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难道是基因突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楚璃雪等人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了,蒋镇已经准备下葬,可是守卫们不许蒋家人出去,还说可以在自家院子里挖个坑埋了。
当楚璃雪等人来到蒋国公府的时候,守卫们因为之前受过教训,自然是不敢上前阻拦的,让楚璃雪十分不理解的是,为何蒋镇会中毒,他一个没有功名也不出众的公子哥,谁会想着害他呢?
可蒋国公夫人却不这么认为,她将楚璃雪跟蒋天看成是一体的,只要是帮助蒋天的人,那就都是她的敌人,可是她却忘记了,这几个月来,她所吃的粮食跟蔬菜可都是出自于宸王府。
“宸王妃,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儿子啊,我的一个儿子已经被你害的逃走躲了起来,另一个儿子你也要害死,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啊,难道就因为你跟蒋天交好吗?”语毕,蒋白氏嚎啕大哭起来。
楚璃雪并没有即可反驳,只是淡淡的看向了蒋天,希望蒋天可以给他一个答案,可蒋天耸耸肩双手一摊,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模样。无奈,楚璃雪又看向了凌亦君,凌亦君提出验尸,可蒋白氏死活都不同意。
“蒋国公夫人,你若不想你儿子死的不明不白的,就让我验尸,我药王谷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愿意看的。”凌亦君冷声道。旋即负手而立一旁。
“是啊,娘,不能让哥哥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若是知道凶手是谁,我们就给哥哥报仇。”蒋月蓉看着楚璃雪冷声道。
那模样就好像认定了楚璃雪是凶手一般,可现在楚璃雪没那个心思跟她争辩什么,若是不查出蒋镇的真正死因,恐怕蒋国公府其他人也会遭殃,只是不清楚这件事情是针对蒋国公府的某个人,还是有人针对整个蒋国公府而来的。
家丁们将蒋镇的尸体抬了出来摆在地上,凌亦君围着尸体走了一圈,淡淡道:“是番木鳖毒。”
“番木鳖?”楚璃雪疑惑道。这个毒药她是听过的,此毒无色无味,而且很容易渗透在食材之中。
“是的,正是番木鳖。”
“可是这些菜肴为了怕人做手脚,蒋国公府都是要检查验收的呀。”残雪淡淡道。
听到残雪的声音,蒋白氏睨了残雪一眼,“真是个没有规矩的丫头。”
“的确,菜肴都是要经过检查的,其他的菜肴都没事,只有鱼出了问题。”蒋天双眸微眯道。
厨房的管事一听,跪在地上大呼冤枉,“国公爷,真的与小人无关啊,今天冯义送来了菜,说是只有一条鱼了,奴才想着您与世子爷都爱吃鱼,就给留下来了,而且那鱼很新鲜,更何况还洗过了两边,就算有人下毒,也应该都冲掉了呀。”
这就奇怪了,往鱼身上下毒,就按照周管事的话,冲洗了两次,若毒粉是撒在表面的,一定可以冲洗干净的,那么如果毒是下在了鱼肉里呢?那会不会中毒?
倏然,楚璃雪想到了什么,“周管事,你方才说国公爷与世子都喜欢吃鱼,而这鱼你原本也是打算给国公爷跟世子吃的?”
“是啊,王妃,可前天国公爷旧疾复发,大夫说不让吃鱼虾这类发的东西,本来说做好了给世子爷送去,可世子近来身体不好一直服药,小的本来想着把鱼先放在冰室里,等他们好了再拿出来做的吃,谁知道三公子过来看到了,吵着非要吃鱼不可,小的无奈,只能把鱼做好了给三公子送去了。”
原来如此,看来对方想毒死的人是蒋国公与蒋天,或者说,目标就是蒋天,只不过阴差阳错的,让蒋镇当了替死鬼而已。说起来,这个蒋镇还真是死的有些冤枉,连自己为何会死都不知道。
“老周,你不是说冯义说他在山脚下遇到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还给了他一支人参带进府吗?”风叔似乎想到了什么,提醒周管事道。
“对,是有这么回事,今天国公爷跟世子爷还有夫人喝的人参鸡汤,就是冯义捎来的,那人还让冯义捎了一句话,说是他是夫人最惦记的人。”
语毕,众人就是不用想也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国公夫人最惦记的人,还带了人参,不是潜逃的蒋南又会是谁?这样的话,就全都能说通了,蒋南跟蒋天向来不和,而且蒋南想要对付蒋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更何况此次蒋国公府被圈禁,也跟蒋南逃狱有关,而蒋南被抓,蒋天也是暗中出力的,这么说来,毒是蒋南下的无疑,目的就是要害死蒋天。
在鱼中下毒到是一个巧妙的办法,只是做这件事的人太蠢了点,主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莫非他是以为那幕后之人会一直的暗中保护他吗?也不见得吧。
“不会的,不会的,不是会南儿的,南儿不会害死自己的亲弟弟的。”国公夫人含泪道。听了周管事的说辞,她也知道对方就是蒋南,可是蒋南怎么会去害死蒋镇?他们可是同母所生的亲兄弟啊。
“哼,他当然不会害死自己的弟弟,他是要害死蒋国公才对。”楚璃雪祸水东引,直接将这项弑父大罪扣到了蒋南的头上,残害手足不足以死,但是弑父可是大罪,犯罪之人要受凌迟之刑的。
闻言,蒋国公气的猛咳几声,“逆子,逆子,竟然敢起了弑父的念头,都是你交出来的好儿子。”
蒋国公气的上气不接下气,风叔见状赶忙上前,轻轻的帮助蒋国公抚这胸口,希望他可以平静下来。
楚璃雪与蒋天互换了一个眼神,又看了看宁王、上官天宇和宸王,这才淡淡开口,“蒋国公,弑父是大罪,如果他不是您的亲生儿子呢?那么这项罪名可就无法坐实了。”
“什么?你说什么?”蒋国公狐疑道。
“我是说,如果蒋南并非国公爷亲生的呢?又何来的弑父之罪呢?”楚璃雪依旧平淡道。
闻言,蒋国公只是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可是蒋白氏却跳了出来,指着楚璃雪的鼻子大声骂道:“宸王妃,你不要胡说,蒋南怎么会不是国公爷的亲生儿子,你这是要坏了蒋国公府的名声吗?”
“白氏,你不要跟我吼,有理不在声高,既然你一定要说蒋南是蒋国公的亲生儿子,那么我说一个人,看你是否听过。”
“什么人?”蒋白氏语气急促道。
“安王。”
闻言,蒋白氏的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安王,她是怎么知道安王的?这件事早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年少的她与安王相识,私定终身,还珠胎暗结,本想着安王会迎娶自己做个侧妃,但没想到,安王却不在理会自己,而白家又为了巩固势力,将她嫁给了蒋国公为侧妃。
可当初蒋国公与妻子十分恩爱,蒋国公的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可是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总不能就这样的生下孩子啊,到时候蒋家跟白家都不会饶了她的。
终于让她等到的机会,当时的国公夫人林氏要去山上的天王庙求子,当晚回不来,她便趁着这个机会在蒋国公的酒中下了迷情药,等蒋国公清醒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她,到了生产之前,她又买通了产婆,说孩子是早产了一个多月,这才瞒了过去。却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居然还能被人查出来,看来她的气数已尽了。可是为了保护她其余的孩子,她不能承认,若是她承认了,那么月蓉怎么办?还有蒋镇,蒋镇是死无全尸的。
思及此,白氏正了正神色,“王妃真是会开玩笑,这件事跟安王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看镇儿的模样,跟国公爷还是很像的。”
“呵呵,白氏,你不要想着岔开话题,本妃第一次见到蒋南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容貌与蒋国公一点也不像,再看看蒋天跟蒋镇,眉眼都跟蒋国公一样的好看,可蒋南偏偏是个耗子眼,模样不似你,更不像国公爷,你是想说他基因突变吗?”
此言一出,凌亦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引来的宁王与宸王的不满,虽然这句话是很好笑,可是在这样的场合要懂得考虑蒋国公的心情,不可以笑的这么放肆,而他们也只是在强忍罢了。
“宸王妃,老夫谢谢你了。其实我一直都很怀疑蒋南的身份,只是我自欺欺人罢了,我不想别人知道,蒋南并非我的亲生儿子,这对男人来说是一种耻辱,我不希望背着这个耻辱带进棺材里去。”
“蒋国公,你放心,今天的我们的谈话,也只有这些人知道,明日朝堂上王爷会跟皇上奏请,说明蒋南并非你亲生的儿子,而是蒋白氏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从外面买了一个孩子充数,这样最多就是一个后院争宠的事情,不知道蒋国公可同意?”
蒋国公略思忖片刻,点点头,同意了楚璃雪提出的方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