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意外事件(2)(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天后,西城区政府原本担心的坠楼工人家属上访闹事没有发生,却发生了西城实验学校家长上访闹事的情况,原因就是坠楼的工人死在学校操场上,这么可怕的事情学校竟然没有告知家长,同时又对旁边的医院综合楼建设提出抗议,要求大楼在学校放学后和周末时候进行施工,平时不得施工。
上百名家长把政府的大院堵个严实,负责接访的信访局长和教育局长此刻是深感无力,喊得嗓子都哑了也没能让激动的家长平静一些,反而是越来越气愤,说如果区政府不给予解决,他们就去市政府,再不行就去省政府,反正是不能容忍这种危险的状况再继续下去了。
政府三楼的会议室里,西城区的领导们都面色阴沉,区长李贤问公安局长:“刘局,这些人咱们公安能不能多组织一些警力予以控制,这么闹下去咱们区里已经无法正常办公了。”
公安局长兼副区长刘岩松表态说:“区长,这个事还真不能上手段,毕竟这些家长只是在声讨,并没有出现恶性的打砸事件,即使我调人来了,也只能是帮着维持秩序,强制手段却不能用。”
李贤听完头有点大,看着教育局的副局长说:“事发当晚我特意交代李君风,一定要封锁消息,安排人连夜处理的现场,怎么还是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上访事件?”
教育局这位替局长出席会议的副局长苦着脸说:“区长,我们已经严格按照上级的要求去执行了,可您也知道,西城实验的学生家长不是政府公务人员就是有点背景和人脉的企业老板,这消息我们想控制也控制不了那么彻底呀。”
其实这一点李贤也知道,作为区属的重点小学,能进入这所学校的孩子有几个是平常人家的,来上访的这些人说的诉求也是出于对孩子的安全考虑,可医院的综合楼建设也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改善医院就医环境和条件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李贤区长此时是左右为难,书记在省委党校封闭学习,自己如果处理不了这件事,那以后自己晋升之路就要受到巨大的阻挠,政治的路从来都是不平坦的,即使你翻过了大风大浪,也说不准在哪个小水坑就跌倒了。
从打医院的新楼建设开始,区政府的公开电话就不断接到实验小学的家长匿名打来的抗议电话,说新楼建设影响校园安全,说新建的高层会影响学校的采光,可这些都是小打小闹,毕竟没有形成规模,今天这个事件也是积郁很久的怒火集中爆发出来了。
李贤区长看着卫生局的余生产局长问:“人民医院的新楼还要多久能完成主体建设?”
“最近一直在加班加点的施工,就是为了要在入冬前完成主体建设,估计再有一个多月也就封顶了。”余局长道。
“工期还能不能再提前一些?”李区长问
余局长为难的看着领导说:“区长,再提前的话恐怕质量不好保证啊。”
“我说的缩短工期可不是要用质量为代价换取的,必须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完成。”李贤区长严肃的说。
余局长沉默不语了,他实在没法给领导这个保证。
李贤区长看他不说话,便说:“你不敢给我保证是吧,把施工单位的负责人找来,问问他能不能做到。”
余局长拿出手机给辛大疆打了电话,十分钟后辛大疆一头汗的进了政府会议室,李区长直奔主题:“辛总,政府院里那些上访的学校家长你看见了吧,如果工期再缩短一点,质量还不能给我缩水,你能做到不。”
辛大疆先是看了卫生局的余局长,见他眼神也带着询问之意,随后又看着盯着自己的李贤区长,支支吾吾的说:“区长,这个工期再缩减的话……我没有那么多人手啊,要不是现在这些工人都跟我干了十来年,如今这样起早贪黑的赶工早就把人都给累跑啦。”
“工期缩减的话,你拿到工程款的时间也就提前了,这点不用我提醒你吧,你还跟我讲困难,是想再管我要钱吧?”李贤突然提高了声调。
辛大疆被领导的话给吓得一哆嗦,赶紧解释说:“李区长,您误会了,我不是管你要钱,只要有人,工期提前肯定没问题,可是现在这个当口工人真不好找啊。这回出这事我为了让其他人能安心干活,为了不给领导添麻烦,都是提高了抚恤金的赔偿金额的,这些我都没跟医院和卫生局的领导提过,咱不就是为了安心施工么。”
李贤区长缓了一下口气说:“我也知道你不容易,可现在外面那些家长上访也让我很头疼,他们提出的诉求我要是执行了,那你这工程就一时半会干不完,我这也是为了曲线解决问题,不能让你停工,就得让你缩短工期了,要不肯定打发不了这些人的。”
辛大疆听出领导的意思了,如果自己不能给领导一个跟上访家长谈判的底气,那么自己的钱包可就要受大影响了,于是他赶紧把话往好了说:“李区长,我尽快协调工人,争取最快的速度增加施工人手,把工期尽我所能的缩短。”
“嗯,有你这话我心里就安生多了,放心,你所做的这些我都记着呢。”李贤区长点点头道。
辛大疆心里窃喜,领导最后的这句话可是很值钱的,让这位政府一把手记着自己在关键时刻的优异表现,日后自己可就彻底在西城区站稳脚跟了。
“谢谢领导的理解和支持,这也都是我应该做的。”辛大疆道。
“那好,这回我有就资本跟家长们谈判了。”李贤区长笑着起身,
去政府大院接待上访的家长了。
经过一阵拉锯谈判,最后确定了如下方案:1、平时施工改为学生不在校期间的晚5点至早6点和双休日。
2、工地加强防护网的铺设,在靠近学校一侧的楼体后面安装3层防护网,保证不会有任何物体落到学校操场上。
3、将工人坠楼的事发地操场重新铺装,并请高人做法事,驱邪除妖。
前两条都说得过去,这令人哭笑不得的第三条,是家长选出的代表特意强调的,必须要让孩子们安安全全的上学,李区长说政府肯定不能带头搞这种封建迷信的事,但是为了让各位家长安心,可以让学校出面解决这个事,到时候由家长代表现场监督。
好说歹说算是把这些情绪激动的家长给劝走了,李贤区长擦了擦头上的汗,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办公室去了。
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没成想一周以后,市政府的大门口又围了一群人,说是西城实验小学的闹鬼,孩子们在厕所见到鬼了,被吓得生病不敢上学,要求市里给实验小学重新建设一个新校舍。
这个上访的理由可以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理由让接访的市信访局副局长哭笑不得,他高喊着:“家长同志们,你们说的这个事我也没法去考证啊,这世界哪有什么鬼神,人吃五谷杂粮,生了病是正常的,可不能往鬼神上说啊。”
家长们激动的回应:“孩子都不小了,回来说的肯定不是假话,我们孩子都病了一周还没出院呢。”
“不是你家孩子,你当然不心疼了,不行你把孩子送学校厕所去,看看你家孩子能不能见到。”
“少在那唱高调,你去实验小学厕所待几天试试,我看你还这么说话不。”
事情又闹了好些天,最终西城区政府答应尽快研究西城实验小学就近重建的方案,在此之前,学生上学期间有专人在厕所看管,保证学生的安全。
此后,社会上又陆续流传出学校的清洁工人和教师在上厕所时候看见鬼的消息,是真是假无从考究,不过却是流传甚广。
二十五天后,西城区人民医院新建综合楼主体封顶,西城区政府常委会多次讨论西城实验小学异地重建的事宜,这个方案已经获得了大多数常委的认可,而当方案开始实施调研的阶段,西城区政府的院里就多了一位熟悉的身影——隋浪,他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跟区领导讨论实验小学的那块地开发建设。
西城区领导对于这位龙腾集团的实力派人物可是不敢怠慢,李贤区长亲自接待的他,“隋总啊,你可有日子没来我这坐坐了。”
隋浪客气的道:“李区长,您公务繁忙,我哪敢来您这里叨扰呢。”
“哈哈,你来可不是叨扰,你多往我这里走动,我们西城区的经济建设才能更加火热啊,今天来这是有什么事情啊?”李贤笑着道。
“是这样的,我听说最近区里在研讨实验小学迁址的事宜,想来跟领导您了解一下情况,同时探讨一下实验小学的地块,我们集团想要在那投资开发商住一体的综合楼。”隋浪道。
李贤一听就有兴趣了:“哦?你这消息倒是灵通啊,那隋总说说你们集团的构想吧。”
“这件事是我们郦总指示的,我们在西城有一个饲料厂,距离实验小学两公里多一点,郦总早就准备把有污染的饲料厂搬迁到城区以外,正好实验小学要异地重建,郦总想跟咱们区政府探讨一下,用饲料厂的地块建设实验小学的新校舍,然后把实验小学现在的地块交由我们龙腾集团开发建设,我们初步的意向是建立一个大型集商场、住宅为一体的综合商业体,这样既能解决学校的搬迁问题,也能为我们集团在扩展综合体开发项目上实现一个新台阶。”隋浪一口气说了集团的构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