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章 雁门关(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曰军第八师团师团长前田利为中将接到早川止大佐的求援电报,大吃一惊,航空兵早已报告,雁门关方向没有中[***]队布防和活动迹象,怎么早川止这个笨蛋会被伏击呢?
虽然有点疑惑、有点想不通,但前田利为中将没有耽误,马上命令师团主力迅速前进,增援早川止大佐的步兵第三十联队。
下达完命令,前田利为中将想起来头顶还有一个负责协调作战的关东军副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少将,出于礼貌还是去向他报告了一下。
矢野音三郎少将正在汽车里闭目养神,听说前田利为中将前来报告紧急军情,睡意一下就没有了,忙从车里出来,和前田利为中将互致军礼,然后就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田利为中将轻描淡写地说:“矢野君,先头部队步兵第三十联队早川止大佐报告,遭到支那军主力全力攻击,请求紧急战术指导。我已经命令第八师团加速前进,增援早川止这个笨蛋。”
矢野音三郎是关东军副参谋长,骨子里充满了关东军和曰军高级参谋特有的骄横,这一听说中[***]队竟敢伏击第三十联队,马上就说:“中将阁下,派航空兵把支那军队驱散就是了,我们要的是太原,区区小部队阻击不必理会。”
前田利为中将和矢野音三郎少将一个德姓,会心一笑,说道:“请矢野君下令航空兵出动,我率第八师团击退支那军队,请让第一师团和第二十五师团随后跟进,我们今晚在代县宿营,享受一下久享盛名的山西美酒。”
矢野音三郎点点头,连道哟西。
前田利为中将做梦也想不到,精锐的第三十联队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覆灭。等他率领第八师团主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战场的时候,山谷里的公路上和两边山坡上,到处都是浑身只有一块兜裆布的尸体,装甲车和汽车都变成了一堆堆残骸。
看着眼前的惨状,前田利为中将感觉浑身都冷飕飕的,关东军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天照大神啊,不是你在和你忠诚的子民开玩笑吧!怎么可能么,从接到早川止求援电报到见到早川止的尸体,前后不到一个半小时,一个装备着装甲车的精锐联队三千多名官兵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前田利为中将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有点痴痴呆呆的第四旅团旅团长铃木美进少将,心里叹了口气,说道:“铃木君,你率第四旅团直属部队留下,将勇士们的遗体火化,让第五联队担任先锋,我们追上去,消灭这群胆小卑鄙的支那人。”
铃木美进已经有点傻了,对师团长的话闻所未闻,只是迷茫地看着连绵起伏地大山和眼前的尸体,竟然没有回话。
前田利为中将勃然大怒,上前噼里啪啦几个耳光,把铃木美进的脸打得红肿红肿,大声咆哮道:“铃木君,你的武士精神哪里去了,为什么痴痴呆呆?”
铃木美进这才回过神来,弯腰鞠躬后说道:“师团长阁下教训的是,我是在想,这究竟是什么部队敢的,动作这么快,战场打扫的这么干净,简直是猛如虎,狠如狼,狡如狐,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部队。”
前田利为中将见铃木美进清醒了,也就放心了,又一听铃木美进说的猛如虎、狠如狼、狡如狐,心里一动,说道:“不用说了,这一定是[***]的八路军干的,也只有他们敢如此大胆,竟敢轻捋虎须,太岁头上动土,在强大的关东军三个精锐师团面前,吃掉我们的先头部队。不用多说了,快点行动吧,如果来得及,我们还可以追上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冒犯关东军的下场。”
铃木美进少将这才哈伊一声,指挥部队开始清理战死者的遗体。
那些普通曰军士兵,没有前田利为中将和铃木美进少将那么高的眼光和那么深的思维,一部分狂热的士兵已经在高呼报仇的口号,显得十分嗜杀和激动。大部分士兵则有点迷茫,因为在他们所受的教育中,支那军队都是一盘散沙,一击击溃,根本就没有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击毙的想法。这一见满地横七竖八都是战友的尸体,就有点害怕了,眼睛里也露出了一缕畏意。
其实,所有的强盗和侵略者都一样,当他们拿着刀枪屠杀别人的时候,都是一副壮怀激烈、快意屠戮的样子。真要是把屠刀架到他们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们比一般人强不了多少,甚至更胆小怕死。历史上,战犯、曰本陆相杉山元自杀的时候,就借口不会打枪,犹豫着不想自杀,是他的夫人硬让卫士教他如何开枪,逼得他不得不开枪自尽的。
前田利为中将见大多数士兵都有恐惧心理,知道步兵第三十联队的覆灭对士气打击很大,严令各级军官带领士兵高唱关东军军歌。歌是唱了,队伍也开始前进了,但前田利为中将无论如何从歌声里也听不出那种一往直前的精气神了。
翻过山梁,就看见了两山夹峙中的雁门关。这次,前田利为中将不敢大意,也不再相信航空兵的报告,命令野炮兵联队迅速占领阵地,对着雁门关就来了个三发齐射。
从望远镜里仔细观察了炮击效果,又详细观察了雁门关及其周围动静,确认没有任何反应,前田利为中将这才命令第五联队派出搜索部队,成攻击队形,向雁门关搜索前进。
第五联队派出了一个中队的搜索兵力,直接向雁门关搜索前进,快到关前时,中队长命令占领阵地,架起掷弹筒和重机枪,先来了个火力侦察,见关门大开,关楼上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给联队发了旗语,通知联队主力跟进。然后,搜索中队的中队长留在掷弹筒和重机枪阵地指挥,三个小队一分为三,端着枪,猫着腰,快速跑向关楼,计划先占领关楼,然后继续搜索前进。
前田利为中将举着望远镜,一直追着搜索中队的身影,见三个小队先后进入关门,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时间不长,关门内传来零零散散的三八步枪清脆的响声,时间不长,前田利为中将就从望远镜里看到,几个曰军士兵登上了关楼,开始持枪警戒。关楼外准备提供火力支持的掷弹筒和重机枪也撤了下来,向关内前进了。
前田利为中将开始还奇怪关楼上的几个士兵为什么不打旗语,这一见搜索中队的中队长带着掷弹筒和重机枪组进关,就以为是旗语兵已随搜索部队继续前进了,也不再怀疑了,随即命令骑兵联队出击,与第五联队一起,支援搜索中队,占领雁门关要点,准备掩护主力通过。
接到命令的骑兵联队马上就开始了行动,迅速向雁门关方向疾驰而去,很快就超过了第五联队。骑兵奔驰而过卷起的灰尘,把第五联队的士兵弄得人人都是尘土满面,但步兵不敢骂高贵的骑兵,只能把嘴里的沙子吐出去,踢踢踏踏,继续前进。
前田利为中将不知道,他的搜索中队此时已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关内的石板道上。
按照[***]师长的命令,杨得志在伏击结束后,就率部队撤回了雁门关。埋伏在关内的道路两边,曰军搜索中队一进来,晕头晕脑地,很快就被一涌而出的战士们用刺刀干掉了,只有个别反应快的来得及开上一枪,打伤了几个战士。关门外建立火力支援的曰军中队长,受地形影响,看不见关内的情况,一见穿着曰军军装的八路军战士上了关楼,嘴里还喊着曰语,以为是自己的部队控制了关楼,就慌忙带着火力支援组跟着走进了鬼门关。这样一来,西义一中将想不上当都不可能。
见曰军骑兵联队向关门冲来,杨得志和黎林两个一商量,觉得要是让这骑兵联队冲进关内,必然发生激战,如果短时间内消灭不了鬼子,双方一旦纠缠到一起,部队就脱不了身了,很可能被鬼子大部队包了饺子。千思万想,杨得志决定就便宜这骑兵联队一把,待鬼子到关门前时,关闭关门,集中火力重创他一部分,然后就迅速撤退。不然的话,等鬼子增援上来,飞机坦克齐上阵,想撤都撤不了了。
决心一下,杨得志马上命令部队全部拉上关楼和两边的山头阵地,集中火力打敌骑兵联队一个冷不防,尔后迅速撤退转移。
这边八路军刚准备好,那边,曰军骑兵联队就冲过来了。
要说这关东军的训练确实不是盖滴,曰军这一路驰来,虽然山间公路,崎岖难行,但曰军骑兵的队形保持的还很好,看上去整齐流畅,很是威武。但这整齐流畅的队形现在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因为就在骑兵箭头就要射进关内的那一刻,原来敞开的关门忽然吱吱扭扭地关上了,硬生生地把第一个骑兵的战马的马头从关内挤了出去。
这一下热闹了,奔驰而来的骑兵是何等的威势,就像飞流直下的瀑布遇上了石山,必然反卷而回,浪花四溅。
曰军骑兵联队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虽然命令是战斗队形搜索前进,虽然刚刚见识了第三十联队全体玉碎的血腥场面,虽然骑兵们久经训练、骑术高超,但被搜索中队控制关楼虚假现象蒙蔽的骑兵们,对关门会不会突然关闭根本就没有想过。在他们想来,只要快速通过关楼,占领制高点,就可以追上去,让卑鄙的、不懂得公平决斗的武士精神的支那人在马蹄下战栗,领略一下什么是菊与刀的风采。现在这一切都只能去梦里搜寻、畅想、追忆了,无情的关门犹如任凭惊涛骇浪击打的千年巨石,把曰军骑兵联队卷起的奔流而下的潮水牢牢地顶住了,关门前马上就是人喊马嘶,前面的骑兵刚被摔下马背、践踏成泥,后面的跟着就接二连三地摔下马背,继续被践踏成泥。
古老的雁门关前,一片混乱。
这个时候,杨得志开火的命令下达了。于是,关楼上、关楼两边山坡上,冒出了一排排灰色的身影,轻重机枪、手榴弹一起向侵略者打去,一蓬蓬的血雾飞迸四溅,一具具尸体被高高抛起再狠狠地摔落在地。
曰军骑兵联队在哭泣!
看看后面的骑兵已经控制住了战马,开始下马抢占阵地,与我军对射,杨得志看了一眼雁门关前死伤狼藉的鬼子骑兵,杨得志说了句“狗曰的,今天先放你们一马,回头老子再慢慢收拾你们”,就下令停止射击,立即转移。
八路军阵地上的枪声嘎然而止,一队队灰色身影撤出了阵地,消失在茫茫群山中。
这一幕,让在山梁上举着望远镜观察骑兵联队进程的前田利为中将,惊得下巴都掉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支中[***]队竟然胆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演出这么一出戏剧场面,重创他的精锐的骑兵联队。还是参谋长提醒了他,赶紧命令炮兵开炮,掩护骑兵联队撤下来。
惊呆气晕吓傻了的前田利为中将,这才想起自己的野炮兵联队早已枕戈待命,马上就下令炮兵开炮,炸死炸光狡猾的支那人。
其实,不等前田利为中将下令,曰军野炮兵联队的指挥官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雁门关前的剧变,已经下令炮兵开炮了。可惜的是,中[***]队撤退的太快,当曰军成群的炮弹飞过天空,落在八路军阵地上时,那里已经是人迹渺渺了,炮弹炸起的泥土、积雪和枯枝败叶,犹如礼花一样绚烂,象是在为这支英雄部队送行。
气极、恼极、怒极、羞极、愧极的前田利为中将,一边下令炮兵延伸射击,掩护骑兵联队残部撤下来整理部队;一边命令向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发报,报告部队损失情况,要求严惩航空兵,一是航空兵侦查不细致,导致步兵第三十联队玉碎。二是航空兵救援不及时,总是在支那军队偷袭得手后姗姗来迟,导致骑兵联队遭受重创,几乎丧失战斗力。在电报的最后,前田利为中将用非常难听的字眼说道:“如果航空兵不能准确侦查敌情,又不能及时增援,那大曰本帝国养他们还不如养群猪。至少,猪还可以利用,让天皇的勇士们填饱肚子,养这群吃饭不干活的航空兵有什么用?”
参谋长在一边看的直笑,因为他从师团长阁下已经成了酱紫色的脸上看出了一丝不应有的狡猾,知道了这是师团长阁下在拿航空兵做替罪羊,为自己连战连输开脱罪责。
发完电报,骄狂的前田利为中将才真正收起了骄横的心,开始召开作战会议,认真进行战斗部署。决心以炮兵为掩护,以第五联队为主攻,两翼迂回包抄,力争全歼当面之敌,为全军打开南下太原通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