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谢谢你。”
身子被轻轻拢住,又迅速放开,令黛玉微感羞赧。
谢嘉树眼带笑意,但想到随着两人年岁渐长,再过几年就无法如此自在地见她,心中就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怅惘之情。
暗叹一声,他从袖中取出一物:“送你的礼物。”
黛玉愣了下,仰面望向他,眼中微微闪着光亮:“是什么?”
谢嘉树摊开手掌,一串精致小巧的红宝石手串映入眼帘。
只见手串由二十七颗珠子串成,每一颗珠子大小均匀,通身圆润,内里又仿佛流动着特殊的纹路,流光溢彩。
黛玉不由自主地将手串从他掌心处拿起,置于光线下,仔细打量。
谢嘉树见她双颊红扑扑的,望向她的目光愈发柔和,问道:“喜不喜欢?”
黛玉目露欢喜,点头道:“喜欢!”
谢嘉树眼底也泛起一丝愉悦,解释道:“这是我亲手做的一个法器,每一颗珠子都用灵气打磨而成,里面附了不同的符咒。”
黛玉闻言,伸出两根嫩生生的手指捻起一颗珠子,凑近细观,果然见里面另有玄机。
谢嘉树走到她身畔,一一指给黛玉看:“珠子共二十七颗,从这一颗数起,前面九颗是防御法术,被动触发,可保你平安。第十颗到第十八颗刻的是蕴养身体的法术,每日佩戴可强身健体。最后九颗是攻击法术……”他迟疑了下,还是道,“若你遇到危险需反击,就按我教你的沟通灵气之法,引动刻着攻击法术的珠子,即可发出攻击法术。”
这每一个攻击术法都凝聚了他的最强一击,是他颇费心血而成,只盼黛玉没有用到之时。
黛玉自是能体会他的心意,她垂下眼眸,羽睫轻颤,有些感动。
略一迟疑,她将手串绕了两圈,戴在手上。她的皮肤十分细白,玉石与皓腕交相辉映,透出莹润可爱的意趣。
谢嘉树凝视着她,不自觉将一个玉牌也递过去。
黛玉不解地歪头接过,“还有礼物?”
谢嘉树含笑点头。
丁氏至死都紧攥着这玉牌,祖父恐有什么不好来历,知谢嘉树学了道术,就予了他。这玉牌有些遮蔽天机、扰乱因果之效。
谢嘉树抹除了丁氏的气息,重新祭炼。但他为世外之人,并不需要此物。黛玉却是绛珠仙子转世历劫,定下了泪尽而亡的命运,这玉牌于她有些用处。
接下来,谢嘉树又陪黛玉修炼了一会儿,见她内息运行无碍,方才离去。
……
在温御医的精心调养下,加之谢嘉树的黄符辅助,半个月后,林琰的病就彻底痊愈了。
小小的男童欢快跑动的身影重新出现,周围一片欢声笑语,掩盖林府的阴云彻底消散,困扰黛玉的烦忧也随之一扫而空。
天气渐冷,贾敏终于能分出心神裁冬衣。
屋里点了地龙,温暖如春。
贾敏一身杏黄色刻丝通袖袄,倚靠在临窗大炕上的迎枕上翻着花样子。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映的她乌发上一只镶红宝石簪子闪闪发亮,面如芙蓉,眉如远山。
似是终于看到了满意的,她挑了出来,高高兴兴地对着身边的大丫鬟魏紫道:“这个真好看,绣在玉儿的裙摆上如何?”
黛玉坐在母亲旁边,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她与魏紫讨论配色,一边伸出一根玉白手指,轻轻拨弄着手串上的珠子,渐渐出了神。
“玉儿瞧着如何?”贾敏见女儿安安静静的,不由笑望着她,“是否喜欢这个花样子?”
黛玉抬眸,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
贾敏见状,脸上就透出促狭之色:“有了小哥哥送的手串,花样子都不重要了。”
魏紫、姚黄在一旁掩了嘴笑。
黛玉微窘。
贾敏见了,心中不由微微一动,谢嘉树的家世、人品都无可挑剔,又与女儿投契,且对自家有恩,实在不可多得,若是……
但转眼见着一团孩子气的女儿,又笑着抛开了。终究太小了,做不得准。
……
一月转眼而过,谢嘉树开始入宫伴读。
九皇子的另一个伴读是母族的子弟,叫薛城璧,人如其名,是个很漂亮羞涩的孩子。
他与九皇子是表兄弟,自小相熟,两人抵达上书房后旁若无人地攀谈,将谢嘉树排斥在外,极力作出“就是不带你玩”的姿态。
谢嘉树于凤梧殿一见中就察觉到九皇子的抗拒之心,故而并不意外。
只如今,九皇子面上的骄横之色愈重了,这气质与他的五面相很是格格不入。
心中存疑,谢嘉树不由将灵力凝于双目,仔细观察起来。只见九皇子身上隐隐带煞,印堂发黑,近期运势极低,恐会遇到不好之事。
有人要对付九皇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