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马家牛肉辣面(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翌日午八点,马交虎与毛剑平草草吃点早餐,赶到师院接白玉姬,打车直奔江南小区。
天高气爽,秋风舒拂。
马交虎却如坐针毡,心底下暗暗祈祷:“房东是谁都行,千万别是云凤娇。”白玉姬感到他身体有点发抖,茫然不解的道:“老公,你怎么了?”马交虎如大梦初醒般惊“啊”一声,慌道:“没什么。”白玉姬玉掌搭贴在他额头片刻,道:“也不发烧,你不停抖什么?”马交虎皮笑肉不笑,道:“可能饿的。”白玉姬伸脖子对着副驾【】驶,问道:“毛哥,你们没吃早饭?”
毛剑平回首而笑,道:“我吃了。”略顿一顿,又道:“你老公没吃,就喝碗豆浆。”
白玉姬嗔道:“缺心眼呀,怎么能不吃饭?”马交虎握住她的手,道:“吃不下,习惯了。早饭我基本不吃,这你知道啊。”白玉姬以命令口吻,道:“等会先陪你吃点东西,然后再去看房。”马交虎推辞道:“不用,先看房,等看好房再吃,心里踏实。”白玉姬莫可奈何,道:“好,那你忍忍。”
毛剑平蔼然商酌,道:“阿虎、弟妹,马就到了,要不我自己先去看,你和弟妹吃东西?”
马交虎迫不及待回应,道:“这样也行。”白玉姬不悦道:“行个屁,要去一起去。”
司机踩下刹车,出租车缓缓停靠路边。
只见江南小区大门左前方,有个中年妇女在悠闲的踱来踱去。
毛剑平模棱两可,道:“应该是房东,我去问问。”白玉姬忙道:“一起去。”牵着马交虎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中年妇女名叫云采荷,滨海本地人,三间门面全属于她。
待三人看过房之后,对布局非常满意,当场签订合同,立即交付租金。
云采荷和颜悦色,道:“那你们打扫卫生吧,有事打电话。”转身要走。毛剑平忙道:“云阿姨,能求您点事吗?”云采荷止步道:“什么事,说。”毛剑平满脸堆笑,道:“不瞒您说,我一外地的,在滨海人生地不熟,想麻烦你帮忙办个证。”云采荷低头稍作沉思,道:“你们装修好就先营业,证不着急办,万一要有人来查,马打电话给我。”毛剑平迟疑道:“这样能行么,那些人说来就来了,等你接到电话,说不定把饭店都搬走了。”云采荷宽慰道:“不至于,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白玉姬疑窦丛生,道:“阿姨,你怎么对我们这么好?”云采荷先是一怔,继而笑言道:“你们掏钱租房,我当然得对你们好了。”白玉姬惑然道:“您对以前的租客都这样,还是就对我这样?”云采荷坦然自若,道:“当然都这样了,我得一碗水端平,如果你们不租,这房子不就闲下来了,钱虽然不多,可每个月又少千把块。”白玉姬半信半疑,道:“阿姨,您可比我们的房东好多了。”
马交虎帮腔道:“我们滨海人都很热情,你慢慢就知道了。”
云采荷点一点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对,滨海人都很不错。”
房子以前本来就是饭店,稍作整理,再置换些餐具厨具用品,便选个日子开张了。
开始时生意比较冷淡,也在意料之中。可一个月过后,还是没什么顾客。
创业看似简单,做起来绝非易事。那些成千万的创业者,谁没被困难击倒过?有的甚至半途而废,最终一事无成。这世从没有顺风顺水之事,最终成功者,都是克服许多困难,才取得最后胜利。当然,有强大靠山和背景者,或资金雄厚之人,皆不计其内。他们并非创业,而是在玩金钱游戏。
马交虎忍不住打起退堂鼓,道:“毛哥,我就说开在这不行吧。”毛剑平毫不在意,道:“万事开头难,再坚持坚持。”马交虎长吁一口气,皱眉道:“坚持个毛线,月赔了多少?”毛剑平略想了想,道:“除去开销,将近五百。”马交虎有些精神萎靡,道:“照这样下去,我们非赔得卖内裤不可。”毛剑平安慰道:“别那么消极,慢慢会好的。”马交虎道:“这个月要再赔钱,我可坚持不住了。”毛剑平若有所思,道:“是得想想办法,弄个什么特色菜。”马交虎卧在店外躺椅,心灰意懒的抽口烟,道:“能弄什么特色,满大街都是面馆。”毛剑平坐在他对面矮凳子,道:“你不是喜欢吃牛肉吗,咱们炸些牛肉丸子,弄个牛肉丸子面,怎么样?”马交虎感慨系之,道:“怎么样都行,只要有人来吃,别说牛肉面,龙肉也行。”毛剑平笑呵呵道:“你脑子比我聪明,快想个高招。”马交虎缓缓坐直身体,道:“你是厨师,我能想什么高招?”毛剑平道:“南方湿气重,改成牛肉辣面怎么样?”马交虎质疑道:“滨海人虽然吃辣,可都放一点点,你要做的太辣,还不把人菊花吃残喽?”毛剑平睁大双眼,道:“我草,这正说面的事嘞,你特么提什么菊花,恶心不恶心啊?”马交虎盯住街的车水马龙,开启胡思乱想模式。
街斜对面开了一家奶茶店,生意非常红火,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此时也不例外。
马交虎直勾勾痴望半响,忽道:“毛哥,凉茶辣面怎么样?”毛剑平听得满头雾水,道:“什么凉茶辣面?”马交虎煞有介事,道:“就按你说的,咱们炸些牛肉丸子,改成牛肉辣面,每碗面再赠送一杯薄荷凉茶,这样不但面吃的少,以后还能兼卖凉茶。”毛剑平道:“现在都快入冬了,还给人喝凉茶行吗?”马交虎精神抖擞,道:“冬天改成菊花冰糖茶,里面再加点枸杞,天冷了既能暖身,又能败火。”毛剑平讥笑道:“你今天疯了啊,怎么净跟菊花干了?”马交虎神色一本正经,道:“别废话,你说行不行?”毛剑平道:“我看可以。”马交虎道:“以前清汤不行,咱们换一种汤。”毛剑平道:“换什么汤?”马交虎随即娓娓言道,:“你去市场买些牛骨,然后用大锅炖汤,等汤炖好之后,再放大料辣椒,熬煮成红油汤,把油面往里一涮,这样做是不是很出味?”毛剑平垂首稍加思索,回道:“那当然,味道肯定很好。”马交虎腾地站起身来,意气风发的道:“那就这么办,先关门一天,我们俩去采购。”毛剑平讶异道:“好好的关门干嘛,我在这看门店,你自己去就行,万一有人来怎么办?”马交虎旋推搡他,旋催促道:“别啰嗦了,不差这一天,你去买菜,我得打个广告牌。”毛剑平一脸迷惘,道:“什么广告牌?”马交虎道:“马家牛肉辣面,怎么样?”毛剑平道:“好,就叫马家牛肉辣面!”
捱至三天之后,饭店重新开张,原来的阿毛炒面馆,已经换成了马家牛肉辣面。
毛剑平也没办法,按照马交虎想法,牛骨汤必须得把骨髓炖出来,才能加入辣椒大料熬煮。
你还别说,生意果然比以前兴盛起来,不到半个月,便扭亏为盈了。
毛剑平高兴,马交虎也高兴,连白玉姬也喜得眉开眼笑,时常带同学们光顾。
是夜,马家面馆内。忙忙碌碌一天,大家都累得腰酸背痛。
毛剑平炒了几盘菜放在桌,喊道:“弟妹,拿三瓶啤酒过来。”白玉姬从冰箱里取出两瓶啤酒,笑盈盈道:“你们俩喝吧,我不会喝酒。”却闻马交虎边数钱边落座,道:“毛哥,今天生意比昨天还好。”毛剑平坐在他对面,道:“多少?”马交虎神秘兮兮,道:“你猜,你肯定猜不到。”毛剑平道:“我记得昨天卖了九十多碗,九百多块钱,今天要是比昨天还好,应该有一百碗吧?”马交虎摇了摇头,道:“再猜!”白玉姬道:“一百一?”马交虎举着食指在二人眼前晃了晃,道:“你们俩继续猜!”毛剑平顿时愕然一怔,道:“天啦个噜,不会有一百五十碗吧?”马交虎郑重其辞,道:“差三碗,一百四十七!”喜得白玉姬乐不可支,道:“老公,那咱们再吃三碗,我付钱,凑够一百五十碗!”
毛剑平也激动的跳起来,道:“我擦,真的假的?别急,我去算算啊,”
白玉姬“噗呲”一笑,道:“谁急了,是你自己着急。
毛剑平匆匆跑到柜台内,食指哆嗦着连摁计算机:“一碗十块,一百五十碗就是一千五百块,除去每天房租水电费一百,牛肉五百,牛骨两百,面条一百,也就是说,我们挣了六百块?”算完仍不相信,瞪目看向两人。
马交虎用牙齿咬开瓶盖,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半瓶啤酒,慷慨激昂的道:“没错!照这样下去,用不了一个星期,我们就能收回成本!”白玉姬忙递给他一个瓶起子,温柔体贴,道:“小心点,别把嘴角划破了。”马交虎笑得合不拢嘴,道:“没事,今天高兴。”白玉姬辩驳道:“帐不是这么算的,还有你们俩工资呢?”
毛剑平忙不迭言道:“对对对,弟妹说的太对了。工资我算两千,阿虎两千,再给弟妹发两千,合计每天两百,六百减去两百,那还赚四百嘞!”白玉姬冲他连连摆手,推辞道:“别算我的,我有空就来帮帮忙而已。”毛剑平毅然回道:“那怎么行,你整天也操不少心。”白玉姬笑道:“行了,快来吃饭吧。”毛剑平走来坐下,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兄弟,还是你主意好。”
白玉姬便双手拥住马交虎胳膊,得意洋洋的道:“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老公。”又对马交虎娇声道:“噢,老公!”毛剑平附和道:“弟妹有眼光,毛哥也有眼光。”白玉姬笑道:“他又不娶你,你有什么眼光?”毛剑平正心诚意,道:“他是我在滨海唯一的好弟兄,你说哥有眼光吗?”
马交虎接过二人话柄,道:“行了行了,快别吹了,再吹牛肉都不用炖,直接能被你们吹熟。来,干杯!”
白玉姬落落大方,道:“那我以茶代酒敬你们,老公、毛哥辛苦了。”毛剑平倒满一杯啤酒,双手递给她,道:“那怎么行,今天必须得喝酒!”白玉姬眨巴眨巴一双美目,道:“老公?”马交虎满不在乎,道:“就两杯酒,没关系,喝罢,喝多我背你回去。”白玉姬这才接住,道:“干杯!”
三人共同举杯,碰过一饮而下。
白玉姬挑了一大块牛肉,放在马交虎面前小碟里,道:“你们俩能忙过来吗,我看再找个服务员吧?”马交虎夹起塞进嘴中,咀嚼着道:“我这倒没事,厨房的活比较重。”毛剑平点根香烟,道:“再干几天吧,我们先招两个人,一个当服务员,一个厨房小工,行么,兄弟。”马交虎不假思索,道:“我看行,小工可以帮你洗碗。”毛剑平道:“同意,要不是弟妹每天来帮忙,别说做面了,光洗碗就得累死我。”白玉姬道:“勤工俭学的行吗,工资低。”马交虎道:“你是说你们师院的学生?”白玉姬螓首点点,道:“对呀,反正顾客多的时候,学校里正好下课,应该不难招到人。”毛剑平道:“晚还可以,那中午呢?”马交虎质疑道:“是啊,现在中午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白玉姬沉吟片刻,道:“那就厨房招个小工,碗筷等我们来了再刷。”马交虎婉拒道:“太麻烦,服务员每月五百,学生怎么也得三百,省不下多少钱。”
白玉姬坚持己见,道:“省一点算一点,两百块钱就够买牛骨了,你仔细想想老公,那边工资省两百,等于不用出骨头钱,这么来回一算,是不是能省下四百?”
毛剑平听得如坠烟雾,道:“你说清楚点,我没听明白。”
白玉姬道:“如果用勤工俭学的学生,工资是不是省下两百?”
毛剑平道:“对。”
白玉姬道:“那用这两百去买牛骨,原来买骨头的钱是不是也省下了?”
毛剑平道:“对啊。”
白玉姬道:“这不得了,里外里不就省下四百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