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59(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若你不能看到最新更新内容,是因为购买v章数量不足  僵尸何嫣无知无觉,见双手被制,就遵照着本能, 用嘴去咬他的手臂。新鲜的血食充满了修炼者特有的灵气, 仿佛饕餮盛宴, 让她无比餍足。
炼尸中断,她已经面目全非,成了一个低等的黑僵, 一个彻头彻尾的鬼物。
谢清朗一动不动, 任由她啃噬着自己的血肉充饥。
他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悔意。
可是在知道她所承受的痛苦, 他还敢继续炼尸,提升等级吗?倘若她开启灵智,还会是那个心存善意、充满包容的表姐吗?
谢清朗仿佛又感受到了表姐在他怀中逝去的那一刻那种彻骨的寒意。
那个拥有世间一切美好的姑娘脸色苍白, 呼吸微不可闻, 却还强撑着对他露出笑容:“我什么都不怕, 却怕闭上了眼睛,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话落,她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一滴泪水滑落,笑容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死亡从谢清朗怀中夺走了她。
那一瞬间,谢清朗感到一阵黑暗袭来, 万方寂灭。待回过神来, 他才知道, 原来“难过”这种情绪,竟是这么让人心碎。
“你一个人,该有多害怕……”谢清朗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怎样的,他想到没有尽头的黑暗,如何呼唤也得不到回应的永恒沉寂,心痛如绞。
他突然非常怨恨,恨无能为力的自己,恨无常的命运。
在那一刻,他做下决定——
找回表姐,在所不惜。
何嫣尸体失窃,何家不敢声张,靖安侯心中猜疑于他,多次试探,却并不直言。谢清朗的姨娘患有疯病,如今未婚妻又早逝,靖安侯对这个儿子不由心生怜惜,不忍为难。
靖安侯又怎会想到,这次放任,竟是遗祸无穷。
谢清朗无暇顾及父亲的想法。他寻得的炼尸法子是一册残本,他日日沉浸在钻研中,性子愈来愈冷,渐渐对一切外物都毫不在意。
但人力有限,炼尸始终毫无进展,急于找寻出路的谢清朗于是引诱了丁氏,借助她踏入了修途。此时,他才知道靖安侯府的安魂珏竟对灵魂大有裨益。
他想得到这样东西。
他知道,若他向父亲讨要,父亲必定会联想到尸身失窃的表姐身上。他羽翼未丰,不能暴露。
最后,他只能将主意打到兄长身上。
他暗示丁氏,他有意靖安侯世子之位,却因谢清书的存在受阻。丁氏果然十分配合,全力为他清除障碍。
可惜他们兄弟太相似,一样执拗,一旦认定了,从不肯转圜。
最后,谢清书死了。而谢清朗变成了面容优雅,眼淡如鬼的恶魔。
……
谢清朗的手臂转眼间就被黑僵啃噬的见了骨,他却面不改色。
谢嘉树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中不可避免地生出几分快意。
天理昭彰,因果循环。
随后,谢嘉树又心生不忍。原本秀美温婉的少女,此刻全身发黑,尸气弥漫,毫无形象地啃咬着血肉。
她又何其无辜!
他的这位表姑姑,一定不想变成这样吧。那自己助她解脱又何妨?
谢嘉树血气亏损,灵气在刚刚的战斗中也几近枯竭。但他心性坚定,强撑着一口气,运转内息,快速在虚空中画出许多阵纹,然后探出一抹意识沟通体内的净化青莲。
净化青莲似是知他心意,摇曳着嫩芽,一道金光迸发而出,汇聚成一道莲花清影,飞向黑僵。
净化青莲包含了世间最纯净的净化之力,一碰上那黑僵,就以势不可挡之势将她笼罩起来。
尸身阴浊的黑气一点点被驱除,她发出赫赫怪叫,不断挣扎,却无法反抗,就连那尸身,也渐渐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谢清朗暴怒,满身煞气,提剑向谢嘉树而去,形如择人而噬的恶鬼。谢嘉树早有预料,毫不畏惧地倾身而上。
“停手吧,清朗。”一个软嫩的少女声音却突然响起。
随着黑僵尸身消失,一个少女浅淡的魂魄竟缓缓从中飘散出来。
对这个表姑姑,谢嘉树一直只见其尸,未见其人。现在亲眼目睹,他才发现,这是一个即使饱受炼尸折磨,依然气质温婉,令人如沐春风的女子。
能在炼尸中保持本心,说明她不只是表面的温和从容,而是内心深藏着同样勇敢的人格。她的美好不是因为不谙世事,而是始终拥抱善意,心怀怜悯。
她漂浮在半空中,比普通魂魄浅淡许多,声音却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炸响,让谢清朗神魂俱震。
谢清朗愣愣地回过头,软剑霎时掉到了地上。
他抬眸静静望着她,眼眸清澈纯真,眼中渐渐漫上一层水渍,在光线中闪烁如同破碎的星。
一滴水珠从他的眼眶掉下去,摔碎在冰面。
何嫣久久看着面前已长成青年的男人,看着他身上的鲜血淋漓:“你长大了……”她的声音很轻,几乎微不可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