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 子洪口(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八路军这一突围,可把指挥部队攻打鲁庄的鲤登行一大佐气糊涂了,看看自己的第77联队伤亡惨重,而八路军却在最后时候突围了,这开的是什么玩笑么!
气急败坏的鲤登行一大佐,留下一部分兵力在鲁庄警戒,迎接旅团长阁下,救护伤兵,处理战死的皇军士兵的尸体,自己带着两个大队和联队炮兵,尾追八路军突围部队而来。
独二旅旅长李天佑在子洪口布设好阵地后,左等右等不见曾春鉴回来,早已经急的团团转了。他本来对自己的部队很有信心,认为无论遇上什么敌人,曾春鉴带的那个营都能应付,实在不行也可以走得脱。直到侦查员报告说曾春鉴率部队和鬼子在鲁庄对上了,鲁庄已被鬼子重兵包围,部队很难突围,李天佑心急火燎的去向徐向前报告,无论如何要派一个团去救援,只要能把鬼子的防线冲开一道口子,把部队接出来就行。
徐向前很为难,不去救援,曾春鉴率领的那个营很可能要被鬼子吃掉,去救援的话,就达不到歼敌一部的目的了。正琢磨着是不是放弃战役计划,把主力压上去,尽量击溃曰军,观察哨就报告游击第六支队通过子洪口往西去了,估计他们不知道师主力作战计划,赶去救援坚守鲁庄的部队去了。
徐向前就让李天佑不要急,子洪口距离鲁庄很近,随时可以增援,等游击第六支队上去打一下,看曾春鉴能不能借机突围再说。
时间不长,曾春鉴在第六游击支队接应下突围了,在隐蔽指挥所里看到曾春鉴稀稀拉拉的队伍,李天佑心疼的牙根疼,好在观察哨报告曰军跟踪而来,可以报这一箭之仇了。
鲤登行一大佐追到子洪口后,看八路军突围部队的身影淹没在大山中间弯弯曲曲的公路上,心生警惕,果断命令一个大队进谷沿公路继续追击,另一个大队占领子洪村,在子洪村建立指挥部,派出搜索队,搜索占领子洪口两边山崖阵地,命令联队炮兵在子洪口建立阵地,提供火力支援。
看到鬼子如此部署,徐向前叹了口气,只得调整部署,命令独一独、三旅快速消灭追进谷内的鬼子大队,完成任务后担任全师预备队。命令独二旅消灭企图抢占子洪口天险的鬼子搜索部队,吸引鬼子强攻子洪口,利用子洪口天险杀伤鬼子。
追进谷内的曰军大队长见谷内地形复杂,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追击速度,停下来举起望远镜朝山谷两面观察,才发觉这标准是个死地,只要中[***]队在山坡上有埋伏,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
鬼子大队长震惊之下,忙命令部队停止追击,原路返回,与主力汇合。
就在这个时候,八路军发动了,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埋伏在山梁上的八路军轻重机枪和山炮、迫击炮就劈头盖脸地打向了曰军大队的行军队伍。
曰军是精锐野战部队,遇袭后并不慌乱,而是马上就地卧倒,寻找隐蔽点,架设机枪和步兵炮、掷弹筒,实施反击。有的鬼子甚至就以已经被打死的鬼子尸体做掩体,在鬼子尸体上架起枪来进行反击。无奈这条峡谷过于狭窄,地形实在是不利于鬼子,八路军第一轮火力打击,就让鬼子死伤惨重,基本丧失掉了一半的战斗力。
见第一波打击效果明显,徐向前下令发动总攻,要快速解决战斗。
冲锋号响起来了,鬼子大队长一听就知道八路军发动总攻了,命令电台立即向联队长报告,请求联队长给以紧急战术指导,自己爬到一挺轻机枪跟前,指挥机枪反击。
很快,鬼子大队长就发现漫山遍野都是八路军,自己是彻底掉进八路军的伏击圈了。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忙命令电台再次给联队长发全体玉碎的诀别电报,烧毁队旗和文件。
不停地有八路军战士被打倒,不停地有鬼子被击毙。仅仅是一条可以容纳两辆马车通行的谷底官道上,鲜血已经把尘土浸透了。
曾春鉴和高尔华率领的突围部队撤进山谷后,形势就缓和了。高尔华不知道主力就隐蔽在两边的山上,还要继续向东南撤。曾春鉴知道大部队早已布好了伏击圈,这山林中、岩石后,到处都是警惕的眼睛和黑洞洞的枪口。看看距离子洪口已经有七、八里地了,正好是山谷小拐弯的地方,容易隐蔽部队打伏击,曾春鉴就不再撤了,他要参加伏击战,为牺牲的战士们报仇。
一听曾春鉴命令战士们就地隐蔽,准备战斗,高尔华以为这老红军的倔脾气犯了,还想和鬼子缠斗,就跑到曾春鉴跟前劝他赶快撤退,鬼子追上来就麻烦了。
曾春鉴看了看高尔华,觉得这女同志很勇敢,敢去鬼子包围圈中救人,就告诉她,鬼子马上就追上来了,要在这里打阻击,协助主力歼灭追进来的鬼子。
高尔华一听就明白这地方是主力预设的主战场,马上命令第六游击支队的战士们跟着主力部队的同志隐蔽埋伏,向他们学习如何打伏击战,自己也去爬到了曾春鉴身边,瞪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官道上的动静。
远远地看见鬼子上来了,高尔华忍不住扯了一下曾春鉴的衣袖,说了声“来了。”
曾春鉴狠狠地瞪了高尔华一眼,接着就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
眼看鬼子再有几步就可以进入自己的射程了,就见天上飞起两发信号弹,接着就是师炮兵营的炮击开始了。曾春鉴知道一会儿功夫主力就会发起总攻。果然,第一轮火力打击刚一停止,冲锋号就响了,八路军战士从树林中、岩石后冲了出来,边冲锋边投弹、边射击,朝谷底压去。
曾春鉴知道,再不冲锋的话,连口剩汤都喝不上了。虎地一声站起来,端起机枪吼道:“冲下去,杀!”领着战士们就向来路冲去。
没有跑多远,就见谷底到处是鬼子的尸体,鬼子残部躲在官道两边的路沿上,正向两边山坡上冲下来的八路军战士射击。
曾春鉴一挥手,战士们迅速找地形卧倒,架起枪噼里啪啦就干开了。
鬼子本来已经支撑不住了,曾春鉴他们这一打,就更是雪上加霜。因为鬼子就是再训练有素,也架不住八路军两个正规旅的攻击,何况这峡谷比当时115师打平型关战役时的地形更有利,读力师的炮火在刘一民收复太原后得到了加强,比当初115师的炮火要强大的多。一方是精心算计,以有备打无备;一方是掉入陷阱,垂死挣扎。因此,鬼子步兵大队没有能坚持多久,随着鬼子大队长在围上来的八路军战士一排排刺刀的寒光中把战刀戳进肚子里,鬼子步兵大队就彻底覆灭了。
这伏击战打的干净利索,伤亡也很小。战斗刚刚结束,战士们就开始打扫战场了。鬼子的武器弹药不用说了,就是军大衣、皮靴、子弹盒、武装带、钢盔、饭盒、水壶,那也是抢手货,战场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每个鬼子兵都是赤裸着身体、裹着一块兜裆布,躺在这冰冷的峡谷里。
就在独二旅、独三旅打响伏击战的时候,独一旅也在子洪口打响了追击战。
鬼子搜索部队分两路搜索子洪口两边山崖,结果爬到山顶上一看,乖乖,这山顶上竟然隐藏着数不清的八路军,无数的枪支都对着这群小鬼子。带队的鬼子小队长吃惊地忘记了发信号,也忘记了下达撤退或攻击的命令,揉了揉眼睛,再一细看,几把明晃晃的刺刀已经递到了胸前。鬼子小队长嗷地一声怪叫,就想转身逃跑,扑哧扑哧几声响,几把刺刀同时刺穿了他。
鬼子搜索队自然是很快就被独二师给吃掉了,几十人的搜索部队遇上拥有三个正规团的独二旅,是个傻子都知道是什么结局。
举着望远镜,把搜索部队被消灭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的鲤登行一大佐,心内吃惊,知道这子洪口内此时怕是已经成了龙潭虎穴了,马上命令炮兵开炮,轰炸子洪口可疑目标,命令给进谷追击的大队发报,要他们迅速撤回,又命令随自己行动的步兵大队做好救援接应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鲤登行一大佐看到了天上升起的信号弹,接着就听到了山谷内激烈的枪声,再接着就接连收到两封电报,一封是进山谷追击部队的求援电,第二封就是诀别电了。
鲤登行一大佐知道自己入谷追击的一个大队遇险了,可恶的支那人,该死的八路军,就会干这种设埋伏、搞偷袭的不入流的把戏,逮住机会就咬一口!
恼怒之下,鲤登行一大佐命令随行的步兵大队在炮火掩护下,强攻子洪口,占领子洪口天险,掩护入谷追击的大队突围。同时,鲤登行一大佐向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发报,报告一个大队因追击八路军突围部队而遭遇伏击的情况,请求旅团长迅速向自己靠拢。
李天佑在独一旅、独三旅发起攻击后,举着望远镜一直观察着山下曰军的动静,这个时候他最怕的是曰军逃跑,让他白忙活一场。这一见鬼子发起攻击,就笑了,忙命令独六团坚守阵地,坚决打退鬼子进攻;命令独四团在左、独五团在右,从两翼包抄这股曰军,坚决把鬼子吃掉。
第39旅团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接到鲤登行一大佐的电报后,大吃一惊,这第77联队在攻占鲁庄的战斗中损失惨重,现在一个大队眼见是不活了,要是鲤登行一大佐率领的大队再丢了,那步兵第77联队就名存实亡了。忙令已经赶到鲁庄的第78联队全力增援77联队,命令鲤登行一大佐立即停止对子洪口的攻击,就地构筑工事,严防八路军乘势袭击,一切待78联队赶到后再说。
接到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的命令,鲤登行一大佐马上就醒悟了,八路军先是固守鲁庄,接着是在峡谷里设伏,图谋的绝不止是一个大队,要是刚才自己贸然追进谷内,恐怕此时也要发玉碎电报了。
醒悟了的鲤登行一大佐,马上命令部队停止攻击,四个中队就在子洪村建立防守阵地,等待援兵赶到。
命令是下了,但是正在强攻子洪口的两个中队却回不来了,因为八路军读力师独二旅两翼迂回包抄的部队已经掩杀过来了。
看着漫山遍野的穿着灰军装的八路军掩杀过来,鲤登行一大佐大惊,一边向高木义人少将紧急求救,一边指挥留作预备队的两个中队拼命攻击,接应被围的两个中队;命令炮兵统统开炮,阻止八路军靠近村子。
独四团、独五团从子洪口两边山崖下来后,从两边扑向了正在强攻子洪口的两个鬼子中队。这两个中队的鬼子正分路强攻子洪口两侧的高地,本来山顶上的八路军依托阵地实施阻击,鬼子就攻不上去,独四团、独五团这一打,小鬼子猝不及防,被八路军的机枪、冲锋枪和手榴弹打的溃不成军,撒腿就跑,八路军衔尾急追,机关枪、冲锋枪、步枪朝鬼子后背可劲招呼,不停的有小鬼子中弹倒地。直到鬼子救援的两个中队和溃散的残兵合兵一处,李天佑见鬼子的炮火和重机枪火力太强,远处鬼子的坦克、装甲车和骑兵都在向子洪口赶来,才下令吹号,命令部队返回子洪口。
第39旅团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赶到子洪村后,一看77联队伤亡如此惨重,拉过鲤登行一大佐就是一顿耳光。打完以后,高木义人少将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太阳快要落山了,黑黝黝地子洪口张着一双随时准备吞噬皇军士兵生命的巨口,说不出的诡异和阴森,就下令部队撤退,返回鲁庄一线宿营。
这一仗从坚守鲁庄开始,到完整消灭一个鬼子大队、击溃两个中队,打死鬼子保守估计也有1500人,算得上一次大捷。徐向前立即向总部和军委报捷,并向第二战区和武汉军委会报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