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现人盗,起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东面就是蕨,听说这是一个草木繁盛的地段,和无间路应该区别不大才对。看起来晓生十分在意,每次说道着都会露出笑容,可能他是在那里出生的吧!只要回到出生的位置,人们所有的一切都会重现在眼前,这大概是思乡吧!只要想想就会高兴的事情,难免他会高兴。
这是最靠近蕨的小城了,人不算多,房子倒也是厚实臃肿,这里的每一扇门都不会输给之前的任何一面墙壁,窗口也小,几乎都是用布料遮挡的。
晓生十分扭捏,不愿在这里多呆一刻。
“走吧!去东面的蕨地。”这句话他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只要接近蕨一点他就多说一句,不知怎么,他好像不愿和我多说些什么,即使是闲聊全然也是‘快点去东面’这种话。这个人真是思乡心切。
晓生走路时总是低着头,我只好跟在身后。悄无声息中又停下身子,每次都在意料之外,上一次这样就是昨天,突然停下抱怨还没有到东面的蕨,可算是吓到我了。
“今天会到吗?”他叹了一声,顺势靠墙坐下来,看着地上满是灰尘,又起来。“走吧,找个能坐的地方。”他头也不回的看着红湘,随意指了一个位置,“去哪!”
夹杂在群屋中的有一支架乘凉的位置。他们坐在这里,风沙吹了满脸,红湘打理着头发,将沙子梳理下来。晓生岿然不动,任凭奈何。
很快两人发现了一旁停歇着一辆马车。
“敲门没有回应啊!”
“要不我们直接将马牵走,这样子很快就能到达东边。”
“这是别人家的,怎么能?”
可能是说话的声音比较大,厚重的门打开后出来的是一位年纪较大的老人,最少有五十岁。他那沙哑的声音说出的话让人有些难懂:
“是谁要偷我家的马?”
“不偷,没人偷,谁会偷东西?”
“也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呢?”
一听没人偷东西,老伯点点头,将门关好。
晓生解开绳子,马声嘶鸣。门开了。
“谁偷东西?”
“刚才过来一个人他想把马车牵走,被我们拦下来了。这不马车还在吗?”
老伯觉得把马车放在外面不太好,将马牵进去。正要关门,“你们进来吗?不进来我就关门了。”
老伯捻捻胡子,“让你们进来,是要钱的。不给钱是不会让你们出去的,识相点拿钱来吧。”两个下仆将厚重的门关好,老伯笑得更加大声了。
“外面风沙不好躲吧!当然也不要认为这里面也能躲风沙的。”老伯说着,几位彪形大汉出现在院子里,一个矮小的下仆将马牵走。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个人企图警告红湘,“你看到的远不同于你所想象的。”又出来几个面目凶煞的带刀人。
这群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顷刻间大气一呼压迫力直让人不敢动弹。
“这几个月已经数不清多少人栽在外面的马车上?啊?哈?!”,“难道你们没有觉察到一点或者是一丝丝的不妥?”
两人被关在后院里。时不时他总会过来看看,眼前这两人相貌平平,不过一般,在恶人眼里看来会上当也是理所当然,两人财物被搜刮完毕之后才不过是第二日。
“明天你们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这尖胡子老头在两人面前说着,“如果你们遇见自己的亲戚朋友就说这里很好,最好把他们要给劝进来,三天之内你要是拉不进来一个人,有你好受的。”
“还以为从外地来的会是什么有钱人,没想到啊,真是想不到外乡人也是很穷的。”他长舒一口气,一脚踢在正大门上。
晚饭,别人带来一份漆黑的馒头。
“我劝你们最好有点觉悟,最好就在明天赶紧将别人拉进来,不然,我敢保证你们会吃到苦头。”
“你也是被这样被他谋害进来的?”红湘问着,见她点头,“难道说你们没有想过反抗?他只不过是一个人。”
这话说出来,吓了对方一惊。“姑娘,你可别这样说。”,“我们当然想过,怎么会不去这样想呢?可你要明白,只要我们能把别人拉进来做苦工,那么之前的人就会得到好处,有吃的,有钱。就算我们反抗他,出去之后也不见得能有吃的,也不会有钱用。”她下意识斜视左边,“有也是不会足够的,在这里只要简简单单的将那些路过的吸引来,然后像对待你们那样对待他们,这样一来,做这一点的人就会得到许诺的奖赏。”
“不可,怎么能为了这一点去迫害别人?难道为了一点口粮就可以去迫害别人,那岂不是,岂不是。那还怎么活着,难道内心不会有一点羞愧?”
“我看你是那种没有吃过苦头的人家的孩子吧!你不会理解没有口粮的日子的。”她的眼神十分坚定,似乎在说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仅仅只是将马车放在后门口,我们,我们就让二十多人进了我们这里。”,“你能明白吗?仅仅是这样的一个点子,有一个人已经度过了超过一个月的衣食无忧的生活。”
“我们怎能不羡慕,谁愿意离开这里?”她又说:“只要我们能做出这样的事,我们也会过上那样的日子,有谁不想呢?只要有一个人过上那样的日子,就会有无数人头破血流拼死朝这个方向去。”
“那后来的二十人呢?”晓生打断她的话语。“他们又怎样呢?”
“他们?我丝毫也不关心,也不在意。反正他们不会比我好,我从不关心那些人。”她见我们疑惑,“不会像你们想的那样,没有人能从这里逃走的。整个小城都是我们的底盘,你们明天要做的就是将城外面的人带进来,准确的说带到这样的大房子里来。”
红湘似乎明白了,城中的厚实的墙是做什么的了,那样的厚墙,怎样也不会被很普通的击穿。原来整座城池都是他们的盘,就算是出了这门,也不能出城。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逃出去过?”晓生又问。
“没有,没有一个人出去过,曾经许多人也想像你们这样企图逃跑。他们的结果全部都一样,被抓住之后一顿毒打,很快就死去了。”她严肃的说着,“我们这里有专门处理这样的人。希望你们不是做这样的人。”
她放下东西,转身离开。
只剩下我们相互对视,房间内没有通凤的窗,只有门是开着的。
很多事情还是要商讨之后才能做打算。那个尖胡子老头走过来,看着两位。
“你们明白吗?现在你们已经不再是外乡人呢!现在你们是我们这里的人了!明天你们两个就要做事了,不过看你们也不是会做事的人,万一被我发现你们真是这样的,那我可就要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了!”
“好了说说吧!你们是干什么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