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行道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每月的十五,便是大易间阙派内的热闹日子,这一天不论是执事弟子、驻守弟子还是玄律弟子、提科弟子,甚至于是外派的行行们,也都要穿戴一新,在巳时前往门派中部的行道殿。
吉云朗自然也是要去的,他掐了道诀,凝出了一面镜子,将被喵小喵弄歪了的冲和巾扶正后,看着帽正上的章纹不禁发了会呆。
冲和巾上的帽正是每一位弟子都要细心养护的,帽正为玉质,而且还是凡玉,并不十分特殊,但其上却篆刻着大易间阙派的章纹。
外派弟子、内派弟子以及核心弟子,他们的章纹均有区别,这是区分他们身份最明显的做法。
吉云朗是筑基期修为,身份为内派弟子,他那帽正上篆刻着琴箫笛埙鼓五种乐器,这五种乐器环形排列,别有一番韵味。
喵小喵对吉云朗的冲和巾很是好奇,在昨日吉云朗修炼时,居然要将其硬生生的往下扒,这自然让吉云朗很不高兴。
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告诫了喵小喵几声。
喵小喵对此很不理解,他不明白为什么人形怪兽总要往身上搭一些奇怪的布料,更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头顶上盖着那么一个看似厚重的东西,难道不累吗?
对于吉云朗的告诫或者说是……训斥,喵小喵不以为然,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吉云朗在说些什么。
现在看着吉云朗一板一眼,极为认真的样子,喵小喵暂时放弃了从冲和巾下拯救吉云朗的计划,他觉得那个计划还是要在吉云朗睡着了的时候,更好实施。
此次出门前往行道殿,吉云朗是不想让喵小喵一同跟去的,正当他准备开启法阵禁制时,喵小喵先行一步,一个跳跃便上了吉云朗的肩头。
含住了几根从冲和巾中露出来的发丝,喵小喵不禁高兴的喵叫了一声,因为他知道,吉云朗要出门了。
至于要问喵小喵怎么知道的?
那可得问问村子中的某些少男少女们了。
他虽然不知道吉云朗要出去做什么,而且……他不想离开暖烘烘的窗边,但他更加不想一只喵待在空荡荡的房屋中。
这里什么都没有,比在村子中还无聊呢,前夜里他不知为何总是发困,以至于昨日白天精神饱满,晒了会太阳,打理一会喵毛后,他便坐不住,想要出去玩闹,却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挡。
也就只好呆呆的看着吉云朗,好在吉云朗身边的灵气变得与前日不同,多了许多的变化,这让喵小喵激动了好久。
若是吉云朗离去,留下他一人,喵小喵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了,这间房屋干净的不像话,老鼠、虫子,甚至于连野草都没有一根,与在村子里的房屋根本没得比!
虽然喵小喵从没进过房屋,可是小白进过啊,每次在一起玩闹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的说道一二。
吉云朗将喵小喵抱了下来,喵小喵重新跳了上去,再抱了下来,再跳上去……
三次之后,吉云朗不得不将喵小喵塞入袖中。
喵小喵可不想呆在这,他更想呆在吉云朗的肩头,或者是胸口处。
但吉云朗不会再妥协了,只见他施展了一道术法,将喵小喵困住后,就朝门外走去。
好在吉云朗知道喵小喵呆在漆黑的衣袖中不合适,那道困住喵小喵的术法有着类似反射的功效,可以将吉云朗看到的一切传递给喵小喵看。
这样一来,喵小喵在抓了几下吉云朗的胳膊后,就安静了许多。
当然,这其中也有喵小喵肉爪疼痛的缘故,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去抓吉云朗了,比村子里小径上的青石板还要硬!
走在路上,免不了遇到些其他弟子,那些外派的行行们,在看到吉云朗的一身打扮,尤其是他的冲和巾后,自觉的停下脚步,朝其行礼问候。
而吉云朗也很自然的回了一礼,他的不善言谈在行行们的眼中,更显得威严。
但若是遇到了核心弟子,吉云朗就很不自然了,行礼倒是没问题,关键是问候嘛……总说那么几句,别说其他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烦。
核心弟子自是不在意这些,风尘仆仆离去,留下的背影让吉云朗好生羡慕。
至于一同为内派弟子的修士,两人遇到的话,认识的问个好,不认识的敷衍一礼,这就很好办了。
毕竟在门派中,除了刘万晟外,他吉云朗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而且也都是性格怪异之人。
这应该就是刘万晟口中的人以群分吧。
“铛!”驻守弟子敲响易钟之时,吉云朗以及众多弟子来到了行道殿前方。
行道殿与道藏宫相比小了许多,也就只有三层,第一层是属于炼气期的外派弟子场所,第二层自然就是筑基期的了,而第三层,便是长老们才能进去。
檀木殿门缓缓而开,守在门口的驻守弟子,以及在不远处敲钟的那两名弟子也顺着人潮涌进了殿内。
行道殿内部并不豪华,除了立在大殿中央的一块横穿整个行道殿的四方石柱之外,也就只有八根立柱以及一幅幅刻在四周墙壁上的图画醒目了。
八根立柱形成的紫色光晕将四方石柱保护在内,同时也将行道殿的三层分离开来,使得声音、气息以及各种动静不能相互通传。
这样一来,隐秘性就会增加不少。
立柱的表面自然是雕刻着许多精美花纹,其表面也有着淡淡的灵光浮现,看起来异常的不凡
至于四周墙壁上的图画,看起来并不精细,感觉不像是专业人士刻画上去的,而且用的颜料也都是凡间的,并无半点灵光显现。
图画之上是一个个衣着大易间阙派弟子服饰的修士,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在其中还有着三名衣着长老服饰的修士。
这些修士要么在与妖兽搏斗,要么在与不知名的修士战斗,甚至于有的身处于法阵禁制之中。
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每副图画的下方却记载着这些人的姓名、道号、生辰、所属以及……身陨道消、以身嗣道的时间、地点、经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