失就是对赫拉迪克方块的冲能,所以自己能看到它,亚伯想着赫拉迪克方块出现的可能性。
定了定神,亚伯用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右手臂上的赫拉迪克方块,脑中浮现出一个空间,空间分为12个格子,其中有2个格子被一本蓝色的书占用,其它的格子都是空的。
“城镇传送之书。”亚伯一眼就认出了这本书,这是他在被电击中前修改的那本城镇传送之书,脑中可以看到这本书的属性,每分钟自动回复数量,记得当时修改好就扔到赫拉迪克方块中,这是亚伯的习惯。
“取出城镇传送之书。”脑中想着,城镇传送之书便出现在手上,这是一本很大的书,和地球上的杂志一样大,蓝天的封面上有着暗金色的花纹,这些花纹上还不时地流动着一丝光泽,让这本城镇传送之书愈发显得神秘而高贵。
“这个城镇传送之书是不是使用后,我就能回家了?”突然的想法让亚伯的心跳加快了起来,能回家看看自己的爸爸妈妈,再吃一口妈妈做的饭,再闻一闻家乡的味道,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一年里,这一刻亚伯似乎看到了回家的希望,他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有现在这般的想家。
轻轻地打开城镇传送之书,就象打开一件稀世珍宝,二十卷城镇传送卷轴显示了出来,这些城镇传送卷轴由白色的羊皮制作而成,再用蓝色的丝带捆住,丝带上有着暗金色的条纹,只要撕开这个丝带,就可以打开传送门了。
亚伯把手放到城镇传送卷轴上,城镇传送卷轴轻轻地弹开了他的手指,他不由得有些着急,怎么不能接近吗?用力些,心中想着,手上的力量加大了些,这次手没有被弹开,丝带被成功地撕开了,一团火球在手上出现,亚伯快速地把手中的火球扔在地上,地上的地毯被烧了一个洞,火球也消失了。
怎么可能没有成功,怎么会变成火球了?亚伯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城镇传送卷轴只要一撕开就会燃烧变成一堆黑灰。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亚伯安睡的小脸上,一阵微风吹干了他脸上残留的泪痕,那用被子紧裹住的身体在微风中有些发抖,似乎在黑夜中也能听到微弱的声音:“爸爸,妈妈。”
只是在这个世界是没人能听得懂的,那是汉语,是家乡的语言,是一个游子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