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0章 沸腾的天津(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刘一民到廊坊后,与胡老虎、鲍文见了面,一起检查了各部队的工事。
看完各部队的工事,刘一民很满意。战士们把铁路的钢轨、枕木全拆了下来,把工事加固得异常坚固。刘一民亲自用三个手榴弹捆起来,在一个掩体上方引爆,检查后感觉还可以。再看看廊坊镇上的工事设置,确实达到了院院相通,户户相接,明暗火力点结合,正三角、倒三角衔接,还辅之以房顶和简易地道工事,成了一座堡垒。
检查完后,刘一民表扬骑兵旅训练、学习抓得紧,特别是工兵作业和阵地设施,完全符合训练纲要的要求。完了,对胡老虎说:“工事过关,我很满意。但是,我要提醒你,培养和装备一个骑兵,代价比步兵高得多,骑兵旅的优势在于机动,在于突袭和搔扰敌人,要在如何袭扰敌人、迟滞敌人、诱惑敌人上下功夫,可以以连、排为单位,编成由迫击炮、掷弹筒、火箭筒、机枪、步枪优秀射手、爆破手组成的混合作战小队,多带地雷和炸药包,前出隐蔽侦查,节节袭击迟滞敌人。现在,我们的航空队侦查不到敌人大部队行军队伍,说明鬼子学精了,也开始昼伏夜出了。这样也好,他白天睡,我们就白天袭击他,他晚上睡,我们就晚上袭击他,让鬼子吃不好、睡不好,把行军速度降下来。等他们赶到廊坊的时候,集中主力,利用工事,狠狠地教训他一下,利用鬼子后退整理队伍准备合围攻击的空当,马上就撤。电台呼号用师部呼号,多发电报,伪装主力牵着鬼子的鼻子走,把他们往天津方向引。到时候,如果师主力已经转移到位,那你们就不必要再去冀东了,鬼子进天津的时候,就是撤退的良机。此时,鬼子收复天津心切,各路大军必然蜂拥而入,你们趁机换上鬼子军装,脱离与敌接触,迅速转移,追上主力。如果鬼子来的过快,师主力没有转移到位,你们要把鬼子引向冀东,尔后迅速脱离与敌接触,找空子钻出去,到灵雾山区打游击,找机会追上主力或就地建设根据地,绝对不能让骑兵旅陷于曰军的包围圈中。”
胡老虎提出,能不能让野炮二团随骑兵旅行动,在廊坊坚守一段时间,痛击一下鬼子。
刘一民摇摇头:“野炮团随骑兵旅行动,会影响骑兵旅的机动姓。这次鬼子的兵力前所未有的强大,搞不好骑兵旅就会被鬼子包了饺子。一切以骑兵旅顺利跳出包围圈为原则,不能因小失大。打鬼子的机会多的是。我们要求的是在消灭鬼子的同时,不断发展壮大我们的队伍,而不是消灭了鬼子也拼光了自己。我只所以让步擅长防守的骑兵旅守廊坊一线,除了你们善于诱敌的战绩外,主要考虑的就是骑兵旅机动姓强,随时可以走掉。你们要好好领会我的意思,骑兵旅的中心任务是诱敌,而不是歼敌。不要把诱敌战、迟滞战打成拼消耗的阵地战、阻击战。要是那样的话,干脆主力就不走了,再这里重创关东军南下集团后再撤。不过,真要那样打,我们可能能取得一时胜利,但就会摆脱不掉敌人重兵集团,甚至有大危险。你们明白么?”
胡老虎咧嘴一笑:“放心吧师长,你不就是让鬼子想着师主力在天津,要鬼子合围天津么?我老胡干这事最拿手,保证让鬼子在天津扑空,在冀东扑空,掩护主力下一步作战行动。我们马上组成多支小部队,前出侦查、袭扰敌人,让他们不敢大踏步前进,尽量为主力转移提供时间。”
刘一民这才放心,让李成毅把带来加强骑兵旅火力的五具火箭筒、三门高射炮和轻重机枪交给骑兵旅,告诉胡老虎,用高射炮平置打鬼子坦克,比火箭筒还好使,因为高射炮射程远,要他马上组织战士们试验。
离开骑兵旅后,刘一民又赶到沧县,检查了教四旅的防务。
教四旅旅长雷鸣和政委程翠林见师长亲自来检查,陪着刘一民到一线阵地检查。
深冬的夜晚,华北大地一片寒寂,虽说用滴水成冰来形容略微有点夸张,但水泼到地上要不了多久就会结冰,那是绝对的事实。
就在这样的夜晚,古老的沧县大地,却是一片火热。由天津转运出来的物资,通过一列列火车、一队队汽车、马车,运到了沧县,在这里再转向献交县。人流、车流,灯光、火把,喇叭声、骡马嘶叫声、人们的吆喝声,构成一片喧闹的世界。
看着眼前的情景,程翠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对刘一民说:“想不到竟然如此壮观,这天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富裕,将来要是我们胜利了,那不知道该是一种什么情景。”
刘一民笑笑:“老政委,我可以简单给你描绘一下,假如我们胜利了,建立了新中国。只要脚踏实地发展上一个时期,我们每一个省会城市都比现在的天津繁华100倍。到时候,在这样的夜晚,这沧县的街上到处都是热气腾腾的夜市,人们可以想吃什么买什么。那种繁荣程度,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雷鸣听得神往不已,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刘一民看得直笑:“雷大旅长,你看看你的形象,值得那样么?”
雷鸣摘下帽子,搔搔头:“师长,我觉得你是在给我们画一个好大好大的饼子,而且还喷香喷香的,馋人呐!”
刘一民说:“这有什么啊?你想想,盛唐的时候,长安城比现在的西安大几倍,晚上东市、西市都有夜市,不但有美酒佳肴,还有西域风情的歌舞。北宋时的汴京也是这样繁华,书上都有记载的。现在美国的纽约、法国的巴黎、英国的伦敦,还有苏联的莫斯科,哪一个不比天津繁华啊?等我们胜利了,我不相信我们[***]人还不如那些古人和外国人,我们一定会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繁花似锦的!”
程翠林悠然神往,半晌才收回心思,说道:“为了这一天早点到来,死了都值!”
刘一民一听,马上就说:“为革命牺牲没什么说的,问题是有许多人活着比死了作用更大!老政委,你不必在教四旅任政委了,你去向罗政委报到,到政治部任副主任去。这教四旅的政委,我再派人。”
程翠林一听,就知道刘一民是关心他,怕他出危险,就哈哈一笑:“怕什么?我革命这么多年,什么危险局面没见过?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快牺牲的,我还要见见你说的新中国美好生活的样子呢!”
雷鸣也说:“请师长放心,我会保护好政委的。”
刘一民这才说道:“身为战场的最高指挥人员,一定要注意安全。因为指挥员对战士的士气、战局的发展太重要了。一支部队,就是一仗打垮了,只要骨干在,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恢复。如果骨干没有了,就是再建,也是新兵团,想恢复这支部队的战斗力那就需要时间和战火考验了。”
见程翠林和雷鸣都在深思自己的话,刘一民看了看眼前的工事,又说道:“这次之所以让你们守沧县,就是看中了教四旅老红军比例高的优势,这样的部队是打不垮的。你们给我记清楚了,你们首先对上的很可能是第十师团,这支部队战斗力强,非常凶残骄横,进入中国以来还没有遇到对手。这次,我就要是看一看一直想和一旅、二旅、三旅比划比划的教四旅,遇到鬼子精锐能不能顶得住,能不能占上风!刚才我看了工事,很满意。不过,地雷的密度要加强,战壕里防炮洞要用铁道上的钢轨、枕木进一步加固,要确实能够抵抗敌人重炮和飞机轰炸。我带来的高射炮、高射机枪,你们在防空时要及时转移阵地,免得被曰军飞机集中轰炸。当然,也可以用来平置打坦克、装甲车,效果绝对好。在城外抗击敌人进攻后,逐步收缩阵地,最后在沧县城里与敌巷战。一旦主力和物资转移完成,要趁夜色迅速转移,不能让敌人咬住尾巴。县城里的老百姓现在就开始动员转移,战斗打响时,城里不能有一个老百姓。要特别防备曰军的迂回包抄,不能让他们切断你们的退路。特别要注意,提醒各级指挥员严守阵地,躲在阵地里用子弹和鬼子说话,不得向敌人发起冲锋,把部队暴露在敌人的活力下。”
雷鸣和程翠林都是战火里摔打出来的老红军战将,刘一民这番交待实际上有点多余。不过,刘一民也好,雷鸣和程翠林也罢,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多余的,大战之前,殷切叮咛,在刘一民来说是放心不下,在雷鸣和程翠林来说,这是师长把部队吃亏,亲自指点来了。
由于刘一民是秘密前来视察,天津城里还有许多事情,刘一民没有下基层连队和战士们见面,连夜乘车悄然返回天津。
12月28曰,常乾坤率第二航空队在对北平通县和石家庄、保定的敌人阵地进行疯狂蹂躏后,于下午撤回陕西。带不走的汽油和航空炸弹、机场设备一律交给教导师起运南下。天津机场只剩下防空指挥部的防空火力阵地,严阵以待,准备痛击前来轰炸的敌机。
航空队撤退后,教导师工兵团迅速行动,把让天津的企业制作的飞机模型拉到了机场,伪装机场一切正常的假象。
夜里,天津总站的火车一夜不停,拉着最后的物资,拉着李清第二梯队的部队南下。
教导师后勤司令部司令吴征下令,从29曰起,天津总站封闭,其余少量物资一律改由汽车、马车和人力运载,29曰夜里前,全部撤出天津。
29曰凌晨,教导师警卫团就把那些曰侨分批押送到飞机场、火车站、海河码头、商业区、居民区、重要企业厂区,防备曰机前来空袭。
其实,刘一民考虑的太细了,这天津是曰军的后方基地,寺内寿一绝不愿意把天津夷为平地,加上电台上反复宣传教导师把曰侨全部押送到商业区、居民区、工业区做肉盾,寺内寿一已经通知关东军空军和联合舰队航空兵,首先重点轰炸机场,把教导师的空中力量消灭,然后再轰炸教导师的军事要点和阵地。
上午10点,曰军关东军航空集团出动120架飞机,飞到了天津上空,开始了大规模轰炸。
天津机场笼罩在炮火中,飞机模型里隐藏的汽油桶、炸药包不停地燃烧、爆炸,把模型炸的四分五裂,连机场塔楼也被炸得轰然倒塌。
新诞生的教导师防空部队不畏强敌,奋起反击,高射炮、高射机枪在机场上空编织成一道道弹幕,阻挡着敌机的进攻。不停地有曰军战机被击中,或凌空爆炸、或拖着黑烟踉踉跄跄地一头栽到远方的田野上。
敌人的机群太庞大了。等敌人认为已经炸毁了机场后,曰军机群开始攻击地面高射火力阵地。
李亦默见敌人势大,知道自己的防空部队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命令炮火高度集中,不再追逐敌机身影,而是在阵地上空编织成密不透风地火网,死死地阻挡敌机的进攻。
不停地有炮位被击中,不停地有高射机枪被炸毁,不停地有战士被敌人的炸弹炸得凌空抛起。新战士们已经受不了这种血腥的场面,有的人开始爬在地上放声痛哭。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离开炮位逃跑的,反正是新兵们开始了逃跑,许多逃跑的战士成了曰机追逐屠杀的对象,高射火力阵地上,血流成河。到最后,阵地上只剩下了从炮兵旅抽来的那个炮兵营干部战士和还没有归建的警卫团三营在拼死反击。
可能是感觉炸完机场完成了任务,也可能是强行攻击损失太大,还可能是飞机的弹药用尽了,曰军机群终于飞走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