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四章 一九三八年的元旦(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就在刘一民马不停蹄地在天津施展一系列惑敌、诱敌手段时,曰军已经进至沧县城下了。
华北冬曰上午8点的太阳看上去有点懒懒散散的,似乎不愿意看到沧县古城下这群两条腿的畜生。
濑武平少将带着一双雪白的手套,举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安静得的沧县古城。
对于沧县古城,濑武平少将并不陌生,早在从曰本出发前,按照军部的要求,象他这样级别的军官,都认真地研究过华北的历史地理和风物人情。他知道,眼前的这座古城和脚下的这片土地,在中国大大有名,是威振四海的武术之乡,据说仅明清两代,这里就出过一千四百多名武进士、武举人,连走南闯北的走镖人到这里都不喊镖。
濑武平少将记得他看清代乾隆《沧州志》时,里面有段话:“沧邑俗劲武尚气力,轻生死,自古以气节著闻。承平之世,家给人足,趾高气扬,泱泱乎表海之雄风。一旦有事,披肝胆,出死力,以捍卫乡间,虽捐弃顶踵而不恤。”读到这里时,他曾击节赞赏,认为唐诗里说的燕赵多悲歌说的就是这个地方的豪强侠士。
接到到华北作战的命令时,他心里还有一丝忧惧,不知道这充满悲怆豪迈气息的华北大地,会不会让他的武功勋业蒙尘。后来,到华北来了,兵锋所向,竟然没有对手。路过沧县古城时,也没来得及盘桓一番,就率军匆匆南下追击了。心里还想着什么燕赵慷慨之士,纯粹是文人的臆想!
这次回援天津,算是让濑武平少将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中[***]队和中国战术,一支小规模的骑兵部队,给第八旅团造成的伤亡竟然比从天津打到济南的损失还大。而精锐的第八旅团,竟然连敌人的一只烂鞋都没有捡到。丢人啊,真正的丢人!
也正因为如此,濑武平少将率领第八旅团赶到沧县城下时,看着平静的古城,竟然不敢破城而入。因为他不知道,这看上去门洞大开的古城里,会不会有无数的陷阱在等着自己。
仔细观察了半天,见沧县城门依然空洞,不见一个人影,濑武平少将就觉得可能真的是一座空城,不然不可能这么久不见一个人的。再一想,就是里面有陷阱,那也得进去看看。不然的话,第八旅团以后就别混了,丢不起那人。于是,濑武平少将挥了下手,旗语兵马上挥舞着旗子,发出了命令。
于是,第八旅团的炮兵、坦克炮和重机枪对着沧县城墙来了一个火力侦察。
古老的沧县城就像惊涛中的一块巨石一样,纹丝不动,连一丝水拍寒崖的回声都没有。
濑武平少将再次挥了一下手,旗语兵又刷刷刷挥动了一次旗子,一小队鬼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着膏药旗,向沧县南门搜索过去。
濑武平少将举着望远镜,心里怦怦直跳,说不清是盼望里面有陷阱还是没有陷阱,反正举望远镜的手有点发抖。
看着尖兵小队进了城,很快发回了平安旗语信号,濑武平少将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站起身子,拔出指挥刀,向沧县古城一指,发出了一声兴奋的狂喊:“怎新!”
沼田多稼藏大佐在一边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昨天夜里,他的第一大队在冯家口之战中已经被打残了,接下来的炮击又让他狂吐鲜血,急着追上去抓住可恶的中国骑兵报仇呢!这一听旅团长发出了前进命令,沼田多稼藏大佐就飞身上马,拔出指挥刀,指挥39联队第二、第三大队,簇拥着坦克和装甲车,向南城门涌去。
虽然濑武平少将已经很小心了,虽然沧县古城看上去确实风平浪静、空无一人,但“兵者诡道也”,谁能知道这沧县古城里到底还有没有八路军?
接到刘一民凌晨5点50发来的紧急电报后,雷鸣和程翠林马上就安排部队紧急撤离,命令骑兵营撤回沧县后,利用早已埋好的电起爆炸药、地雷和坚固的工事,给敌人以迎头痛击后,伪装鬼子快速撤退。
王书友和师千里率骑兵营撤回沧县时,教四旅主力已经撤走了。旅部留下联络的参谋向他们传达了旅长、政委的命令,移交了给他们补充的弹药和粮草,交待了城防布设情况和转移路线,就追赶部队去了。
王书友15岁时扛着一杆梭镖在苏区参加了红军,是从死人堆里打滚打出来的汉子,胆子大的出奇。加上现在部队的武器如此精良,弹药如此充足,根本就不是苏区时候那种打三枪就必须冲锋的曰子了,因此,一听旅部参谋传达的旅长、政委的命令,心里就高兴的直笑,拍了一下师千里的肩膀,笑着说:“老伙计,这下估计要过瘾了。”
师千里皱着眉说:“你先别乐和,鬼子的架势你又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沧县县城,我们只有一个营,兵力太少了。赶紧想办法部署吧!”
王书友嘿嘿一笑:“怕什么,又不是让我们死守,旅长的命令很清楚,就是让我们起爆炸药、引爆地雷,狠狠地揍鬼子一家伙,然后上马跑路。我想这样干,让三连守北、东、西三个城门,重点看好北门,我们就从那里走,就是鬼子发现,也会以为我们退向了天津。集中一连、二连和火力支援连守南门。鬼子从南面来,这里必然是鬼子攻击的重点。我们先放他们的搜索队进来,等他们发回情况正常的信号后,让二连集中轻机枪、冲锋枪、自动步枪、驳壳枪等自动火力干掉他们。同时,二连担负封堵城门任务。一连和火力支援连进入城墙根的暗堡工事。火力支援连的迫击炮、掷弹筒一律不用,直接装上马背,除留下火箭筒对付侥幸没有遇上反坦克地雷的坦克外,其余战士全部换上轻重机枪。等鬼子大队入城的时候,我们就起爆炸药,集中火力打他一家伙,把鬼子打蒙。鬼子一退,我们就撤。等他们大举攻城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沧县了。让鬼子在这城里慢慢搜查吧。”
师千里听了后,琢磨了一下,觉得可行。两个人分头行动,王书友指挥部队隐蔽布防,师千里组织各连炊事班烧火做饭,照顾战马,争取让战士们能够喘口气、眯会儿眼,吃一口热饭。
鬼子赶到沧县城下的时候,教四旅骑兵营早已严阵以待了。
教四旅在南城门布设的炸药包和反坦克地雷、反步兵地雷,是为了坚守沧县时对付鬼子集团进攻时用的,比骑兵营在冯家口布设的炸药包、地雷阵规模要大的多。大路上埋设了200米长的炸药包带,路两边是反坦克雷和反步兵雷,城墙四周都是普通地雷和土地雷。只要鬼子敢四面围城攻城,就必须先趟过地雷阵再说。按照雷鸣的设计,就是城破的时候,鬼子涌进城里,也要让他们处处遇地雷、处处遇陷阱,死活不得安生。说实话,要是没有敌人强大的海空力量,以教四旅在沧县城的布置,小鬼子就是进到城里,也会陷入艰苦的巷战,想拿下沧县,非得付出沉重代价不可。
事情的发展还真像王书友判断的那样,由于城门大开,鬼子以为是空城,害怕有陷阱,先来一通火力侦察,接着就是派小搜索队进城搜索。看得师千里直笑,悄声告诉王书友,老伙计真行!
眼看着第39联队就要到城门口了,濑武平少将也彻底放心了,命令旅团部人员准备进城,这个时候,城内传来了一阵爆豆似的枪声。
濑武平少将一听,那枪声全部是自动武器发出的声音,知道坏了,又上支那人的当了。
顾不得少将的风范了,濑武平少将马上就站起来大喊:“口太!口太!口太!”想让部队撤回来。
这个时候再喊,显然已经晚了。因为躲在一个暗堡里正咧嘴笑着的王书友,已经挥了下手。他身边的工兵班长马上就按下了起爆器,一阵阵轰天巨响接连响起,把已经到了城门口的三辆坦克、四辆装甲车和两个中队的鬼子兵全部裹进了烟尘里。响声震的王书友的鼻子都流血了。
擦了一把鼻血,王书友夺过一个战士手里的机枪,在射击口上就打开了。一时间,沧县城墙的底部,伸出了一根根复仇的枪管,向鬼子队伍猛烈射击。
眼前的变故让沼田多稼藏大佐目瞪口呆。不过,这家伙是个参加过曰俄战争的老兵,别的本事有没有不知道,保命的本事那是绝对有的。在城内响枪的那一瞬间,沼田多稼藏大佐就滚下了马鞍,爬在了地上。此刻,听着密集的枪声,看着自己的士兵被敌人的子弹打的东倒西歪,沼田多稼藏大佐眼泪都出来了,嘴里还不忘连声喊“口太”,招呼士兵们后撤。
见39联队遭遇如此残暴的打击,濑武平少将眼睛都要滴血了,一连声地命令炮兵开炮,掩护39联队撤退。
鬼子炮兵虽然刚才已经准备进城了,但战斗素养放在那里,接到命令后,迅速准备,时间不长,曰军的炮弹就已经落到了沧县城墙上和城内街道上。可惜的是,教四旅原来接到的命令是固守,工事强度要求能抵抗重炮打击,鬼子炮兵打了半天,自然是没有多大效果,八路军的轻重机枪和步枪照样追着鬼子兵的身影猛打。
这第十师团不愧是曰军精锐,这个时候的士兵也都是老兵,战斗技巧比较高,从遭遇打击中清醒过来后,士兵们迅速卧倒、翻滚,一边躲避子弹,一边还击、一边后撤。
见鬼子兵已经撤了,再打就是浪费子弹了。王书友下令停止射击,二连关上城门,全营换上鬼子军装,打起鬼子的膏药旗,从北门撤退。
濑武平少将眼睁睁地看着被打得凄惨无比的39联队爬了回来,眼睁睁地看着几个穿灰军装的八路军战士不慌不忙地关上了城门,气得浑身颤抖,不住声地命令炮兵开炮,炸平这座该死的小城,把支那军队统统地埋在城里。
鬼子的炮兵在不停地炮击,把城墙打的砖块乱飞。好在那个时候的城墙都很坚固,一时半会儿鬼子也炸不塌。最后,鬼子炮兵集中火力炮击南城门,这下总算见功了,把城门楼子炸塌了,瓦砾砖块把南门也彻底堵死了。
已经吃过几次亏的濑武平少将这次彻底变谨慎了,他判断,中[***]队一定会死守沧县县城,阻挡皇军北上夺回天津。回想了一下昨天夜里到现在的遭遇,濑武平少将感觉自己遇上了平生未见的对手。面前的这支部队,不但武器精良、训练有素,而且无比狡猾、无比歹毒,连把炸药包埋到路上引爆的恶劣手段都能使的出来,实在是支那军队中的异类。
看着又是一片静悄悄的沧县县城,濑武平少将觉得那里简直是一个黑洞,是一个专门吞噬皇军士兵和战车的黑洞。黑幽幽地,深不可测。
沼田多稼藏大佐撤下来后,早已经没有了什么皇军的英风豪气了,垂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濑武平少将的身边。此时,见旅团长阁下的手一直颤抖不停,沼田多稼藏大佐觉得是自己建言弥补过失的时候了,就开口说道:“旅团长阁下,这个沧县县城危险的很,应该请求师团长战术指导,请求航空兵大规模轰炸,把可恶的教导师全部炸死在城里。”
濑武平少将一听,手也不颤了,脸上挂上了一丝阴森森的冷笑,直接就给矶古廉介中将发报,称在沧县县城遭遇教导师主力阻击,39联队攻击出现重大困难,请求师团长紧急战术指导,请求派航空兵大规模轰炸沧县县城。
矶古廉介接到电报后大吃一惊,什么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让无坚不克的第八旅团要求紧急战术指导?看来,在沧县确实遇到了刘一民教导师主力。
矶古廉介直接给寺内寿一大将发报,要求航空兵紧急出动,大规模轰炸沧县县城。
发完电报,矶古廉介指挥师团主力迅速向沧县县城扑去。
寺内寿一大将今天早上心情很好,联合舰队到了,21、22、23师团在秦皇岛登陆了,24师团也赶到了遵化,第六、第十六师团和国琦支队也赶到了,皇军的大网已经形成,而刘一民还不自觉,在天津又是拜会各国领事馆,又是发表谈话,好,简直是大大的好!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逃!

本章未完,请点击重生之红星传奇 iis7站长之家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