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毕竟要给年轻人一些发展空间,让他们展现出自己的实力,看看鬼王跟他们两个哪方更厉害些,把胜者请到泰山坐一坐。
在泰山修行有他和白泽的指导,百利而无一害,为了这代的年轻人,真是操碎了心,才不是为了观察鬼王的实力,蜀不正想到这里,又大义凛然的往后多退几步,靠墙根站好,这个距离,打斗波及不到。
陈银雪没太在意他的举动,以蜀不正练炁二层的修为,就算是背后偷袭他,也能在一瞬间反应过来,他的目标是邪祟。
柳紫韵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加上陈银雪的指点,已经踏入练炁一层,师傅是剑修,她也学不了别的,干脆执剑。
陈银雪在散修之间倒也是小有名气,一般的修行者都会给几分薄面,利用散修之间的情报网,知晓此处需要驱邪,便带她前来历练一番。
刚入此地,发觉阴气浓郁,见到这番情景,心中也是一惊,多年来从未见过如此景象,这下他不打算让柳紫韵出手,邪祟还是要驱的,为了保证安全,在院落里布置上阵法,就算打不过也能跑掉。
至于一进门就看见的蜀不正,这倒是意外收获,或许和他们一样,是路过的散修,发现这里有邪祟,这才进来,注意到地面上狼藉的样子,他们应该已经交过手。
这邪祟造出声势,实力应该不高,一位练炁二层都能与其过招,倒是让他的心放下一些。
“小韵,站远点。”
就算大概估出邪祟的实力,也不是柳紫韵能够对付的。
女孩转身朝着他背后走去,踏入练炁后,已经能感觉到陈银雪体内的气息,对这位师傅的实力有清晰的概念,才打心底里生出敬佩。
两者擦身而过,陈银雪接过她手中的长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阴灵,自己的剑也就没带,现在只好借用一下。
长剑一挥,迈步靠近鬼王,气势如虹,虽说是散修,但他的实力比门派弟子都要强上几分,此等天赋随便入个宗门不是难事,但他还没找到能入眼的宗门。
手中剑锋一转,一团无形的炁包裹住剑体,本来普通的长剑,变得锋利无比,寒光四溢。
“你这是找死。”被鬼王附身的女孩,嘴角往上勾出弧度冷笑,有些微怒。
陈银雪完全无视她的话,身形猛冲,一剑隔空刺向她的眉心,剑尖射出一道金丝,如头发般粗细,金光灿灿,扎进眉心,逼迫鬼王从她身体里出来。
蜀不正眼底流露出神采,眼底的光芒接连闪烁,心中浮起一番波澜,那陈银雪使出的招式,正是蜀山的驱邪咒,没想到除了蜀山中人,还有外人会施展。
“啊!”
夜色下尖叫刺耳至极,尤其是在这种阴森的场合,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引的周围游魂都在慌乱,这声音来自于被附身的女孩,她在承受两方交锋的力量,脑中胀痛无比,痛苦万分。
鬼王感受到一丝压迫,眼中略过一丝杀意,驱邪咒这种小伎俩对一般阴灵还好,对她起不到半点影响,一股阴气从她身上散发,化作一团黑雾,朝着陈银雪扑去。
后者对驱邪咒没有生效感到疑惑,仅是一念之间便调整好状态,面对鬼王的攻击,不退反进,一剑斩开黑雾,正要再一次施展驱邪咒时,突生变故。
那团被斩开的黑雾并未消散,反而化作两团,缠在陈银雪的周身,阻挠他前进的步伐,一点黑雾沾在肩膀的衣服上,瞬间结出冰霜。
陈银雪额头皱紧,速退两步,看着面前的黑雾,暗道棘手,恐怕这邪祟的实力在练炁三层,差点大意。
柳紫韵为他捏出一手汗,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本来就紧张,而且这邪祟好像不简单,她想帮忙,却有心无力。
陈银雪三步并作两步,对着其中一团又是一剑斩出,黑雾连躲都不躲,不断聚集此地阴气,化作三团。
他这次意识到有些不对,这邪祟比他以前遇到的要更加诡异,若是拖下去恐怕不妙,心中立下一个念头,擒贼先擒王,步伐一变,绕过黑雾,又是一道驱邪咒打入女孩的眉心。
“啊!”
尖叫声再次传出,但这里是郊区,本就人迹罕至,一到晚上更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鬼王对陈银雪的行为开始发怒,半点都不尊敬她,本就不想损耗修为去打斗,现在她改变主意了,控制着女孩的身体站起来,一步爆射出去,阴气凝聚在十指上,玉手化作利爪,袭向陈银雪的面门。
后者持剑速退,手中长剑挽出剑花,剑体如蛇,在她的手臂缠绕而上,另一只手并拢剑指,驱邪咒打出,邪祟躲在普通人的身体里,倒是束缚住他的手脚。
鬼王反应极快,微微侧身,驱邪咒贴着她的面颊飞过,她虽不畏惧,但依旧能对她造成影响,会在短时内丧失对女孩的操控权。
陈银雪一击不中,抽剑返身,欲要退去,鬼王洞悉这一点,又料定他不敢伤害普通人,双手散开阴气,以血肉之躯一把握住剑刃,鲜血顺着手臂流到手肘,滴落在地。
陈银雪可没想到她会这样,这剑抽走必定会对女孩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如果放手他便失去武器,这就等于把主动权拱手让人。
一时间二人僵持住。
“你敢伤我吗?”鬼王握着长剑,说着就俯身往剑尖上撞去。
陈银雪惊住,炁运长剑,震开她的双手,一脚踹在女孩的腹部,娇弱的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出,摔落在不远处的床上,这还是陈银雪控制住角度的结果。
距离拉开,倒也能让他喘口气。
“道友何不助我一臂之力。”陈银雪一个人想拿下邪祟,恐怕要费一番力气,有可能会付出伤势的代价,这次碰见的,太过阴毒,不同以往。
蜀不正见他叫自己,眨巴眨巴眼睛,顺着墙壁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哎呀的叫着,吐着舌头装晕。
他不是不出力,只是陈银雪的实力让他升起兴趣,想要看看他究竟能做到哪种地步。
“这……”陈银雪显然没想到蜀不正会撂挑子,他往常遇见的同道中人,就算心思阴毒,也会一起出手对付邪祟,然后才是他们之间的较量,这家伙倒好,直接装晕。
柳紫韵气恼,走到蜀不正身边喊道:“你这人有没有正义感,我师傅可是陈银雪,修行一途中也是有些名气,帮他是你的福分。”
蜀不正睁开一只眼睛瞄着柳紫韵,这丫头气的胸膛起伏,温怒的脸蛋有些蛮横,倒也是惹人喜爱,只是他并没有太多关注,心中暗道这人叫陈银雪,不错的名字,但正义感是什么法宝,她为什么问我有没有正义感?
柳紫韵见他还能睁开眼睛,这举动如同火上浇油,让她更加生气,但陈银雪在一旁,她不敢做太多的失礼之事,只能狠狠的瞪他一眼,不再多嘴。
陈银雪和鬼王再次交上手,剑势不可阻挡,但不敢出杀招,只能勉强迎接她的攻击,同时还要收住一番气力,以免伤住女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