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甘!(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赢臻匆匆走进屋内,关上门窗,静坐在床榻之上,脸上闪过了一抹惊疑。
他之所以如此着急的回到自己的屋子,倒不是被即将归国的消息震惊的,而是就在刚才,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样东西。
额,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那是在脑海里,就是那么一种感觉。
就在刚刚他在思索未来如何布局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暗,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东西,看到那个东西赢臻随即大惊,这才连忙解决了饭菜回到了屋内。
赢臻凝神静气,闭上双眼,意识缓缓的沉入了那片空间。
入眼是一片黑暗无光的空间,而在这片黑暗无物的空间中,却有一片建筑稳如山的钉在那片虚空之中。
嗯,说是一片建筑,倒不如说是一座模型?
因为这一片建筑太小了,看规模一点都不小,但是实际看上去却只有两个巴掌大小,说是模型吧倒也无错。
说来也怪,这片空间一片黑暗,本不能视物,但是他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暗自惊讶间,赢臻缓缓逼近那片模型,一见之下,赢臻险些惊呼出声。
这,这不是秦始皇陵?
就在他的这个念头刚刚出现,顿时就见那片宛如模型一般的建筑绽放出了无穷光芒,照亮了整片空间。
就在赢臻感觉双眼刺痛不能视物的时候,顿时感觉一阵巨力拉扯而来,随后就不可抗拒的被拽入了那片建筑之中,同时那无穷光芒也回缩进了秦始皇陵之中。
黑暗的空间再次恢复了一片平静,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轰!”
“授仙喻,开……水,……国……夏……”
“吾受昭于天,教化万民,然…傀儡,欲以一己之力逆天行!虽亡…雄!”
“孤奉天命而王天下,灭…立…,建国于岐…下,积善行仁,政…,天下归…!然,…商逆…灭,虽亡亦雄;大…天…兴,虽兴亦悲……”
“逆天亡,顺天悲,帝王路,尸血渊。苍茫人生统六国,大帝之路难罢休!”
“孤虽立…汉,却乃天…傀儡。不如矣……”
“吾顺民…,代汉而教育…民,然…,悲叹呼!”
“世事苍茫,天命难违。孤受天命而王天下,领天谕而驱蛮夷,合南北,建立泱…,大道苍茫,帝路难行,望三思而后行……”
“顺天之命,灭…封…,虽为…太宗,亦为傀儡,亦…天弃!”
“朕授仙喻,灭十国,欲与天…解,然…可悲,可叹!”
“受天之命,崛起于南,灭元立…,然…,帝王之悲!”
“……”
不甘!不甘!不甘!
这股不甘的意志回荡在赢臻的脑海之中,不甘为天之傀儡,不甘为仙之犬奴,杀杀杀!
天?取而代之!仙?予夺生杀!
不知何时,赢臻终于缓缓的回过了神来,睁开双眸,入目又是一片黑暗,渐渐的见黑暗之中慢慢的出现了点点星光,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十枚玉玺。
赢臻看着玉玺静静的出神,如果不出所料,刚刚的那些话,就是“他们”对帝王之路的独白了吧,也可以说是在警醒后人吧,可惜。
他们兴于天,亡于天,虽是一代雄主,亦是可悲可叹啊。
自己这一生,绝对不容天道所驱使!想到这里,赢臻的内心渐渐的坚定了下来。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要走上帝王之路,那么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赢臻的目光离开了十枚玉玺,缓缓的看向了其他方向,只见玉玺下方就是那张封神榜,封神榜之下是九州鼎,再然后就是十二金人,十二金人再往下就是一片山河图了。
赢臻哑然,这大禹九鼎竟是被秦始皇给拐到秦始皇陵里来了,怪不得后世找不到。
苦笑着摇了摇头,赢臻正要再看下去,突然一惊,连忙回过了头看着那片山河图,这是华夏的地图?
不!不对!这图上的地形绝对不是华夏的地形,双眸望去,只见这片山河是正在挪移的,而且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变化这片山河图正在缓缓的改变。
难道这是这九州大陆的山河图?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绝对是一宝!
赢臻双眼一热,强忍着不再去看这片山河图,就算他现在能研究明白又能如何,身为孤身一人的质子,就算这张图上能浮现出各国的军事布置,那也没用。
深吸了一口气,赢臻平复了下心情,再往下看去,就是一片宫殿与广场了,宫殿外面的广场上遍布着十万兵马俑。
赢臻的意识缓缓的进入宫殿,入眼所见就是左右共四列四十尊兵马俑,分别是左二十右二十。
而这四十具兵马俑的前方,就是那象征着王权的宝座,看着这个宝座,赢臻顿时被吸引住了全部的视线。
吞咽了一口唾沫,赢臻缓步来到了王座前,转过身正对着大殿,正对着四十具兵马俑跪坐了下去。
轰!顿时赢臻就感觉到了一股雄心壮志在心底涌现!这就是权!殿外的十万具兵马俑,就是力!
权与力!让人着迷,让人沉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