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异动连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很奇特,似乎,整个身体都在被吸引这,是木风双脚踏入评测区域的第一感受,本来,处于评测台距离之外还无法体会,可这一走入评测台的区域,整个的身心都如同被吸引,而这源头……目光,随之不断调整到那灰白色的球体,兀的,竟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无法自控,无意识间,缓缓的向它走去,而右手,更是在没经那一旁的吉米与克里老头点头应允下,不由自主的向着那灰白色的球体缓缓探去。
这一幕的画面,有点不一样,很不一样,和评测台之外那些众人之前所见过的所有被评测之人的情况,都不一样,这,使得他们心绪,满带着深深的疑惑与不解中,更是夹杂着一种难掩的兴奋与激动,这,难道,是什么先兆?
所有人的人,都在因木风的奇怪举动而全神贯注,但有两个人,却是显露着与他们完全不同的神色,这之中,一个,是克罗,在看到木风现在的情形后,只感整个世界都仿佛迅速慢了下来,双目间渐然无神,脑海里无法自控的充斥起当年那莫名山洞中无数难以忘却的画面,沉陷其中……
而另一个,却是那身处没人注意一角的克里老头,此刻的他,整个的神色,可以说相当的精彩,在见到木风踏入这魔法测评区的异状时,先是眼中一凛,极度肃然,接着,双目中轰然满溢起一股万般压抑的火热,不过随即又是不言而喻的疑惑,随即,又是变幻……
终于,在各种神色及心思下,木风的手,毫无障碍的接触到了那灰白色的球体,可是,在木风右手接触球体的刹那,却突然发现,那手,瞬间有如被强大的磁力吸引,一时间,竟是无法挪开分毫,大惊中,精神不由得一振清醒,直接就欲后退甩开,却只听后面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别动!放松!”,木风回头一看,却是那个叫克里的老魔法师,心下一定间,不再乱动,心中默想着,也许,评测就该是这样的吧……
短暂地静默后,大厅中并没有出现预想的那种身周元素暴动性汇聚到球体的场景,却是只觉身周似乎有什么物事一荡而开,然后似乎又有了一种急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变化,确实是变化,而且很快,因为在这一刻间,竟是可以分明的感受到自己的呼吸都似乎开始变的越来的越悠长而轻松,头脑,也似乎在随之变的越来越清静宁神,甚至于,那原本因长途赶赴学院所带来的疲惫感也在渐渐的消失……
古怪,众人在面面相觑间明白,这,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感受,那么这?众人不由惊奇而又迷惑的,将目光再度看向评测台上的木风,乃至一旁的克里……但,却是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就在众人一阵古怪的低声议论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一会的功夫,众人更是可以莫名的察觉到,似有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物质,从身周窜过,一并的涌向那评测台,准确的说,是涌向那评测台上的灰白色球体……
时间不长,便见那灰白色球体的内部,竟是开始缓缓的泛起亮光,并开始慢慢的转动,且,越转越快,至于身周的那些向着灰白色球体涌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物质,竟然也开始宛若实质般的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碧蓝之色……
而此时那碧蓝的尽头,那灰白色的球体,其体内,一望而去,就如同那漩涡的中心,旋转的,开始疯狂!并,在不断旋转的过程中,快速的吞噬着那些涌入的淡蓝光辉,如无底之洞般,不见有任何停歇,不见丝毫停顿,且有愈吸愈多、愈吸愈快之势……
但很快的,球体内部的颜色却是开始了急剧的变化,蓝红黄绿各色光华不断流转出现,并且转换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更是有丝缕极亮光束似欲从球体内部直破透出,最后,随着灵魂中一声闷响,原来的灰白色球体的内部,所有颜色净归一体,呈现出了耀眼乳白,灿亮了整个大厅,流光溢彩……
而此时评测台旁的木风,随着这乳白色辉光的出现,却已明显不支,朦朦胧胧中,整个的身体也是摇摇欲坠,可是右手,却仍是还被牢牢的吸附在那现已乳白色的球体之上。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非常突兀的,当在此时,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奇诡景象震惊到脑中一片空白之际,身处魔法评测台一直紧盯球体的老克里突然疯狂大笑,形容桀骜,一派狂野,周身,更是缕缕黑气如烈火蒸腾般不断缭绕飘飞:“很好!哈哈哈哈,不枉我在此守候多年!”
“嗯?!”就在这老克里状若疯魔之时,神色突的一变,肃然望向东北……
东北300里之外,一队百人车马稳步朝向达克镇森然而来。整编,精甲,前后均是长瓴银盔的重骑相护,两侧四角,更是轻装皮铠一脸肃杀的悍勇相随,最为惊人的是,那空中,竟还有两匹天马来回游弋,所有的这一切,围绕的,都是中间那座由四匹罕见独角龙马拉动的堂皇大帐。
大帐中,一人端坐其内,正与另一站立的高大银甲之士议事,本正热聊之中,突然,那端坐之人猛的站起,直接打断了与那银甲之士谈话的同时,转向西北,神色肃穆间喃喃自语道:“这是……?”
但,时间不长,紧接着便是一声与之身份和平常做派完全不相匹配的巨大怒吼:“是谁!!!悲劣的、该死的黑暗魔法师,竟敢插手!混账,混账,混账!”
“伟大的风之精灵,请赐予我以风的自由,给我以风的速度,风翔!”
没有任何顾忌,不计任何后果,方才端坐之人的内心,已完全的被当前的愤怒所充斥,直接的竟然还是身在大帐就暴烈的,逼迫自身以最强法力极度的压缩施法速度,启用了风系的最高阶速度魔法“风翔”!
而由此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风系魔法元素的疯狂调动直接造成了以大帐为中心周边数十米内的元素爆动,致使那肆虐的元素乱流直接的冲飞了整座大帐的顶盖,车前几匹龙马及车旁游弋的悍勇全部即刻仰翻,更别提刚刚本是身在大帐中与那端坐之人议事的高大银盔男子,他,很悲愤,可,这又能如何?
就算那高大的银盔男子身为帝国精锐军团的将领,说起来,在这帝国也是相当的权贵,甚至与汉斯大帝都沾有亲缘,可是,当近乎皮开肉绽的他,深深的望了眼那已是高飞远去之人宽大的红色法袍,再低头想起那法袍袖口三条灿灿的金边,却也只能是深深的备感无力……
魔法学院这边,感觉到东北方向元素波动有异的“老克里”,平静的望向眼前那两个察觉到魔法评测台有异,不得不慌里慌张的冲过来一探究竟的学院中另外两位魔法师,心中突然泛起一种莫名的警觉,于是深沉一笑后,晦涩的魔法咒语不间断响起……
首先,是黑亮的保护外罩出现在魔法评测台外围,直接的挡住了最近的,眼看有异冲向前来的众人,再接着,众人只觉身周一空,便见一波墨黑色的焰流横扫而来,这焰流,冲撞力惊人,瞬间将一围而上的众人全部冲飞,但让人惊惧的是,这焰流,竟然带有极强的腐蚀性,所有被焰流扫的物体,都在这一刻迅速的腐蚀、融解——乃至于包括人的生命,一切,都在这一道黑色焰流后,归于平寂!
此刻的木风,虽已意识模糊,但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一切,看到了焰流掠过老克罗,掠过一起随行而来的老人及其它同龄少年,亲眼见到了黑焰燃烧了他们的肉体,以及老克罗最后生命里那向他这边一睹的神情――痛苦、关切、坚定,然后缓缓的,木然倒下……
木风目赤欲裂,悲切,却又无可奈何,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生,徒有死命的维持自己朦胧的意识,不甘的瞪大自己直欲渗血的双眼,心中的世界,在这一刻,如同随着那被黑光燃尽生命的老克罗一起坍塌、寂灭……
颓然中,伴着乳白光球的光辉,木风直直的倒了过去,而在此时,只觉身旁有人将他一把拉起,闭目前,只隐隐看到这将他拉起之人极快的,在那魔法评测台四周连连走动,最后,更是将手直接摸向那目前已是乳白色的的球体,但在此时,却只见那球体瞬间漆黑如墨,紧接着,几根立柱从评测台周围冉冉升起,身下的地面,也是出现了一个看不懂形状的图案,再然后,只听一句“传送!”。这,是木风彻底昏迷前最后的感知……
小镇的魔法学院历来平静,可刚刚的一系列事件所引起的动静实在太大,使得人们纷纷蜂拥而来察看情况,可就在这时,只听天边一声长啸,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却是一人,御着狂风直接冲破了达克镇魔法学院那高大建筑的大门,停下身形后,没有任何收敛,任由肆虐的风力充斥周身,一时间,整幢建筑内部尽是狂风肆虐。
这,正是那刚刚端坐于大帐之人,此刻,只见他仍以劲风护体悬浮于半空,无视学院内遍布于地的那些被黑色焰流侵蚀至死的凄惨尸体,眼光直睹向那原先是魔法评测台,现在却已是一片废墟的中央区域,片刻后,不由的一声长叹:“魔法精铁……竟是利用魔法评测台的吸能,就地以魔法精铁搭设而起的传送阵……哼!好大的手笔!好深的心机!”接着,更是在闭目沉思后,再叹一句:“好狠辣的手段!哼!好一个魂飞魄散!”
欧德历235年,依据命运法师达芙拉的预言,上等高阶风系大法师法里奥远赴帝国西北达克小镇追寻神迹,无果……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