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尊女宠(1)(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公子,公子,您慢点儿,奴追不上了!”
“一群蠢货,这点儿速度就追不上了,本王…公子要你们何用?”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不屑的撇了身后气喘吁吁的仆人一眼,语气刁蛮,活像一个小皇帝!
跟在后面的仆人们简直是欲哭无泪,凤帝今日好不容易心血来潮带着她们出来游玩一趟,虽说此时已十一月中旬,气候严寒,但能出来看看,不必关在那个金丝笼里,总归是开心的!
可是,可是,为啥要把这个小祖宗也带上啊!
五皇子,可能别人不知道,但是宫里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要说这五皇子做的混账事,可以绕皇城三百圈!
一岁时,打碎了母皇给父后珍珠玉镯!那玉镯可是在数千丈的海水孕育而成,全天下也没有几个!
二岁时,把武将军的养的一群大狗放了出去,好在除了咬死了几只牲畜之外,并没有咬伤人!
三岁时,大闹太女的生日宴…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不少大臣都上奏祈求当今圣上好好管教五皇子,可是人凤帝对于五皇子的所作所为倒是喜欢的紧,不但把那些上奏的人给驳回了,还纵容着五皇子,让他接着皮下去!
用凤帝的话说就是:“朕就这么一个皇子,自然是往天上宠的,更何况男孩子活泛一点也没什么,倒是多了几分可爱活泼!比起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故作温柔的贵公子可要好多了!”
凤帝都这么说了,他们那些做臣子的又能怎么样?即使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低头称是!
这样的溺爱也造就了五皇子那无法无天的性子!
“公子,您小心些,刚下了雪,地上滑的很,莫要摔了你这金贵的身子!”几个小厮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却不敢停下,只能呼哧呼哧的跟着跑!
五皇子暗暗翻了翻白眼,真是的,这些个奴才只会说这小心那小心的,剩下什么都不会,真是无趣!
苏白卿不想在理会他们,径直向前面的湖泊跑去!
他要去滑冰!
在宫中事事要讲规矩,什么都不能做,简直要把他给憋出病了,眼下好不容易出来了,还不好好的疯一疯,等回去又要做乖乖公子了!
眼看着五皇子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小厮们的一颗心都被提溜起来了,怦怦直跳,生怕这个小祖宗出了什么岔子!
他跑去的方向是这座宅子里荷花池的方向,跟了五皇子这么久,他们早就了解到五皇子的习性,自然也能推断出五皇子是要去做什么!
“公子——别去那儿!现下的冰还未结实,万万踩不得啊!”小厮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嘶吼道!
五皇子充耳不闻,一心只想着去那滑溜溜的冰面上滑刺溜!
刚踩上冰面的一瞬间,苏白卿轻轻的剁了两下脚,确认冰面足够厚,足够结实的时候,眉梢眼角都漾出了喜意!
他踮起双脚蹦了蹦,冰面依旧完好如初!
他眼中的喜意更甚,动作也越发的放肆!
越往湖中心那冰面就越开阔!天空阴沉沉的,大片大片的黑云压下来,空中已经飘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雪花儿!
苏白卿心情愉悦的朝着湖中心的方向滑去!
“不要啊,公子,快回来!”小厮刚刚赶到就看见那个小祖宗往湖中心走,吓得心脏都要骤停了!
苏白卿又哪里会理会他们那些,回身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向那湖中心走去!
“公子!公子!”小厮着急的大吼着,一边吼一边向苏白卿跌跌撞撞的跑过去!
这咋咋呼呼的声音,惊扰了一名在凉亭里作画的女童!
女童大约**岁的样子,身穿一袭锦衣华服,外罩银白色的貂皮披肩,及腰的长发未经束缚懒懒的披散在纤弱的后背上!一张过于白皙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即使听到这样不礼貌的大喊大叫,她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已经平淡如水!
“那边发生了何事?”她的声音很温柔,却抵不过语气中的过分淡然,两相结合,听上去就好像是一具没有丝毫感情的傀儡发出的声音一样!
一边的侍女听到她的发问,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小姐,怕不是这几日府上来的贵客在此游玩吧!”
“贵客?”这件事她是听有耳闻的,也没多问,继续着手里的画作!
知道一道直突天际的尖叫把她从画中拉起!
“啊!公子!公子!来了啊,有人吗?公子掉荷花池里了!快来人啊!”
女童手下的狼嚎一顿,一点浓墨在那张纸上渲染开来,精心画了一个时辰的画作,就这么被那一点本不该存在的浓墨给毁了!
她放下狼毫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步履有些匆忙的向着荷花池的方向而去!
侍女研磨的手一顿,眉眼垂了一瞬,遮住了里面细碎的流光,也跟了上去!
凉亭和莲花湖离得很近,只不过因为中间有几丛灌木挡着,这才两两不相望!
女童走的很快,到最后直接用了跑的,她顾不上那皑皑的灌木,直接冲了过去!
好在灌木虽密集枝丫却很细,女童瘦小的身体很轻易的就穿了过去!
在看到湖水中那只瘦弱的胳膊不断下沉的时候,女童不假思索的解开了围着的貂皮披风,一个纵身跳进了那冰冷刺骨的湖水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