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梅竹马(10)(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夏酒觉得奇怪,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她妆也不画了,抬腿就要出去!
小娇见她如此,手疾眼快的拦住了她:“小姐,底下的事情一会儿就会解决,你就不要下去了!打扮的美美的,等着顾先生来接就好了!”
夏酒不是傻子,刚刚原神色凝重的下去,莎莎又是那种眼神,现在小娇还这么拉着她,她知道,底下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东凉…会不会有危险?
一想到这儿,夏酒不自觉的就担心了起来!
“东凉在楼下吗?”夏酒问!
小娇顾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的老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来是了!
夏酒提起裙子就往门外跑,小娇刚要拦着就被夏酒一个闪身躲开了!
原本装修雅致的酒店大堂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到处都是桌椅的尸体和破碎的酒瓶杯子,巨大的横幅被人用力的撕下,孤苦无依的瘫倒在地!
前来参加婚礼的人瑟瑟发抖的缩在一角,极力的减轻着自己的存在感,不远处的墙壁上,还有着喷溅出来的红色液体,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腥气!
还未等夏酒找到顾东凉,一只大手就温柔的抚上了她的小手!
熟悉的温度传来,夏酒转头微微一笑:“小伙伴儿!”
顾东凉握着她的手,旁若无人的放在唇边吻了吻,眸子里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嗯,小酒今天真好看!”
夏酒被他无耻的举动搞得老脸一红,但是也没忘记正经事儿!
“这是怎么了?”
顾东凉的眸子依旧温暖如初,他清清淡淡的回答,好像这里发生的并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没什么,几只杂碎过来闹场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夏酒狐疑的盯着他,目光不自觉的转下了楼下瑟瑟发抖的客人!
这还叫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是夏酒?”一道低沉喑哑的女声响起!
夏酒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白裙的妇人站在一群黑衣男子身前,似笑不笑的盯着她,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贵气!
如果不是年纪太大了些,夏酒几乎要认为这是来抢亲的了!
夏酒矜持的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冷淡的回答:“我是!”
“呵!”女人不屑的轻笑出声,转头看向把夏酒死死锁在怀里的顾东凉:“这就是你找的老婆?”
顾东凉没理她,自从夏酒出现后,他满心满眼只剩下了夏酒,连一个眼神都不曾分给面前那个女人!
“萧家二小姐才是你应该喜欢的人,才配的上你,你和我回家,快点儿!”
“萧家二小姐?呵,那是谁?”顾东凉反问,脸色隐隐有些阴沉,但是顾及到夏酒在现场,终究是没有做出什么太可怕的表情!
夏酒看了看顾东凉,又看了看妇人,觉得还是先不说话为好!
“你的妻子!”妇人掷地有声的说!话语里有着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
“我的妻子不就在我怀里嘛!哪儿来的另一个?我看夫人是眼睛瞎了,找错了人!”顾东凉的唇边泛着讥诮的弧度,朗声道:“保安呢?把这些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扔到精神病院去,医药费她们出的起,就别报销了!”说完就要揽着夏酒离开这是非之地!
夏酒顺着顾东凉的步子回到了化妆间,顾东凉神色自若的盯了她半晌后,一张唇突然压下,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夏酒被吻得面上发红,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顾东凉伸手宠溺的抚着她的头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似乎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刻在脑海里一样!
虽然顾东凉平常也这样,但这次夏酒还是隐隐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同了!
顺着楼梯之间的缝隙看过去,妇人正在接电话,一张红唇一张一合的,到最后频率越来越快!
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她的嘴角,手机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夏酒一愣,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
感觉到推力,夏酒回过神来不解的看着顾东凉!
顾东凉缓缓凑近她耳边,暧昧的吐着气:“都说了多少次,能让你失神的只有我,怎么那么不听话呢?”
尾音微微上扬,有着几分诱惑的味道!
夏酒不轻不重的白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就被他打断了!
“你在这里好好的呆着,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去!听见没有?”顾东凉的话语里带着几丝严肃!
夏酒扬唇一笑,她早就看到了酒店墙壁上的弹痕,自然也知道顾东凉此举是想要做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