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蜀不正刚从长安方向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动身前去,嘴角露出苦笑。
“我们走吧,你引路。”
他挥手一把长剑祭出,平稳的悬在空中,离地三尺高,剑体庞大,载下二人绰绰有余,先一步立在剑上,对着中年男子伸手,要拉他上去。
后者微微一怔,暗道女儿有救了,一把抓紧蜀不正的手,跳到剑上,剑体稳固,他上去后没有半点颠簸。
“站稳了。”
蜀不正一声道出,长剑破空而去,高空之上,云雾从身边飘过,吓的中年男子脸色铁青,当即爬在剑体上,抱住蜀不正的小腿,害怕会掉下去。
白泽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蜀不正从不会没有目的帮助别人,但是,只要他不危害清修殿,其他随意。
镇守清修殿是它一生的职责,除非飞升仙界,或者找到传人,不然这就是它放不下的执念。
刚想叹气,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回头望去,只见一枚令牌从清修殿的香炉中升起,令牌中透着一种古朴沧桑之意,又有极强的正气,其材质取自九天上界,雷劫梧桐木制成,上面刻着两字——蜀山。
“掌门令牌!”
白泽收起月华宝珠,身形变小,进入清修殿,来到令牌前仔细观看,这东西它绝不可能认错,莫非是当初掌门来找它悄悄放下,以免被它拒绝不肯收,这……他早就算好这一切了。
为了众生,为了蜀山,用心良苦。
令牌受到天地灵气的滋润,不再沉睡,忽略掉它漂浮在空中的奇景,看起来像是一块普通木牌,越是不凡的宝物,模样越是平凡。
道不显圣。
白泽不想让令牌一直飘在这里,张口吞下,藏于腹中,它的体内早就开辟出一方天地,又名紫府,可容一山大小。
这时再想起蜀不正的身影,才发现,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有双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
“唉~”
沉重的叹气声发出,现在的蜀不正无法执掌门令牌,他心魔已生,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无从得知。
抛开这些接着修炼,吞吐月华,要在短时间内突破境界,不然大限一至,蜀山就只剩蜀不正一人,可想有多孤单,重振蜀山的重担不能全落在他一个人身上。
傍晚时分,夕阳未落,长安城依旧繁华,路灯已经映照着地面,行人车辆来往,高楼大厦数之不尽。
上空划过一道身影,落在长安郊外的一处别院中,院子不大,三百平方左右,陈设简单,盆栽较多,花开淡香四溢,共三间屋子,其中一间阴气笼罩。
院落里空无一人,蜀不正对着中年男子道:“你先出去,离这里远些,剩下的交给我。”
中年男子摇头,像是下定决心:“女儿在里面,我跟你一起进去,要是遇到危险,请忽略我,救走我女儿就行。”
“你还是离开吧,这东西并不寻常。”蜀不正有自信护住他,以防万一还是让他离开较好,他并不想看见无辜的人受伤,屋子里阴气浓郁,堪称遮天蔽日,这等迹象,唯有一方鬼王才能引发,但凡能成为鬼王的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
“仙人不必再劝,只要能救出女儿,我这把老骨头交代了都没事。”中年男子举步走上前,一把推开屋门,直接进去,他想看着女儿平安。
蜀不正伸出剑指,在双眼上轻轻一抹,一道金光蕴藏眼底,再次观望四周时,身旁的景象如同人间炼狱。
游魂漂浮在空中,来回游荡,多到数不胜数,但煞气薄弱,没有伤人的能力,聚集于此,应该是被鬼王的阴气吸引,这种灵除非孕育千年,或者遇到大机遇,不然只能烟消云散。
天未黑,站在院子里都能感觉到一股寒意,暗道这东西不好对付。
跟在中年男子身后进去,见识一下这鬼王有多厉害,之前只是听说过,又有师兄师姐下山,他从未跟鬼王交过手。
一进屋子,地面上一片狼藉,很多物品被摔碎,像是遭过强盗洗劫。
大床上坐着一位女孩子,年纪差不多有十七左右,本是活泼开朗的年纪,现在却格外安静。
中年男子晕倒在地上,口中吐着白沫,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睡得很沉,蜀不正能看出,他是因为承受不住
“修行人,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情。”
她没开口,声音却从她身上发出来,阴森的语气,低沉而沙哑,像是一位翁妪,没有半点生机。
随着太阳落山,阴气散发,俞演俞烈,达到掩星蔽月的程度,阴气的程度堪比黑色浓烟,在屋子中四处流动,一些游魂进入屋子,显得更加诡异无比。
“谈谈吧,你是鬼王,灵智高于一般邪祟,离开这个地方,随我去泰山修行如何?”蜀不正开口劝解,他想重振蜀山不错,但人手短缺,仅凭他和白泽远远不够,鬼王是个很好的选择,她能指挥方圆数万里的游魂,用来寻找根骨奇佳的弟子最好不过。
“不必,我信不过人,你最好早些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鬼王很明显的拒绝掉,但也不敢轻易出手,她从这为位少年身上,感觉到一股压力,隐隐觉得有些危险。
“那么,你想怎么不客气?”一道秀丽的影子出现,一身白净的练功袍,手持一把细长的秀剑,轻灵无比,适合女子使用。
眉目如画,些许不屑挂在脸上,瞄了一眼蜀不正,便不再关注,反倒是把注意力转移到鬼王身上:“你敢不敢从她身体里出来,与我一战。”
鬼王冷笑,她早就知道这女子在一旁,除此之外,院落里还有一个青年在布置阵法,这些都无关痛痒,两个练炁的小家伙,还奈何不了她,她真正的对手是蜀不正,明明只是一个练炁二层,总觉得他不简单,一种来自于神魂的压制。
陈银雪也走进来,同样是一身素净的白袍,丝绸质感,打开屋内的灯,由于阴气的原因,环境依旧昏暗,灯光薄弱,却多少起些作用,蜀不正退后一步,将主场交给她们二人。
作者不是专职作家,利用工作闲暇之余写一下,更新慢,还望见谅。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