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尊女宠(3)(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苏白卿嘴角的笑意淡了去,目不转睛的盯着崔祈,直盯的崔祈眼神飘忽,双颊泛红,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若是崔大人这么觉得,便这么觉得吧,本宫还有事,就不与崔大人在这儿闲聊了!”苏白卿说完微微颔首,带着小厮径自离开了!
崔祈有意阻拦,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人钉在了原地,别说拦人了,就连开口发声都难!
无助的她只能眼巴巴的盯着苏白卿,祈求他能来帮帮自己!
苏白卿只是扬唇一笑,眼里划过几道转瞬即逝的流光,看都没看崔祈一眼,离开了!
出了那御书房之后,苏白卿只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平常在枝头吱喳乱叫的鸟儿,都可爱了几分!
“主子,可是要回去?”小厮见苏白卿停下了脚步,不解的问!
“问得多死的就越快,有些事本宫自有定夺,用不着你来问我,若是在让本宫听到你嘴里蹦出一句废话,本宫就拔了你的舌头!”苏白卿眉梢眼角笑意不减,说的话却犹如警钟一样沉沉的砸在小厮身上!
他敛下了心思,恭恭敬敬的道:“是,主子!”
他知道,他指的并不只这一件事!这次也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但是无由的从心底里窜上来的那股凉意时时刻刻的都在提醒着他,面前的这个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但小厮不知道,在他身后的墙角后面,有一个金黄色的衣袍一闪而过!
苏白卿似笑非笑的收回目光,轻声道:“好不容易进了次宫,不好好逛逛,下次来就不知是何时了!”
“是,主子!”小厮知道了苏白卿的意思,眼里顿时亮了几分,忙不失跌的点了点头,生怕苏白卿会反悔一样!
苏白卿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在宫中游玩,只不过在宫中住了这么多年,总归是有一丝丝的感情的,更何况,他还有一件东西在这宫中未取出!
他最先去的是龙林宫!
龙林宫构造宏伟大气,朱红色的大门有上两个纯金狮子头筑成的门锁,大片大片的琉璃瓦扑在房顶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透明的光泽!走进去,琼楼玉宇,亭台楼阁,偌大的莲花池中数十条锦鲤正在嬉戏打闹,在莲花池的正中心有一头威猛的石狮子凶巴巴的张着大嘴,甘甜清冽的湖水从它的口中喷出,在耀眼阳光下,隐约可见彩虹的影子!
一切都没变啊,还是他走之前的样子!
苏白卿有些怀念的摸了摸莲花池壁,任凭湖水浸湿他如同上好玉脂般鲜嫩白皙的手!
“主子,水凉,小心身体!”小厮看苏白卿在那里不顾形象的蹲着,想开口提醒一下他这样是不和礼仪的,可是话到嘴边又想起了苏白卿刚刚对他说过的话,只能硬生生的换了个说法,一副为苏白卿着想的样子!
苏白卿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把手从清凉的池水中拿出,那只手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着水,苏白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小厮:“你,过来!”
“…”虽然不知道苏白卿又发什么疯,但小厮还是很听话的过去了!
苏白卿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湿手朝小厮身上蹭了蹭,蹭完之后万分嫌弃的看着自己的手,啧了一声:“真脏!”
小厮今天穿了一件浅色罗裳,这种衣服但凡脏了一点儿,就万分明显,而苏白卿刚刚蹭的位置,正好是他的胸前,那两个明晃晃的大手印就这么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小厮气的脸色通红!愤恨的瞪了一眼苏白卿之后,飞快的低下了头,狠狠地攥住了衣角,以此来遮挡住眼里闪过的羞脑以及仇恨!
可恶…今天要来宫里他可是兴奋了好一阵子,当今圣上虽说不近男色,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是不心动的,他也不例外,和其他人一样,他也祈求着凤帝能够看到他,然后和他春风一度,最后被带入宫中成为她的独宠,这样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可是…可是…
想到这儿他又抬头狠狠地瞪了苏白卿一眼!
就是因为这个人,连话都不会说,把凤帝气走了不算,现在竟还如此对他!
苏白卿对这个小厮心里的弯弯绕绕一清二楚,想利用他上位?也不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他苏白卿可是谁都能算计之辈?
“后宫那处还有一片小树林,我们去那儿看看,如何?”苏白卿笑的温柔无害,手持玉箫立在莲花池旁,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洒脱又温柔,让人听了只觉得春风拂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宁静惬意!
“是,主子!”小厮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若不是紧攥着衣角的手上爬出了一条条形状狰狞可怖的青筋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倒真像是一个唯命是从的奴才!
苏白卿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脚向着院后走去!

这片林子存在了多久了?苏白卿不知道,他只知道,自从他有记忆以来,这片林子就存在了!
苏白卿进了林子,这里的一草一木,还和以前相同,没有丝毫的变化,就连位置也不曾变过!
他忍不住的向着更深处走去,他记得,在林子的最深处有一颗需要十人环抱才能抱住的杨树,在那里,有他十年前偷跑进来悄悄藏起的秘密!
“你且先回去,剩下的路本宫自己走便可!”苏白卿并不想让小厮继续跟着他,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在让第二个人知道!
他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
小厮早就不想跟着他了,听到他说这话,别提有多开心了,但是他又不能太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欲言又止的问:“主子,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吗?”故作犹豫的语气!
苏白卿似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怎么?本宫怎么说也在这儿生活了十七载,还能丢了不成?”
“可是…”
“既然不想走那便别走了,本宫一人也无趣,只不过这深山野林的,难免有些猛兽出没…”苏白卿说到这儿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下,看到被他几句话就吓得颤抖不已的小厮时,他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本宫本想放你一马,不过既然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既然这林子如此凶险,主子还是和奴一起离开的好,免得出了什么意外,凤帝的怪罪奴自然是不怕的!但若是主子因此丢了性命,那奴是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的!”小厮目光划过苏白卿身后的一瞬间,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苏白卿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反转!
望着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苏白卿挑了挑眉,眼里满是浓浓的不屑,不回头他也知道,肯定是他那个可爱的皇姐在他身后了,不然像小厮那样的奴才又怎么会突然对他那么好?
“无事,毕竟本宫早就把你当兄弟看了,自然是挂心你的安危的,再说,要拿的本来就是本宫之物,本宫又怎会放心让你去涉险?”苏白卿面前挂着如三月春风般温暖柔和的笑意,一双潋滟的眸子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