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妖莲祸世(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隐司倾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揉了揉额角苦笑道:“我以为……”
陵天苏鼻子忽然轻抽,嗅到了食物的香味,于是在她怀中拱来拱去,表示自己肚子饿了。
隐司倾按住他不安分的脑袋,取来那小山一样的食物,摆在他面前:“吃吧。”
陵天苏用爪子插起一个最爱的鸡腿,没有急着吃,而是举起爪子往她那个方向凑着。
隐司倾素来不喜这种油腻肉食,蹙了蹙眉,没有接过。
陵天苏三只狐狸腿都崩得紧直紧直的,踮起脚尖努力的把手中鸡腿往她唇边凑。
眼眸亮亮的,似乎十分期待她与他一同进食。
隐司倾败给了那眼神,无奈伸手接过,色泽诱黄的肉汁染在她细腻冷白的指尖上,颜色分明,更衬得她肌肤雪白,手指生得无双得好看。
这是她第一次没按规矩使用餐具吃饭。
看着对那慢慢一堆食物大快朵颐的陵天苏,她倒也觉得原来吃饭,也可以是不用随意应付以对的。
饿了四五来天的陵天苏,胃就像是个无底洞。
隐司倾打饭没有分寸,他吃起来亦是没有分寸。
半个时辰过去,就只剩下一个空空的食盘还有原本盛放五花肉的空盆子了。
陵天苏四仰八叉地躺在厅廊之上,爪子心满意足的拍了拍鼓胀的肚子,脑袋舒服的枕在隐司倾的膝盖之上。
卧看漫山风连雪,轻嗅身侧美人香。
隐司倾眼眸轻眯,发觉这只狐狸脸皮够厚的,全然没把自己当外人了。
玉手轻抚它脑袋上的细软绒毛。
目光随着思绪渐渐遥远。
在这无人的小筑之中,膝上枕着灵智不全的狐狸,玉色台阶之下火凤儿在雪地之中翻滚自玩。
孤淸多年的风景十年如一日,不曾有变。
唯一有所变化的,便是身边多了一只可以听她诉说深埋以久的心事。
……
……
“师尊说,我是万年以前的神冥大战结束后,天界神族不甚遗落至人间的后裔……
师尊还说,身而为神,却存于灵界,只要好好修行,终有一日,会有得到飞升入神界的资格,到那时,我便可以寻回我遗失的身世与父母……”
抚摸着陵天苏头顶绒毛的指尖微微一顿。
远山以外的火离曜殿散发出的熊熊圣火,在漫天雪花之下裁剪成了细碎斑驳的火光,从远方映来,衬得她如画修长的眉目愈发清晰好看。
“可我知道,并非遗落,而是遗弃。”
狭长的凤目缓缓阖上,她的声音比风雪还轻:“师尊骗我,我是知道的……万年之前,我便是一个死婴,胎死于神腹之中。
当年神冥两族大战,战火焚天,波及四界,我只是他们的一个负担,当年剥骨剜肉之疼,我亦是未忘。
师尊以为,我喜欢修行,是为了重回三十三天,以证神位。可她却不知,我拼命修行,愿证大道,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罢了。”
“我这一生,喜欢之物不多,唯有修行能入我心,我知晓若是我连修行都不会了,便是一个无用之人,师尊也不
会再待我好了。”
“师尊当年将我捡回,护我救我,此生无以为报,只有常伴凤陨,并不敢再妄想其他。”
一片落雪被山风掀卷之长廊之中,落在她挺俏的鼻尖之上。
她缓缓睁眸,一双明亮清澈的凤眸无法捕捉到任何灰暗棱角,就像鼻尖上的落雪一样干净初澈。
她拈下雪花,看着指尖雪花慢慢消融成水,轻声道:“其实身世这种东西,一点也不重要的,你说呢?”
凤眸视线微微下睨,却瞧见枕在自己膝盖上用尾巴卷覆着身体的陵天苏此刻却是沉沉睡去。
她轻声失笑:“失了灵智,打回原形,到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这样也好,当初在远古之地你那副无赖磨人的样子反倒还叫人十分头痛,像现下这般安安静静地待在我身边……也挺好。”
白衣宽袖之下,玉手轻招,满庭梧桐落叶无风自舞,在她一手招就之下,铺垫出了一张柔软温暖的细叶软垫。
正欲倾覆盖在陵天苏身上。
却见他昏睡的狐狸脸上闪过一丝如梦魇般的痛楚。
四肢短腿挣扎胡乱蹬着,雪白的毛发之间涌起缕缕古老隐含深沉威势的玄黑妖气。
妖气在他体内翻涌不止,最后竟是在空间之中凝成一道妖莲绽放的虚影。
虽说仅是一道虚影,可其中所包含的妖力却是惊人强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