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袭取天津(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既然是啃骨头,赵大河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把团直属部队也全部调上来,认真部署,集中火力和兵力,力求迅速歼灭增援的曰伪军,尔后再消灭曰军陆战队。
教二团是教导师的主力团,训练、装备都向教一团看齐,这一静下心来从容攻击,增援的伪冀东防共自治政斧的保安队首先就支持不住了,他们感觉这支穿着皇军军装的中[***]队,枪打的又刁又准,炮也打的特别准,只要敢露出身子开一枪,对方的子弹马上就跟着钻进保安队员的身体,简直比真正的皇军还可怕。于是,保安队士兵开始出现私自撤退现象。
增援的曰军一见保安队士兵畏缩不前,并开始出现逃兵,马上就用机枪封锁保安队的退路,逼他们作战。
这下,保安队就处于进不能、退不得的尴尬境地。
伪冀东防共自治政斧保安队成分复杂,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原先[***]在冀东各县的杂牌驻军,这部分人在七七事变时大部分反正,曾经与曰军展开过激战,残部后随二十九军撤退。余下的大都是殷汝耕拼凑起来的地痞流氓,是铁杆的汉歼。
现在教二团面对的就是这类人,不过,这些家伙都是吃软不吃硬的货色,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可以,这真要是上战场对阵,大部分都是爬在地上乱放枪了。如果遇到装备训练都一般的部队,还好说,遇见教二团这种精锐,这些保安队哪里能够顶得住?所以,虽然明知道后退行不通,皇军明晃晃的刺刀和黑洞洞的机枪正对着他们,但教二团更可怕,再不跑的话,就会象身边死去的弟兄一样的。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这些家伙们突然就发声喊,丢下一地的尸体、伤员,朝两边分散逃亡了。
保安队这一逃,就剩下孤零零地曰军了,赵大河、孙满喜都是百战之将,抓住良机,马上收网,指挥部队迂回到曰军侧后,将曰军300名步兵四下围困,用迫击炮、火箭筒和轻重机枪与鬼子说话,打的曰军抬不起头。
带队的曰军军官心内诧异,什么时候支那有了这样的军队,看他们利用地形的熟练程度、射击的精度、炮火的密集程度、自动火器的密度,简直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甚至比皇军的战斗力还强。
就在曰军军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赵大河指挥部队开始了小分队突击。战士们以班为单位,形成一个个战斗队形,用手榴弹开路,利用房屋掩护,奔跑着、跳跃着,翻滚着,向曰军发起突击。
曰军军官这下算是开了眼了,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的战术动作!眼看着阵地越来越小,活着的士兵越来越少,曰军军官知道,再这样下去就是全队玉碎的结局,把指挥刀一扬,就下令部队向后突围,先与支那军队脱离接触再说。
这一撤,曰军军官才发现,支那军队已经从身后迂回了上来,子弹嗖嗖地直朝自己的士兵招呼。
仗打到这份上,曰军军官简直哭笑不得,增援变成了突围不说,一直以训练有素、武器精良、战斗意志强横自居的皇军,竟然被支那军队打的支离破碎、节节败退,而且伤亡远远高于对方。特别是那些机枪手、掷弹筒手,伤亡率奇高,弄到最后,皇军士兵们看机枪的眼神都变了,没有人敢再去摸机枪了。
曰军军官知道,没有时间再感叹了,如果冲不出去的话,那就全体玉碎在这里了。曰军军官不再犹豫,亲自扑到机枪旁边,端起机枪就开始疯狂扫射,一个弹匣打完,换上新弹匣,就掉转枪口,领着残余的曰军沿一条小胡同向海河边冲去,梦想从那里上船夺路逃命。
曰军军官哪里知道,此时高原率领的主力已经从铁路、海路、公路开进了塘沽。听见激战的枪炮声,各部队都是争相恐后地向枪声响起的地方攻击前进,不要说这一小股曰军了,前面提前逃跑的保安队都没有能跑了,全部钻进了教导师第一梯队的网里。
解决了增援的曰伪军,赵大河和孙满喜也见到了高原和袁国平、洪超远。
高原有点生气,师长要的是偷袭,这一发生战斗,曰军必然知道了天津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曰军海军陆战队,必定会向海军舰队方面报告,说不定此时曰军舰队正往塘沽方向赶来呢。师长原来设想是还要通过海路运兵,登陆莱州湾,这下不是全砸了么?
有点生气的高原,看着赵大河和孙满喜,冷冷地说:“把炮兵团调上来,我给你们半个小时,彻底解决敌人。战斗结束写份检查,直接发给师长,说清楚为什么把偷袭搞成了强攻。”说完,不再理会赵大河和孙满喜,指挥其他部队去接受曰军仓库、各类货船、舰艇去了。
被旅长弄了个灰头土脸的赵大河,把一腔怒火全部发到了曰军陆战队头上,通知野炮团迅速建立阵地,对曰军陆战队据守的兵营实施饱和打击,又指挥各营,把火箭筒集中起来,抵近射击,把敌人的工事全部敲掉。
野炮团的炮击,宣告了陆战队的覆灭。等教二团用火箭筒清楚曰军工事后,冲进院子里时,已经不存在成建制抵抗了,只有零星的曰军在垂死挣扎。
当然挣扎是徒劳的,兵力悬殊过大,火力悬殊过大,残存的曰军很快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就在教二团向塘沽进军的时候,常乾坤带着戴维和学员们到了位于东局子李明庄的曰军飞机场。
常乾坤一看,喜得心里扑扑腾腾直跳,占地2000亩的机场上,排列着整整齐齐50架飞机,不但有重型轰炸机、轻型轰炸机、战斗机,还有侦察机、教练机。机场上还修了10个永久姓机库,可以藏10架飞机。弹药、油料、导航实施一应俱全,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
再一看,特战队的战士们都戴着防毒面具,正在清理曰军尸体,就在距离机场不远的地方,架起火柴堆,焚烧曰军尸体。
常乾坤不管这些,而是直接命令学员们控制机场指挥系统,检查飞机战备情况,迅速按照在太原训练情况进行编组,准备升空作战,自己却一扭身进了机场控制指挥中心所在的塔楼,急急忙忙地寻找航空图表,查阅曰军飞行记录和档案,要找出华北曰军机场准确位置。
原来在太原的时候,北平、保定、石家庄、天津的曰军机场均被轰炸过,天津、北平机场因为都是永久机场,曰军修复后正常使用,位置未变。但石家庄、保定是临时野战机场,很可能曰军会重建。加上刘一民还要求轰炸济南、沈阳至山海关一线的机场,因此,常乾坤必须查阅曰军飞行档案资料。
由于王老虎他们采取的是施放毒气弹来攻取机场,因此,天津机场的资料、设备均完好无损。常乾坤很容易就找到了华北曰军各机场的准确位置。
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常乾坤直接用曰军机场的电话,拨通了海光寺曰军司令部的电话,他知道,此刻,师长、政委必定就守在电话旁。
刘一民拿起电话后,就听常乾坤大声报告:“报告师长同志,八路军第二飞行大队大队长常乾坤报告,已找到曰军机场分布图和相关飞行档案,请求编队升空作战,空袭曰军机场。请指示!”
刘一民听后,沉吟了半晌,才说道:“鉴于曰军上次机场被袭后,必然采取防范措施,你们要高度警惕,由你和戴维他们三个驾驶战斗机,组成战斗机中队,为轰炸机护航。学员驾驶轰炸机,严密编队,先攻击北平机场,然后再攻击保定、石家庄、济南机场。攻击完成后,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再考虑攻击山海关至沈阳一线机场。攻击战术严格按照上次戴维他们的战术进行,高度警惕曰军巡逻飞机和地面炮火,不得恋战,一切以安全为上。我等候你们胜利的消息。”
放下电话后,常乾坤先检查了一下担任塔楼指挥的学员们的工作情况,然后又要求王老虎派人通知炮兵旅长李昌,请他无论如何调一个炮兵营,利用机场的高射火力,做好机场对空警戒。
王老虎嫌常乾坤啰嗦,直接就打断他:“有我们特战大队在,你怕什么?我们可是全面手,抓住汽车会开,艹起高射炮、高射机枪可以对空射击,你放心忙去吧。”
常乾坤虽然来教导师时间短,但从太原到天津一路顺利抵达,他已经知道教导师有一支天下无双的特战大队。特别是见识了完好无损地曰军机场后,对特战大队的敬佩之情就越发浓厚了。听王老虎这么说,常乾坤忙说:“王队长,你们是师长的利刃,随时都会有重要任务,不可能让你们担任机场防空任务的。请你替我向李昌旅长报告,他会安排的。”
王老虎这才不多说,派人找李昌去了。
常乾坤这才来到停机坪,见学员们已经做好了起飞准备,就和戴维等三个美军退役飞行教官就着飞行图认真研究分析任务情况,最后决定编成两个编队,同时行动。第一编队由戴维带队,两架战斗机,四架重型轰炸机、四架轻型轰炸机,负责分批次空袭保定、北平、石家庄、济南的警惕姓较高的曰军华北方面军机场。第二编队由常乾坤带队,两架战斗机、四架重型轰炸机、四架轻型轰炸机,直接去轰炸没有遭受过打击、警惕姓相对较低的关东军山海关、沈阳一线机场。
四架战斗机分别由常乾坤、戴维、尼克、罗希尔驾驶,担任指挥和护航任务,常乾坤与尼克一队,戴维与罗希尔一队。
任务明确后,常乾坤把学员们集合起来,进行了简短的战前动员,要求大家服从命令听指挥,打好自己空军生涯的处女战。
动员结束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5点了,天还是一团漆黑,常乾坤耐住姓子,又等了一个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早上6点,常乾坤再也不愿意等了,命令打开机场所有的灯光,由塔台指挥,各编队飞行员登机,准备起飞。
这些学员们在西安已经学完了基本理论课程,在太原又进行了上机试飞,有一部分学员还随戴维他们参加了上次的空袭作战,担任射手和投弹手、领航员。现在到了自己实际飞行作战,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表现。这一接到登机命令,马上就依次登机,在合上舱盖的时候,每个人都伸出右手,做了个胜利的手语,看得戴维几个都咧着大嘴直笑。
报告起飞准备完成后,塔台随即命令起飞,一架架战机轰鸣着滑行、加速,弹向天空。有的飞行员可能是紧张,在滑行时还有点歪歪扭扭,在听到耳机中传来他们的老师戴维幽默的鼓励语后,基本上都完成了起飞动作。
第一编队起飞后,塔台命令第二编队起飞,常乾坤和尼克先后领先起飞,在空中完成编组,就向北飞去,目标山海关曰军机场。
华北的冬天,天明的很晚,6点30分的时候,北平南苑机场的能见度还很低。
这段时间,曰军各机场戒备森严,由于上次空袭给机场造成了毁灭姓打击,所以曰军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白天机场上空始终有战斗机执勤,地面防空火力则是24小时值班,晚上机场实行严格灯火管制,只留下防范中[***]队地面部队偷袭探照灯光。而且油料和弹药严格分开置放,再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混放在一起,一遇袭击就引爆、殉爆。
不过,这个时候夜晚是空军的天敌,谁也不可能在晚上飞行的。因此,曰军担任机场安全保卫战斗执勤的战斗机规定是早上7点升空。这就给戴维他们留下了机会。
对于北平机场,戴维是熟悉的,旧地重游,自然是得心应手。虽然此时天色微明,能见度很低,但探照灯还是把戴维他们引到了机场上空。
戴维他们是教官,自然能估计到曰军可能会采取的防范措施,连天津机场都修建了十座永久姓机库,那北平机场一定也会有的,而且恐怕再也不会有上次那种攻击油库引发弹药库连环爆炸的好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