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万物皆有因,有因才有果,他虽不知为何来到万年之后,阴差阳错的又落到白衣邪教,但一切因,从此生,一切果,以此结,算是顺应天道。
赵欣拿着灵石,虽感受到好处,但依旧不愿意收下,又给他堆回去,面色有点难堪,连连摆手。
此时三人之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尴尬,蜀不正眉头一皱:“你想要什么,我尽力帮你。”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要,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给我这些东西。”赵欣后退两步,躲在林婉柔身后,在她印象里,似乎没有帮过他,这些灵石对她来说意义巨大。
“你对我有恩,赠我衣食,这些灵石是你应得的。”蜀不正坚持他本来的原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林婉柔一个劲的想把她给推出来:“你就收下吧,看他样子又不缺这点东西,有仙人罩着你,谁敢来抢。”
“嗯。”蜀不正点点头,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愿意收下这些灵石,大概是怕引来匪徒,顺着林婉柔的话说下去:“我以蜀山之名起誓,定会护你一生周全。”
这是誓言,蜀山从古至今,在世人心中都是正气凛然,在蜀山中又有一种誓言,一旦违背,终身不再是蜀山弟子,这便是以蜀山之名起誓。
然而对于凡人来说,一生很长,但对于修行者来说,时间犹如跳丸日月,随便闭关可能就是十几年不出世,不知不觉中便是百年千年,时光不在,人依旧。
他的声音不大,但能传播数千米远,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到这句话,话中两句要点,一是蜀山,二是他要保护她一生。
人群中的记者似乎找到了热门八卦,没什么比仙凡恋的话题还好,纷纷靠前偷听,并不敢采访蜀不正。
也有不少人暗地里嫉妒赵欣,但又只能在心里抱怨一下。
论相貌,赵欣丝毫不逊于大明星。
论身材,绝对是模特级别。
从刚才到现在依旧不收蜀不正给她的灵石,可见心性朴素,不贪恋钱财,这种女子,人间都快绝迹了。
“我给你的那些都是些便宜货,没必要给我还我这么多,改天你请我吃顿饭就好,或者给我一百块。”赵欣现在的心情复杂,紧张,焦虑。
她不想让蜀不正还什么,之前那些事情只是出于对他的愧疚,知道他是真正的仙人后,感情就变得越发复杂,日子一天天过去,心情也越来越乱。
她不傻,女孩子对于爱情很敏感,但这并不是爱,连喜欢都谈不上,最多有点好感,反之更多的是恨,不知原由的恨,明明两人之间没有交集,这股恨意更是变得莫名其妙。
玉手紧紧抓住林婉柔的衣角,往下轻扯,害得林婉柔肩带滑落,脸颊微醺,白花花的肩膀在阳光下格外诱人。
“罢了,既然如此,灵石可以不收下,但我的誓言,绝对不能食言。”蜀不正见她不要,便不再强求,伸出手指轻轻在刘海上一捻,拽下一根头发,黑如墨,反射光泽,静静的躺在手心。
一股炁注入其中,慢慢漂浮起来,朝着赵欣飞过去,落在她的手腕上,和她手上的红绳缠绕在一起,融入其中。
“这……”赵欣看着手上的红绳,这是她母亲在小时候给她系上的,那个时候宽大些,经常掉下,但从未丢失过,一直陪伴至今,她的手腕纤细,现如今带着红绳已经是正好。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看的出,这红绳应该是伯母和伯父用线亲手搓成的,我的头发融在其中,当你有危险时就能第一时间知道。”蜀不正曾经下山历练,遇见过一位老伯,他说过一句话,让蜀不正感触很深。
那时老伯靠在树下乘凉:“我有一个女儿,她嫁人了,好多年没回家,可能已经忘了我,但我绝不会忘记她,除非我死,我想见她也不会和她说,只是不想打扰她的生活,她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正如现在的赵欣,她手上的红绳中,寄托着父母的期盼之意,盼她平平安安,蜀不正将头发融入其中,正好契合,一旦赵欣遇到危险,除了他本人外,赵欣的父母也能感觉到。
赵欣望着手腕上的红绳,道声谢后,问道:“你现在要离开了?”
“不,我还要解决白衣邪教。”蜀不正转身,目光如同惊雷一般,落在院长身上,吓的后者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眼神飘忽不定,像是在求救赵欣帮他说话。
赵欣也是心善,几步挡在蜀不正身前:“你误会了,这里不是什么邪教,是精神病院,住在这里的人精神上都有些问题,都是病人。”
蜀不正微微一怔,长剑慢慢上升,难怪他之前总觉得这里不对劲,原来是一些失魂症的病人,一颗灵石丢在院长面前:“今日之事,是我不对,这算是赔礼,如有需要,尽管来泰山找我,我可许你一件事情。”

蜀不正御剑离去,速度快到极致,像是逃命一般,开玩笑,打人打错了,那还有脸待着,这次丢人丢大了。
离开时隐约听到地面上的警笛声,聚集到精神病院。
这些事情他可不管,尽量赶回泰山,红尘事断,便能潜心修行,手握着灵石,边御剑边运转天尊法决,这几日的修炼,早就让他突破到练炁二层,又摸到突破瓶颈。
只差一个良好的环境,便能突破到练炁三层,而这幅身体被他调节多日,依旧太过羸弱,白泽不在他身边,突破根本没有保障。
穿过云霄,来到泰山顶上,就见白泽抱着一颗月华宝珠修炼,身旁的秦严来回走动,神色焦急。
蜀不正落下后,那壮实的身躯朝他快速跑来,一手拉住他的胳膊:“你可算回来了,快跟我去军区一趟。”
“什么事这么急?”蜀不正站在原地不动,任由秦严拉扯,身形就连最轻微的晃动都没有。
秦严算是知道了,不跟他说清楚他是不会去的:“那个镇邪塔,出事了!”
“仙……仙人!”焦急的呼喊声传出,一位中年男子从白泽身边快速跑来,衣衫褴褛,看相貌应该只是四十左右,但头上已经白发居多,眉心有黑气缭绕。
掌心里都是擦伤,身上也有不少磕碰出的伤口。
他从白泽面前跑过时,白泽就像是没看到一样,任由他去寻蜀不正,几步跑到蜀不正面前,双腿一软。
噗咚!
跪地不起,头磕的梆梆响。
还好这片是土地,不然非把头磕破不成。
“仙人,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求求你了,救救她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