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以歌传信(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苏通的事情很快过去,皇上依旧兴致勃勃的与众人饮酒谈笑,宾客们也很快忘记了方才的不快,本来就与他们无关,既然热闹看完了,就没什么打不了的。


宴会进行到了**,皇上提议各家小姐公子表演节目,既然是皇上金口一开,众人自然的乐意的。


本来他们带着自家子女参加各种宴会就是为了去选儿媳跟女婿的,这次没看上,下次或许就可以配成良缘。


沈若冰做为刑部之女,又是这次蔷薇盛会容貌较为出挑的一个,自然也想着在这次宴会中让宸王对她刮目相看。


之前他听闻,宸王就是因为一支歌舞对宸王妃情有独钟的,她在家中苦练了两年的舞蹈,今天一定会引起宸王的注意,当初还想着能做个侧妃也是好的,可现在不同了,宸王妃已死,宸王妃的位置,她当然可以努力一搏。


“臣女沈若冰,愿意为大家跳上一支舞,为清河郡主庆祝。”


“好,那你开始吧。”皇上淡淡道。


“皇上,臣女有一请求,素闻宸王殿下的箫吹的很好,不知道宸王殿下是否愿意跟臣女配合一曲踏歌行?”


众人看向宸王,宸王的一管玉箫吹的十分动听,只是他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谁也不会去惹他,更何况宸王只为宸王妃吹过一曲春江花月夜,而这也仅仅是传闻而已。


“沈小姐怕是要失望了,本王不会这首曲子,而且也没打算跟谁合作表演。”语毕,便又自斟自饮了起来。


沈若冰登时面色难看,场内已经有人发出了轻笑声,更有甚者言语讥讽。


“哼,居然还敢想跟宸王给她伴奏,宸王那是什么人啊,除了宸王妃,谁可以让他给一个笑脸的。”


“就是,就是,想要出风头,反而被人嫌弃了,活该,活该。”


这些话落入了沈若冰的耳中,精致的脸蛋也变的有些扭曲了,可是既然已经答应要表演了,总不能就这样的走下台去啊,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呢。


思及此,沈若冰淡淡道:“既然王爷不会,那就由小女单独表演吧。”语毕,便有婢女吹箫为其伴奏,只见沈若冰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让人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舞动间沈若冰还不忘眼神看向了宸王落座的方向,怎么难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宸王依旧自斟自饮,对她的表演毫不关心。


宸王本就不打算参加这个蔷薇宴会,若不是姑姑认了个义女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他才懒得参加呢。倒不如在房里饮酒,最起码微醉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她。


沈若冰的心思在场之人都看在了眼里,太后本想着将这沈若冰赐婚给宸王为妃,可是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够聪明,看她如此喜欢宸王,怕是夜不会为其所用,最后也只能作罢。


一曲毕,沈若冰缓缓起身,朝着上座的几人行礼,慢慢退下。


“沈姐姐的古琴弹的真好。”朱云兰鼓掌笑着道。


“沈小姐舞蹈跳的的确不错,可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宸王哥哥是不会看上你的。”曦月不忘泼冷水道。


她就是看不惯那些做作的小姐们,整日里就是弹琴、画画、要不就是在一起说人是非。所学的才艺不是为了兴趣,而是为了某些目的,这样的人,曦月是不愿意与之为伍的。反而楚璃雪的性情让她觉得十分的投缘。


“曦月郡主,这是在嘲笑在下吗?难道我喜欢宸王殿下也有错吗?”沈若冰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道。


“本郡主并非嘲笑你,你喜欢宸王哥哥没有错,只是你给宸王哥哥带来困扰那就不好了。”曦月淡淡道。


登时,沈若冰面色一白,这不是在说她不知羞耻的纠缠宸王吗?就是是纠缠了又如何,宸王又不是她的,为何不能纠缠。


“郡主如此看不上我,可是郡主自认为可以拴住宸王的心吗?”沈若冰冷声道。


闻言,曦月怒极,这是在说她喜欢自己的堂兄吗?真是小人之心。曦月刚要开口反驳,被楚璃雪一把拉住。


须臾,便听到楚璃雪淡淡开口,“沈小姐何必要这样误会曦月郡主,郡主不过就是告诉你一个事实罢了,沈小姐如此的迁怒于她人,就不怕让其他王孙公子厌烦吗?”


一句话说的不咸不淡的,让沈若冰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曦月郡主她自然是得罪不起的,但是也不能就此眼下这口气啊。旋即挑衅道:“既然郡主看不上小女的才艺,想来郡主的才艺更是绝佳,要不然就请郡主赐教一下吧。”


曦月看了看楚璃雪,一脸的求助模样,她喜欢武功,不喜欢那些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要是说让她表演武功,那她一定打的沈若冰满地找牙,若是歌舞一类的,她还是不去丢人现眼了。


“沈小姐这真是强人所难了,曦月公主今日穿的是劲装,又如何能表演才艺,沈小姐以自己的优势压人,这未免也太……”


“看来清河郡主也很看不上小女的才艺呢,要不然清河郡主也可以代替曦月公主表演。”


沈若冰早已忘记她如今身在长公主府了,如此的咄咄逼人,吓得她爹娘冷汗直冒,就算是义女,人家也是郡主,怎么敢如此叫嚣,就不怕人家秋后算账吗?


“好吧,既然沈小姐那么想看本郡主的才艺,那就献丑了。”旋即,楚璃雪朝香芝点点头,示意她去把古琴拿来。


香芝抱着古琴走了过来,古琴是由上好的檀木制成,琴身雕龙纹凤,琴弦紧若游丝。古琴乃宫中名匠所造。是当年太后送给长公主的陪嫁之物。如今长公主又送给了她。


楚璃雪朝着上座几人微微福身,婉婉落座。玉指轻扬,露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抚上琴面,凝气深思,琴声徒然在殿上响起,琴音婉转又有些哀愁,旋即,楚璃雪红唇轻启,歌声缓缓飘出。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的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众人听得入神,只有宸王感到震惊,这首歌除了宸王之外,没有人听过,那么能唱出这首歌的人必定是楚璃雪无疑。


宸王登时湿了眼眶,她回来了,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一曲毕,众人还在回味无穷,皇上领头鼓起掌来,“好歌喉,好曲调,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朕从未听过。”


“回皇上,这首歌名叫清平调,是我家乡的一首曲子。”楚璃雪淡淡道。心中朝着西方拜了一拜,遥遥还念一下这首歌的原唱。


“清平调?很好听,烦请郡主将其写出来,朕在宫中也可以时时聆听。”皇上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不屑于宫中的荣华富贵的,更何况都说药王谷富可敌国,她就更加不稀罕了。


“是,皇上,稍后清河就将曲谱写下,交给钱公公。”楚璃雪淡淡道。


宸王的失态很快被上官天宇发现,旋即轻轻碰了碰对方府手臂,“她回来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上官天宇听在耳中不敢置信的看向台上的人。原以为只是容貌相似,性情相似,却不知凤凰已经涅槃归来。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宾客中忽的有人说了这么一句,众人寻声望去正是那一袭白衣胜雪,面容俊美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蒋天。


从刚才见到楚璃雪的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是楚璃雪回来了,只是既然她自称是凌清雅想来一定有她的安排,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一直抱着看戏的态度静待事情的发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