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蒋国公府传死讯(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国公夫人最惦记的人?莫非是蒋南?他还敢出现在山下?哼,要不是他,蒋国公府也不闹到如今这般地步。思及此,厨房管事打开红布包,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支上好的人参。
虽然送东西的人不怎么样,可是这人参却是一个好东西,正好最近国公爷旧疾复发,吃人参还能补补身体。思及此,厨房管事命人杀了一只鸡,又检查了人参没什么大问题,就开始准备人参鸡汤了。
正在此时,风叔朝着这边走来,与冯义打过招呼后,望向厨房管事,“老周,昨日送来的蜜桔还有吗?世子这两天有些咳嗽,听宸王妃说,用橘子皮泡水喝对咳嗽有缓解的作用。”
“有,有,有,我给世子爷留着呢。这几天变天了,世子爷的身体还好吧?”老周边说边将一小筐的蜜桔送到了风叔的手中。
“哦,对了,今天有鱼,世子爷最喜欢吃鱼了,一会儿清蒸了给世子爷送去。”老周笑着道。
“不用了,世子爷最近在服药,大夫不让吃鱼虾类的海鲜,不如看看其他院落的谁想吃做的吃吧。”
“嗨,现在天气渐渐凉了,渔民打的鱼也少了很多,这鱼我一会儿放在冰库里,等世子爷想吃了,我再拿出来给他做。”老周柔声道。
他们都是蒋国公府的老人了,蒋天等人又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看着长大的,如今大公子蒋南外逃,世子爷一直身子骨不好,唯一一个健壮的,还整日里不务正业的,让他们看了怎么会不寒心呢。
老周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不悦的男声,“他不能吃鱼,本公子吃,难道这鱼除了他蒋天,别人就吃不得了吗?”顺着声音望去,蒋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厨房的院子里,平日里他可是不会来这里的。
“呵呵,原来是三公子,世子爷喜欢吃鱼,这全府的人都是知道的,只是近日……”
“好了,你们眼里只有那个残废是吗?告诉你们,别看他现在还是世子身份,可就他那身子骨,搞不好哪一天就死了,到时候,整个蒋国公府就是本公子的,你们都给本公子放聪明些。”
“可是……”老周还想说什么,可是风叔拉住了他。
“可是什么?麻溜儿的把鱼洗干净蒸好了给本公子送到房里来,如果怠慢了,你们整个厨房的就三天不许吃饭。”语毕,蒋镇甩袖离去。
闻言,厨房里的人心中一惊,现在这日子过的已经很难了,再三天不给饭吃,那他们也就不用活了,“风叔,你拉着我管你什么啊?国公爷也说了,有鱼就先给世子爷吃吗?可是三公子他……”
“好了,老周,要是三公子想吃鱼,就给他了,今日国公爷旧疾复发吃不得鱼,世子爷服药期间,大夫嘱咐了也要忌口,看来这鱼,就是该三公子得的。”风叔笑着安慰道。语毕,风叔捧着一小筐的蜜桔离去。
回到蒋天居住的浅云居,而这浅云居原本也不是这个名字,当初蒋国公与蒋天的母亲刚刚成婚不久,便将这个院落的名字改名为浅云居,就是用了蒋天母亲的闺名,林浅云命名的。
蒋天母亲去世后,他就求着父亲搬到了母亲生前居住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感受道他母亲的气息,这也是蒋天一直以来真心守护的地方。
“世子爷,我回来了。”风叔笑着道。
“风叔,我还是觉得你叫我公子顺耳些,你知道的,我根本不稀罕什么世子之位的。”
“世子,我知道您不稀罕,可是国公爷只希望您能继承他的爵位,而且,不管你是世子,还说公子,都是我的主子,称呼什么都是一样的。”
“风叔……”
“好了,快尝尝这些蜜桔,一会儿我拿些橘子皮在炉子旁边烘干了,给你泡水喝。”
“呵呵,这个法子又是王妃告诉你的吧。”
“是啊,若不是知道清河郡主就是以前的宸王妃,还真的会让人误会,现在的王妃是让女鬼给附身了呢。”
“怎么说?”
“公子,听说宸王妃又开了一个什么母婴生活馆的,说是专门照顾怀孕的妇人跟刚刚生产完的妇人,婴儿的抚育也有。城里有一富贵人家的儿媳妇生孩子,就在那店里生的,而且照顾的十分的周全,现在城里有钱的都去那里生孩子,坐月子什么的了。”
“啊……”听了风叔的说辞,蒋天愣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有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就好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
他早就该想到的,楚璃雪那般聪慧的人,什么事也不会难倒她的,这个母婴生活馆他是听楚璃雪说过的,但是后来因为攻打南楚一事,就给耽搁了下来,如今她又重新启动生意项目,就不怕被有心之人发现她的身份吗?
“世子爷,你再想什么呢?”风叔看到蒋天在发愣,旋即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没什么,下次看到冯义,让他转告宸王妃,就说生意重要,身体更重要,别累坏了身体。”
“哎,好的,下次见到冯义,我一定让他转达。”风叔笑着道。
世子爷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心里一直都在惦记宸王妃,只可惜啊,对方两次都嫁给了宸王,看来这缘分还真是上天注定的呢。
厨房间,将一条三斤重的鲈鱼清蒸好了,又带着几样蒋镇爱吃的菜,陆陆续续的送到了常乐居。
常乐居,常乐居,知足才能常乐,说明蒋国公一直在提醒蒋镇,要懂得知足,可他呢,偏偏是个不知足的人,这正因为是这个缘故,才将他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蒋镇看着厨房里的人将一条大鲈鱼摆在了自己面前,脸上的得意是藏不住的,看来是他刚才的威吓起到了作用,否则这么新鲜的一条大鱼,岂不是得等到蒋天不用服药的时候吃了?
“嗯,老周,你做事还是比较稳妥的,你们都记着,谁将来是这个府里的主子,还没有定论,所以不要盲目的追随一个残废,否则押错了宝,吃苦受罪的也只有你们自己了。”
“是。”众人异口同声道。
“嗯,好了,本公子要用膳了,你们也都回去吃饭吧,以后有好吃好喝的想着本公子点,本公子日后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厨房众人依旧回答一个字,平日里这个蒋三公子就喜欢欺压他们厨房的人,今日有这样对待他们,自然不会跟他多说什么了。
看着厨房里众人离去,蒋镇看着一桌子的菜肴,心里十分得意,随即喊来了自己院里的管事,坐在一起陪他喝酒。
“这些酒还真是不错,不知道是哪里送来的。”
“哦,这酒是梅花酒,好像是采摘了新鲜梅花酿造的,据说要埋在地下两年才能取出来喝呢。”
“哦?是吗?我就说这酒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味呢。”蒋镇端着酒杯在鼻下轻轻嗅着道。
“三哥,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品酒,也不想想办法把大家都救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蒋月蓉来到了蒋镇的房门前,当她看到蒋镇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登时火冒三丈,她的大哥害的全家被圈禁,自己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二哥素来与她不亲厚,三哥呢?更是一个只知道自己享受的人,至于那个庶妹,也不愿意跟她亲近,她想找一个吐苦水,发牢骚的人都没有了。
“我能怎么样?如今整个府都被看管了起来,连个消息都传递不出去,就算传递出去了,又有谁会出手相助?大哥做事太狠了,他贪污了修筑河堤的钱,还烧粮草,他现在倒是逃出了大牢,可我们却成了犯人,若此时还不及时享乐,哪一天皇上一道圣旨下来,我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蒋镇淡淡道。随即端起酒杯一口饮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