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宛白下山(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夜总会内,六耳独自一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着酒。
屋内播放着激情音乐,舞池里摇摆的人们,在这里宣泄着白天的压力。
一名女子走到六耳的身边坐下,笑着问道:“六爷,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
六耳微微一笑,把女子搂入怀中,道:“怎么,想我了?”
“讨厌。”女子用发嗲的语气说道:“六爷,我要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情。”
“关于谁的?”六耳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问道。
“洛千帆。”女子淡然一笑,吐出一个名字。
“他?”六耳微微一怔,脸上露出意外之色。旋即,笑容微敛,说道:“说来听听。”
女子见状,笑眯眯地问道:“你对他很感兴趣?”
“白门的副堂主,他的八卦,我自然想听一听。”六耳抿了抿嘴,回应了一句。
“很可惜,这件事和白门没有关系。”女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六耳一眼,故意卖了个关子。
六耳笑了笑,用手托起女子的下巴,轻声道:“只要是他的事情,我就感兴趣。”
洛千帆在道上和上流社会都有人脉,背景极其复杂。他的信息更是处于保密状态,令人猜不透。
六耳是个贩卖消息的人,他自然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
“洛千帆在静海受伤了,住进了医院里。”女子轻声道。
“谁干的?”六耳言简意赅地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夏宛白已经去往花家了。”女子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淡淡地说道:“就在刚才,林家、夏家和叶家都有所行动。上流社会的内部都已经炸开锅了。”
“嘶~”六耳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洛千帆,居然能让几大家族同时出手。
“真是有趣。”六耳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这么多年,夏宛白从未动过怒。看来这次,花家要有麻烦了。”
“六爷,这个洛千帆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有这么多人为他撑腰。”女子的语气中多了几分疑惑。
“我调查过,他以前只是一个退伍军人而已,并没有太大的背景。不过,他的朋友和敌人,都是上流社会最顶尖的人物。”说到这里,六耳苦笑着一声:“他能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外面传言他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女子评价了一句。
“树欲静而风不止,洛千帆太引人注目了,很多人都恨他,因此才会传出不好的话语。可是,哪怕面对林战非,他都不曾退过一步,又怎么可能会被闲言碎语打倒?”六耳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嚼舌根子,是弱者的作风。强者,不用解释太多。”
听得出来,六耳很欣赏洛千帆,他对洛千帆有一种崇拜的心理。
“顶着林战非的压力,受着花家的威胁。在燕京,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优秀的年轻人。”六耳淡淡地说道:“今天晚上注定不会平静。”
“你觉得谁会赢?”女子问道。
“这种事情没有输赢。虽然有很多人帮助洛千帆,但是花家也不好惹。逼急了,花无名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六耳叹息道:“咱们只需要看戏就可以了……”
花家在燕京的地位,不次于夏家和叶家,并且有林家的支持,花家更是如虎添翼。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夏宛白这次去兴师问罪,会很难收场。
此时,松田风已经集合了全部的杀手,站在别墅的门前,看起来气势十足。
花侯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心里全是汗水,面露紧张之色。
“外面吵吵嚷嚷的,干什么呢?”花无名穿着睡衣,从二楼走了下来,不满地问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爹,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花无名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打了个哈欠,走到花侯宇的身边坐下。
“等客人。”花侯宇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吐出三个字。
“客人?”花无名感觉有些不对劲,问道:“谁?”
“夏宛白。”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花侯宇的眼中露出一抹胆怯之色,用力咽了一口唾液。
“什么意思?”花无名的脸色一变,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问道:“她为什么要来花家?”
“给洛千帆报仇!”事到如今,花侯宇也不再隐瞒,直接把实话说了出来:“今天我派松田风去杀洛千帆,把那个小子炸成了重伤。”
没错,对洛千帆下手的人,正是花侯宇。洛千帆做的事情,让花家的颜面扫地,他不甘心。因此才会派松田风去执行暗杀行动。
只有杀了洛千帆,花家才是赢家!
可惜,洛千帆没有死,这让花侯宇感觉有些意外。
“你疯了?”花无名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花侯宇吼道:“我说过,我和洛千帆的仇恨了结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报复他?”
花侯宇振振有词地回应道:“只有他死,才能挽回花家的颜面。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家族考虑。不杀了他,我们怎么在燕京立足?”
听着自己父亲的话,花无名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气的双目通红。
花无名是个精明的人,识大局。可是,花侯宇却没有他那么灵活的头脑,一心想要杀了洛千帆。
现在花家已经被人盯上了,这个时候杀洛千帆,简直是往枪口上撞。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