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冀南风云(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刘磨头自以为得计,到八路军巨鹿前线司令部后,和陈再道、李箐玉称兄道弟,热络得象是多年未见的亲兄弟一样。
陈再道、李箐玉和教七旅参谋长李德光、政治部主任史然等人见不费一枪一弹收复刘磨头,心里也很高兴,对刘磨头、时汝南、邱庆福、王子耀等人也很热情,言谈之间把我党和八路军团结抗曰的政策对几个人再三宣传,双方就整编事宜进一步做了磋商,决定马上就派政工干部到刘磨头部队开展工作,将该部连夜开往南宫进行整编训练。
刘磨头等人返回部队后,宇文锋将谈判情况和自己的怀疑、担心向前指做了报告。陈再道、李箐玉、李德光、史然研究后,决定为了以防万一,派教十九团、教二十团护送刘磨头部前往南宫,留下教二十一团和旅直属部队、东进纵队解决巨鹿县保安团。
陈再道把前指的处置向冀南军区报告后,冀南军区立即向师部做了汇报。师部指示刘部必须就地缴械整编,以东进纵队和总部干部队为基础,编为冀南警备旅,设警备一、二、三团,任命刘磨头为旅长,李箐玉为政委,时汝南、陈再道为副旅长,各团、营、连军事干部由刘部人员充任,但刘部各级军官必须于今晚启程到南宫学习班学习,政工干部由东进支队和总部干部队充任。邱庆福、王子耀部分别编为冀南第一、第二警备支队。师部同时指示,鉴于刘磨头土匪出身,罪恶极大,判断刘磨头担心以后会受到严惩,必然不甘心被我整编,一定会耍花招。因此,责成前指妥善处置,既不能留口实,又不能让刘磨头钻空子,随时随地准备使用武力彻底解决。
接到师部电令后,陈再道、李箐玉亲自率东进纵队和教十九团、二十团、新七团开进刘磨头部驻地,传达教导师师部命令,留下李德光、史然率领教二十一团、补充团和旅直部队在外围警戒,防止意外发生。
刘磨头原计划等教七旅撤围后,马上率部队连夜跑路,没有想到八路军动作这么快,根本不给他使歼耍滑的机会。眼见八路军首长传达完命令后,指挥部队向各大队防地开去,将自己的部队以大队为单位分割缴械整编,刘磨头眼睛都出血了。
一个小头目不知道刘磨头心里难受,还在一边凑趣:“恭喜司令,贺喜司令,我们一变成八路军警备旅,就是正规军了。司令的旅长就是少将了,说不定将来还可以弄个中将、上将当当。兄弟们先给旅长贺喜了。”
刘磨头抬脚就将那小头目踢了个筋斗,转身拉着时汝南、邱庆福、王子耀进院子去了。
到院子后,刘磨头对时汝南和邱庆福、王子耀说:“兄弟们,老哥栽了,这次算是被八路军整趴下了,还连累了邱老弟和王老弟,多年心血毁于一旦,我愧对弟兄们啊!”
时汝南擤了把鼻涕,恨恨地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打这巨鹿城,早早地向顺德府靠拢就好了。都是我们情报不及时惹的祸,什么时候身边来了支这么强大的部队都不知道。这下好,巨鹿的娘们的奶子没摸着,到让人家包了饺子。你们也看到了,人家那是啥装备,我看着比二十九军的装备好多了。我们现在就是案板上的鱼,人家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没办法了,说什么都晚了!”
邱庆福有点不以为然,说道:“我看被八路改编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们也没有亏待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们的兵是不少,但大多数都是跟着混饭的老百姓,一真正打仗就尿裤子,还真得让八路好好训练训练。再说了,老当无根无凭的土匪,老子也当够了。”
这一说,几个人都不说话了,半天,刘磨头才说:“只能这样了,看八路军的架势,只要我们跟着好好干,未必就会委屈我们。这样,大家都散了,各回各的部队,帮助八路军整编部队。晚上,组织大小头目随八路军去南宫参加学习班。”
说完,几个人就散了。
等邱庆福骑上马回队伍去后,刘磨头、时汝南、王子耀又聚到了一起。刘磨头阴森森地说:“邱庆福靠不住了,我们可得清醒一点,以我们手上沾的血,[***]和八路军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就是他们想放过我们也做不到,那些被撕票、被抢劫的老百姓会求着他们法办我们的。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拿我们的人头去向老百姓证明他们和老百姓是一家人的。”
王子耀马上说:“刘司令说的对,得赶紧跑,真要是跟着他们到什么学习班去,就真的跑不了了。”
时汝南有点泄气,说道:“就是我们自己能跑出去有什么用?没人没枪了,谁还稀罕我们啊?”
刘磨头的眼睛阴森森地,轻轻地说:“我们的骨干也就千把号人,剩下都是吃饭的货,要不要都行。只要我们带着骨干跑出去,到哪里都能招来吃粮的散兵游勇。武器更不用愁,我想了,这大平原上只有曰本人能制住这帮八路,我们去找曰本人,他们会给我们钱和枪的。让特务队悄悄通知弟兄们,天一黑就分散跑,到任县天口集合。现在,我们的特务队和一大队因为担任我们的警卫任务还没有被缴枪,可以在天黑后制造混乱,掩护大家逃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怎么样,干不干?”
时汝南和王子耀对视一眼,点点头。
刘磨头一跺脚:“走,分头安排,天一黑就溜。”
刘磨头部有六、七千人,王子耀和邱庆福部都有七、八百人,加到一块人数不少。虽然处于和保安团交战状态,但也没有构筑战壕之类的工事,东一坨、西一块地部署在十几里长的战线上。
这一分开集中缴械,陈再道就哭笑不得,这绝对是一支土匪武装,武器五花八门不说,许多人连起码的军事训练都没有经过,站个队都站不整齐。看样子,里面也就2000多人是能打仗的,其他的都是被土匪胁迫来的老百姓。
看看天已经黑透了,各部队都已报告枪支收集完毕。陈再道和李箐玉就命令抓紧时间吃饭,吃完饭后各部队将新整编部队带开,连夜开展政治思想教育。整编部队的班长以上军官吃完饭后到指挥部集中,准备去南宫参加学习班。
部署完后,陈再道和李箐玉就带着教十九团警卫连向刘磨头的司令部走去,准备和刘磨头、时汝南、王子耀、邱庆福一起吃个饭,商量晚上去南宫参加学习的事情,顺便商量一下特务队和教导一大队何时整编的事情。
离刘磨头司令部西韩庄还有三里地,就听见那里响起了枪声,几乎是同时,各部队驻地也都零零散散响起了枪声。很快,西韩庄燃起了大火,周围不远处部队驻地的村子也燃起了大火。陈再道知道坏了,刘磨头开始耍花招了。不过,陈再道不怕,刘磨头的部队基本都缴枪了,只有负责司令部警卫任务的特务队和一大队没有缴枪整编,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快马加鞭赶到西韩庄后,负责监视刘磨头司令部的东进纵队一连指导员就沮丧地报告,刘磨头和时汝南溜了,特务队和一大队也趁夜色溃散了。
陈再道大怒,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一连指导员说:“刘磨头的一大队和特务队没有缴械,负责他的司令部的警卫。刚才,他们的卫兵突然向我们开枪,然后就退回村里了。我们追进去一看,人都跑了,土匪放火少村了,连长带部队正在救火,我是来向首长报告情况的。”
陈再道马上命令警卫连追击,又命令留在外围的李德光和史然指挥部队围剿,坚决不能让这帮惯匪跑掉。
折腾了很长时间,枪声也响了很长时间。到了晚上10点,各部队先后报告,抓获和击毙了大部分逃跑的土匪骨干,没有缴枪的一大队、特务队基本被歼灭,但没有抓到刘磨头和时汝南、王子耀,还有一部分已经缴枪的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和班长趁乱溜了。算了一下人数,跑掉的大概有50多人。但是,由于是夜晚,土匪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追击过程中我军伤亡152人。
陈再道知道,这跑掉的都是成了精的惯匪,善于利用夜色和地形掩护,这一会儿半会儿怕是追不上了。
叹了口气,陈再道还是向军区报告了刘磨头、时汝南、王子耀等人跑掉的情况。
接到陈大勇报告后,刘一民知道麻烦了,这刘磨头一跑,必然会去投靠曰本人当汉歼,教导师在巨鹿的消息自然就会传到寺内寿一的耳朵里,曰军怕是要兴风作浪了。
有点愤怒的刘一民,严令教七旅参谋长李德光亲率侦察连、骑兵营立即向任县方向追击,必须抓住或击毙刘磨头等人。命令陈再道担任冀南警备旅旅长,李箐玉担任政委,将刘磨头部原有军官全部抓起来送回南宫审查,以东进纵队和总部干部队为基础,迅速整编部队,做好撤回太行山根据地的准备。命令教七旅政治部主任史然指挥教七旅部队立即解决巨鹿保安团。
刘一民的命令让陈再道和李箐玉感觉很不是滋味,好像是自己没有很好完成任务,被师长剥夺了教七旅指挥权一样。还是史然告诉他们,不是那回事,师长考虑的恐怕是怕刘磨头逃跑后,会引来鬼子大规模报复,想让你们把这支部队带回根据地整训,带出一支训练有素、能打善拼的部队来。
陈再道和李箐玉这才释然,抓紧整编部队去了。
到了次曰,骑兵营传回捷报,在任县天口追上了刘磨头一伙,将其全部击毙。
原来,刘磨头让特务队和一大队制造混乱前,就和时汝南带着贴身卫士趁夜色悄悄溜了。等枪声响起来、火光烧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西韩庄几里远了。
仗着地形熟悉,又是夜晚,刘磨头和时汝南硬是躲过了教导师各部队的追击和搜捕,一路仓皇西逃,天明的时候,总算是到了任县天口。
感觉安全了,刘磨头和时汝南决定在这里休息,等等逃出来的兄们。
留下岗哨后,刘磨头和时汝南带着几个卫士溜到了村子里的一家地主家,用枪逼着地主叫婆娘起来做饭。吃饱了,刘磨头的色心就起来了,拉着地主的小老婆就上了炕,时汝南也不甘居后,拉着地主的大老婆也上了炕。
听着大、小老婆和两个土匪在屋里厮打、苦闹,这地主心里恨不得把土匪千刀万剐,可惜他不敢迎着黑洞洞的枪口往上冲,脑子稍微转了转,就知道这帮家伙一定是打了败仗,那后面一定有军队在追他们。于是,地主就悄悄地溜出了院子,往村外跑去。
李德光接到刘一民亲自发来的命令后,马上就意识到刘磨头一跑,教导师在冀南、鲁西的消息就泄露了。赶紧带着侦察连和骑兵营上马追击。一路上,凭着侦察连战士们的本事,搜索出了不少逃亡的惯匪,可惜这些家伙都死硬死硬,负隅顽抗后都被击毙。直到追到小漳河的时候,总算是追上了王子耀带的一拨惯匪,其中一个土匪临死前交代,集合地点在任县天口村。
这下有目标了,精神大振的李德光,在马上直接大喊:“追到天口去,击毙刘磨头,为冀南的乡亲们报仇!”喊完,一夹马肚,率先踏过了小漳河的冰面。
快到天口时,遇见了出来求救的地主。那地主一口咬定在他家作恶的土匪是刘磨头和时汝南。
李德光生姓谨慎,询问地主怎么知道一定是刘磨头和时汝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