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一九三八年的元旦(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舰载机的狂轰滥炸和第十师团炮兵联队的准确炮击,终于把沧县古城的城墙炸开了许多缺口。在矶古廉介的命令下,曰军多路齐攻,向城墙缺口和城门扑去。
矶古廉介身边簇拥着一堆第十师团的将佐,人人手里都举着望远镜,表情肃穆,看着进攻的部队。
沧县古城依然悄无声息,沉稳得又点怕人。
濑武平少将和沼田多稼藏大佐已经被教导师的部队打得头昏眼花了,见士兵们随着坦克、装甲车向城墙、城门扑去,眼睛都闭上了,担心城墙内会随时随地伸出无数的枪炮,构成密集的火网,把曰军士兵打成筛子。
害怕中的密集的枪炮声并没有响起,倒是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见惯了教导师地雷阵的濑武平少将闭着眼喃喃自语:“又来了,该死的支那人,怎么总是这一套?”
此起彼伏地方地雷爆炸声响了很久,也把冲向城墙缺口的曰军队伍炸退了回来。还好,南门坑坑洼洼的大路上倒是很少有地雷爆炸了,沿大路进攻的士兵们猫着腰、端着枪,战战兢兢地进入了南门。这下,曰军其它进攻部队也摸到了门道,都从南门蜂拥而入。
见部队攻入了城门,矶古廉介说了声“哟系”,放下望远镜,命令濑武平少将立即进城指挥部队进击,务必把城里的教导师主力下灭干净。
濑武平少将遵命随部队进城后,听着城里依然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参谋长梅村笃郎大佐有点怀疑地对矶古廉介说:“师团长阁下,我感觉城里似乎没有支那人的军队,为什么刚才一直没有响枪呢?难道都让航空兵和大炮炸死了么?真令人不解啊!”
矶古廉介看了一眼梅村笃郎大佐,感觉这家伙的酒糟鼻子这两天有点严重,粉疙瘩红丢丢的,看上去要多恶心又多恶心,就慢悠悠地说道:“参谋长阁下,没事就去看看医生,不要让你的酒糟鼻子感染了别人。你想啊,100多架舰载机一起轰炸,那是多么壮观啊!别说是人了,就是石头也变得粉碎了。”
梅村笃郎大佐羞愧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嘴上还是说:“对不起,师团长阁下,给你添麻烦了。请多多关照!”
矶古廉介鼻腔里哼了一声,扭身钻进了小轿车,率领师团司令部向沧县城内开去。
这一进城,饶是久历战阵,矶古廉介还是忍不住掏出手绢捂住了嘴,因为实在是太惨了,特别是城门口那里,到处都是残胳膊碎腿,白花花的脑浆和已经有点发黑的血迹混合在一起,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矶古廉介强忍住要呕吐的欲望,心里边患在狠狠地想,进城以后让士兵们放假两个小时,把所有看见的支那人一律杀光,女人先歼后杀,为阵亡的勇士们报仇。
可惜,矶古廉介中将暂时没有机会了,因为濑武平少将已经骑马过来报告了,没有发现支那军队,沧县是一座空城,所有的人都跑了。
矶古廉介一听,再也忍不住了,一张口,哇地一声就吐了起来,慌得濑武平少将赶忙上去为师团长捶背。
过了一会儿,矶古廉介总算是不再吐了,也直起了腰子,有点意兴阑珊地对濑武平少将说:“教导师这支部队很狡猾,以后再遇到他们要小心了。想不到我们纵横华北、山东无敌手,却在这小小的沧县吃了这么大的亏。给西尾寿造司令官发报,我部攻占沧县,损失较重,需要补充兵员,处理阵亡士兵遗体,救护伤员。请委派一0八师团担任第二军前锋,我部稍事休整后跟进。”
濑武平从昨天夜里开始就已经不愿意担任先锋的任务了,听矶古廉介这么一说,忙立正鞠躬,哈伊一声就去给西尾寿造司令官发报了。
不料,西尾寿造中将接报后,发电严辞斥责矶古廉介,称第十师团是皇军精锐,理应攻关夺隘、所向披靡。现在天津在望,第十师团应振奋精神,迅速向天津攻击前进。不得以任何借口延误战机。
矶古廉介无法,只好命令辎重联队快速处理阵亡士兵遗体,命令第十骑兵联队长桑田真二中佐率骑兵担任师团先锋,向天津搜索前进,主力随后跟进。
矶古廉介不知道,在廊坊的关东军南下兵团和他遇到的情况一样,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丢下许多尸体,占领了一个空空荡荡的镇子。
骑兵旅撤退后,担任袭扰任务的骑一团一营回到了廊坊。用电台向团长宋兴报告后,接受了在廊坊迎头痛击敌人后迅速撤离的命令。
宋兴在电报里再三交待一营长朱全乐、政委郑耀,鬼子兵力雄厚,严防其迂回包抄,只打敌人先头部队,然后伪装鬼子迅速撤离,万万不可恋战。
朱全乐、郑耀和宋兴、康威一样,都是十八团在通道时,中央纵队派到十八团的骑兵干部。这一路打来,老红军的战术和刘一民的崭新的理念已经融合在一起了,都是打仗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
上次在锦界镇、瑶镇围歼韩桑杰土匪的时候,一营牺牲了十几个战士,旅长胡老虎把朱全乐和郑耀训斥得头都大了。所以,出兵山西以来,朱全乐和郑耀特别注意发挥骑兵机动能力强、战士训练有素的优势,依靠战术素养提高战斗力,几次任务都完成的非常出色。
昨天夜里,朱全乐和郑耀率一营与关东军接火后,也是大摆地雷阵,把关东军南下兵团先头部队打得七荤八素。惹得指挥协调南下兵团的矢野音三郎少将怒不可遏,严令第一师团派出第一骑兵联队,实施追击,务必要消灭这股捣乱的骑兵小部队。
骑一营回到廊坊时间不长,曰军第一师团第一骑兵联队就追上来了。
第一师团是曰军老牌师团,也是关东军的主力师团。第一骑兵联队在东北围剿镇压义勇军、抗联中,双手沾满了鲜血,犯下了累累罪行。不过,这支部队也在战斗中形成了一流的战斗力。现在,第一骑兵联队终于追到了廊坊。
朱全乐和郑耀率一营回到廊坊后,马上就指挥部队进入阵地,接通骑兵旅在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地下早已埋设的电起爆炸药包,快速布雷。由于敌人咬得紧,部队已经来不及做饭烧汤了,战士们都是就着辣椒水啃冷馍,胡乱填饱了肚子。
这廊坊与沧县不同,只是一个比较大的镇子,没有坚固的城墙、城门。因此,廊坊外围无险可守。原来骑兵旅在的时候,在镇子外面也是临时抢修的工事,主要防御重点还是在镇子里,计划是以巷战取胜。不过,现在骑兵旅主力已经走了,骑一营兵力有限,不可能分兵防守,只能集中兵力于一点,原来的巷战计划已经不适应了。朱全乐和郑耀商量后,决定让战士们把战马全部上笼头,马蹄用布包起来,隐蔽在各院落里。三个战斗连和一个火力支援连全部集中在镇子中心四条大街的结合部,隐蔽占据镇子中心的核心工事和四条大街结合部两边的院落工事,利用骑兵旅在西大街上早已布好的电起爆炸药包和地雷阵,集中力量对敌先头部队实施毁灭姓打击。尔后迅速撤离。
敌第一骑兵联队到达廊坊后,并没有急于进镇子,而是经过了认真观察,把四条大街看的清清楚楚,发现廊坊已经没有一丝人烟了,镇子里的居民早已经跑光了。鬼子联队长想不通,这么重要的战略要点,刘一民的教导师为什么会不战而弃呢?按理说,刚才捣乱的骑兵部队应该是逃进了镇子里,但为什么镇子几条大街的入口处连一点警卫力量都没有呢?难道他们没有进镇子,直接逃向天津去了?
鬼子联队长想不通的时候,只好向师团长河村恭辅中将报告:“已经进至廊坊,在镇外观察,廊坊似乎是一座空城。”
第一师团师团长河村恭辅中将很快就回电:“占领廊坊,等候主力。”
第一骑兵联队联队长看完电报,立即命令搜索小队从西大街搜索前进,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第三大队、联队部随后跟进。进镇子后迅速控制全镇,联队司令部进驻火车站。
鬼子的搜索小队开始进镇子了。五十多骑的搜索小队分成三三两两的战斗小组,缓缓地催动战马,向西大街走来。
很不幸,刚踏进西大街,就有骑兵踏中了地雷,搜索小队的队形马上就混乱了。
停了一会儿,见除了地雷爆炸外,没有其它情况,鬼子搜索小队的士兵就跳下战马,把炸死、炸伤的战马和士兵拖到一边,继续搜索前进。
走着走着又是几声爆炸,又有几个骑兵连人带马被炸死或炸伤。带队的鬼子小队长虽然气的哇哇直叫,但心里却在庆幸,幸亏镇子里没有支那军队,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乘机进行机枪扫射,自己的搜索小队就全完了。
等鬼子搜索小队进到镇子中心的时候,五十多骑只剩下十多骑了。
鬼子小队长回头看了一眼倒在街道上的战马和士兵,嘴里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话,就让旗语兵向大队发旗语了。
见搜索小队趟过了地雷阵,没有遇见中[***]队的抵抗和攻击。鬼子联队长把战刀一引,命令全联队进占廊坊。
就这样,关东军第一师团第一骑兵联队开始了它的地狱之旅。
胡老虎在设计廊坊防守工事的时候,就把廊坊的居民院落给打通了,院墙上都挖有射击孔,平时用砖头堵上射孔,用的时候去掉砖头就可以了。院内有梯子,可以上房。在镇子中心挖了一个附带地道的大地堡,用钢轨和枕木、木板加固,上面堆上土,远远看去,犹如一座假山。地堡的四周都设有机枪射孔,可以直接对四条大街实施火力封锁。原来是想着对付敌人步兵进攻的,没有想到让第一骑兵联队碰上了。
此刻,朱全乐就爬在这个大地堡的一个射击孔前面,看着第一骑兵联队的骑兵们骑着东洋马,以战斗队形进入廊坊。
朱全乐边看便乐,这关东军还真不简单,军容整齐不说,士兵们看上去也结实有力,显然是久经训练、久经战阵的了。可能是证实廊坊镇子里确实没有部队驻守,第一骑兵联队的骑兵们,突然之间都拔出了战刀,开始列队前进,就象接受检阅一样。
看得朱全乐直笑:老子们不是大首长,只有被检阅的份,哪里享受过这种检阅骑兵编队的福气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