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73(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若你不能看到最新更新内容,是因为购买v章数量不足  ……
兰亭苑, 书房。
桌上放着一个水盆,水面散发着一层柔和的光。盆里显示的镜像, 正是那丫鬟身周三丈发生的一切。
观察了一阵,那丫鬟都在安分守己地干着活。谢嘉树正欲将之丢开, 专心修炼,怀中的传音符却有了动静。
这是黛玉时隔三日后, 再次联系他。
“我要回家去了。”黛玉的声音有些低落。
“可是家中有事?”谢嘉树一下子就察觉她失了平日的鲜活气。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直觉。
“弟弟病了好久, 一直不见好,今儿母亲来信, 说病的愈重了……”小姑娘向他倾诉道, 声音里强抑着颤抖之意。
隔着空间, 谢嘉树都能感受到她的忧心,顿时手足无措。
承诺了会去家中看望她, 好不容易哄好了小姑娘, 谢嘉树松口气,才发现水镜中那丫鬟已漫步进入了二房。
她非常小心, 一路不动声色地四下打量着, 确定无人跟踪, 才走入一个隐蔽的角落。也不知怎么一拐一绕,就到了一个类似山洞的地方, 里面潮湿阴暗, 不见光亮。
谢嘉树这时才知道, 靖安侯府里竟然别有洞天。
一进入洞中,一股氤氲寒气就满溢出来,空气中都充斥了浓浓的白雾。丫鬟对此地显然有些熟悉,她忍耐着空气中的冰寒之气往里走,脸被冻得发僵,鼻子发红,吐出的气息都化作了丝丝白气。
进入洞府最深处,仿佛走入一个冰雪世界,墙壁上放置着几个夜明珠,发出莹润的白光。
正中央是一座寒冰床,床边还有些奇怪的物事,床的四角分别放置着一个咕噜噜转动的黑色珠子,黑气缭绕,鬼气森森。
冰床上躺着一具女尸,女尸旁边赫然就是谢清朗。
那女尸仿佛只是陷入了安眠中的少女,白衣、白肤、红润的唇,漆黑的发柔顺而整齐地铺在身体两侧。
她的表情也很柔和,即使这样静静躺着,仿佛也在微笑一般,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竟显得诡异而出尘。
这具冰冷的尸体,落在谢清朗眼中,却浑身散发着温暖如阳光般的气息,让他的目光变得温柔而缠绵。
靖安侯夫人生谢清书时伤了身子,无法再孕。已故的太夫人于是做主为靖安侯抬了两房妾室进府,谢清朗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府中的孩子渐渐多了起来,却只有谢清书是光芒耀眼的,其他人都是他的陪衬。
谢清朗渐渐明白了,什么是嫡庶有别。
只有表姐是不一样的,永远那么温暖,美好。
“表姐,我好想你啊……”谢清朗坐在冰床边,弯下身,把头埋在女尸的怀里,如同一个委屈的少年人,低声呢喃。
他的脸上慢慢露出了面对她时独有的,安宁而和煦的微笑。
丫鬟杵在角落里,许久,才迟疑地跪了下来:“二爷。”
谢清朗轻轻拨开女尸脸侧的一缕发丝,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我说过了,不要轻易到这里来。”
在夜明珠冷白的光线中,他的面庞显得幽暗阴冷,声音不含一丝情绪。丫鬟不由自主惊恐地后退了一步。
谢清朗缓缓站起身来,走过来,叹气道:“说吧,什么事。”
“今天赴宴的人中,有一个人在三年前那件事见过我。”
“那就杀了吧。”谢清朗浑不在意地说着,“你可认得是谁?”
突然,谢清朗仿佛察觉到一双窥探的眼,他面色一变,快步到了丫鬟面前,对着她的后背一拍,一张黄符轻飘飘落到地上,化为灰烬。
符纸被破,水镜中一阵翻腾,谢嘉树就再也看不到任何影像了。
另一边,谢清朗看向丫鬟的目光已变得极冷,轻声自语道:“被发现了。”
“二爷,是奴婢不小心。”丫鬟惊骇不已,连连磕头认错。
“既然这么不小心,就该付出代价呢。”谢清朗道。
丫鬟吓得浑身瘫软,她咬了咬牙,以手成爪,抓向自己的脸,不过几息之间,她的脸已皮肉翻开,血流不止。
丫鬟瑟瑟发抖地看向谢清朗,道:“二爷,不会再有人认出奴婢的……”
“你这样会吓到表姐的。”谢清朗不咸不淡道,“你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你究竟犯了什么错。”
谢清朗缓缓在她面前蹲下,声音温柔:“表姐最不喜欢的,就是搬家了。你却将人引到了这里……”
丫鬟眼睁睁地看着他那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扼住她的咽喉,却毫无反抗之力。呼吸逐渐变得艰难,只能像离水的鱼,翕张着嘴唇。
她的呼吸渐渐停止了。
谢清朗随手将她的尸身丢开,如拈了一朵花,欣赏过后弃之一旁,动作优美又随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