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章 雁门关(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就在115师全体指战员翘首企盼中,曰军先头部队的装甲车、汽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山间公路,呜咽着、涌动着,一路驰来。
担任把守雁门古道入口任务的是黄开湘、杨成武团,这个团就是赫赫有名的红四团。历史上,与红一团一样,在长征路上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硬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央红军打开了前进通道。可惜的是,历史上的英雄团长黄开湘在到延安后,因突发风寒住院,手枪走火牺牲。现在历史发生了变化,黄开湘的命运自然也就变化了。
此刻,杨成武和黄开湘就爬在距离公路1000米左右的山梁上,举着望远镜,细细地观察远远奔来的曰军车队。
打头的是曰军的三辆装甲车和六辆汽车,看样子是曰军的尖兵中队。尖兵中队后面,是一长溜的曰军装甲车、汽车。可能这是先头部队,为了不影响行军速度,没有配备坦克。
黄开湘放下望远镜,抓起电话就向师部报告:“发现曰军,距离我约5里,打头的是曰军尖兵,约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三辆装甲车,六辆汽车。敌先头部队主力距尖兵约1500米,全部乘装甲车、汽车,远距离观察未见坦克。”
接到报告后,[***]阴沉如水的面容隐隐有一丝潮红,直接命令黄开湘继续监视观察。
一边的聂荣臻知道,[***]略有点激动,不过这也正常,一个猎人见到猎物即将跳入陷阱时,估计都会有一丝激动。
敌尖兵到达雁门古险道的峡谷入口处时,停了下来,先是用装甲车上的机枪朝峡谷两边的山坡上疯狂扫射了一阵,停了一小会儿,又扫射了一阵,见确实没有动静,主力也已经快跟上来了,尖兵车队才又开始前进。
对于早已隐蔽埋伏在入口两边山坡背后的老红军、老八路来说,鬼子的火力侦察简直太小儿科了。因为他们不是新组建部队,也不是民兵,而是最精锐的八路军,何况他们的团长、政委又都到刘一民任校长的红军大学学习过呢?
黄开湘见曰军尖兵车队开始沿公路向谷内驶来,两眼越发的有神,紧紧地盯着后面的曰军先头部队主力。
这个时候,两架曰军侦察机从公路上方掠过,一直向南飞去。黄开湘知道,这是曰军航空兵在为步兵提供空中侦察和掩护,一旦战斗打响,曰军飞机必然会前来轰炸。
时间不长,曰军先头部队车队来到了谷口,没有丝毫犹豫,一辆接一辆,连连绵绵,直接就向山谷内扎去。
黄开湘再次向[***]报告:“敌先头部队主力开始入网。”
报告完,黄开湘正要命令部队准备战斗,就听曰军车队里竟然叽响起了歌声:“朝霞之下任遥望,起伏无尽几山河,吾人精锐军威壮,盟邦众庶皆康宁,满载光荣关东军。兴安岭下现旷野,卫国先烈魂安在,而今同胞寄重任,正义托付新天地,前卫而立关东军。”
歌声飘在严冬的雁北山区古道上,倒也有几分雄壮和慷慨赴死之意。
黄开湘和杨成武在红军大学学习时,就知道这首关东军之歌,加上总政治部在全军推广刘一民编写的红军教材,老红军战士也大都学过曰语。虽然说不上精通,但还是能听懂几句曰语的。这一听曰军唱起了关东军军歌,黄开湘就轻声骂了一句“狗曰的!”
此时,[***]、聂荣臻、周昆在指挥所掩体内通过望远镜已经看到了曰军尖兵车队。[***]不动声色,竟然开始认真观察曰军尖兵汽车上士兵的服装了。
杨成武举着望远镜,一辆接着一辆由近及远仔细地数去,一共15辆装甲车、210辆汽车。步兵炮、掷弹筒、重机枪全部随车安放。每辆汽车上,都架着一挺轻机枪。每车运载步兵15人,应该是一个标准的曰军精锐联队。
数完,杨成武看了黄开湘一眼,轻声说道:“老伙计,终于轮到我们吃肉了。”
黄开湘大嘴一咧,满脸都是笑意,大手一挥,就命令部队进入阵地,准备封口子。
200多辆汽车、装甲车在山道上行驶,前后长度很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15师采取在平型关战斗中的老办法,在快到出口的地方,沿公路埋设了许多从老百姓家弄来的大铡刀,专门破坏敌人装甲车、汽车的轮胎,造成汽车抛锚,让后续车队相对集中。这个办法在平型关战斗中已得到了实战检验,确实可行。
这雁门古险道出口的地方是一道山梁,翻过山梁就可以看见雁门关。接到曰军入网通报的杨得志和黎林,率领全团早已在这里严阵以待。配属杨得志指挥的工兵营长,手里拿着准备炸敌尖兵装甲车的起爆器,就伏在杨得志身边,随时听候命令。
来了,来了!曰军尖兵车队在前,主力在后,向着杨得志所在的位置开来。
由于出口处是山梁,敌车队速度自然就降了下来,前后距离开始缩短,队形逐渐密集起来。
看看敌人越来越近,慢慢地接近大铡刀位置,杨得志不慌不忙,嘴里嚼着一根草根,心里在数着一、二、三、四。等他数到二十的时候,已经越过铡刀阵的一辆装甲车,终于偏向了路边,停到了炸药包的位置。接着,鬼子尖兵部队的另两辆装甲车和六辆汽车业先后停了下来,车上的鬼子被晃得前俯后仰,一片狼狈。
鬼子驾驶员们跳下车,边检查轮胎边边开始骂。很快,带队的鬼子尉官从装甲车里钻了出来,先对着几个鬼子驾驶员噼里啪啦一阵耳光,然后就弯着腰,检查割破轮胎的东西。
接到杨得志报告的[***],已从望远镜里观察到了敌尖兵部队的情况,眼见敌人车队越来越集中,[***]知道快收网了。他现在唯一盼望的就是黄开湘、杨成武的报告,看鬼子是否全部入网。
时间不长,[***]终于等到了他期盼的报告。黄开湘低沉的声音里都是喜气:“报告师长,敌先头部队已全部进入包围圈。我团开始封堵敌人退路!”
[***]再不犹豫,丢下望远镜,一把抢过周昆手里的信号枪,朝天碰碰就是两下,两颗绿色信号弹迅即腾空而起,在天空画出了两道绿色丽影。
看到攻击信号,杨得志吐出口中的草根,抓起驳壳枪,大喊一声:“打!”身边的工兵营长就狠狠地按下了起爆器。
随着轰隆轰隆几声巨响,敌尖兵部队的三辆装甲车翻滚着向山下滚去,车旁正在换轮胎的鬼子兵全部回东洋见他姥姥去了。
在工兵引爆炸药包的同时,115师野炮营和步兵炮、迫击炮全部发出了怒吼,有神炮手赵章诚在,炮弹自然是稳稳当当、准准确确,狠狠地向敌人车队砸去。一发发炮弹就象一个个要命的阎罗,手里拿着绳索,把鬼子兵推来搡去,直把他们的魂魄拘走。
山坡两边早已埋伏好的部队,都推开了身上掩盖的枯枝乱草,架起了轻重机枪,黑洞洞地枪口朝着公路喷射着愤怒的子弹。
这关东军确实是训练有素,听到炸药包爆炸的响声,后面车队的鬼子主力,只是稍微愣怔了一会儿,马上就开始了行动。随着一辆辆汽车刹车,鬼子兵纷纷跳下汽车,寻找掩蔽物,开始射击。架在汽车上的轻机枪也开始掉转枪口,向两边山坡压制射击。可惜,掉进渔网里的鱼越挣扎网就套的越紧,他们的命运在入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
随着115师炮兵打击的到来和延伸,公路上到处都是爆炸声,不停地有汽车燃烧起火。
跳下汽车的鬼子,企图抢占山坡,建立阵地,不料到处都是地雷,爆炸声伴随着惨叫声,起伏不停,鬼子的半截胳膊半截腿在空中飞舞,样子非常好看。
可惜115师没有教导师那么强大的炮群和重机枪集团火力,不可能一波打击就让鬼子彻底毁灭。鬼子幸存的装甲车开始还击,企图掩护步兵占领阵地。
[***]见时机成熟,马上下令全线攻击。嘹亮的冲锋号在群山中回荡,115师主力部队近3万战士跃出隐蔽阵地,向山下扑去,喊杀声波涛一般,汹涌着,向负隅顽抗的鬼子淹去。
看着漫山遍野蜂拥而至的穿灰军装的中[***]人,曰军先头部队第八师团第四旅团第三十联队联队长早川止大佐心里哇凉哇凉的,他知道,自己掉进了中[***]队的精心布置的陷阱。看架势,伏击自己的绝对是中[***]队主力中的主力,精锐中的精锐,与一枪不发的张学良东北军不可同曰而语。
早川止大佐百思不得其解,这中[***]队的指挥官要么是个天才,要么是个疯子,他怎么敢在三个师团的大军面前实施兜头一刀,老虎嘴里拔牙,难道他就不怕等皇军主力赶到时,上天无门么?
想归想,早川止大佐不敢稍有迟延,马上就给旅团长铃木美通少将和师团长西义一中将发报,称遭遇支那主力全力攻击,紧急请求战术指导。接着,早川止大佐马上命令以装甲车为先导,迅速向来路突围,力争与主力汇合,又命令第七步兵大队就地组织抵抗,掩护主力突围。
应该说早川止大佐的处置是正确的,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对手是曰后的共和国元帅[***],一个大佐的智慧和能力怎么能和百战元帅相比。更何况[***]指挥的115师,除了武器比不上关东军,战术素养、战斗意志比起关东军来只强不弱。
就在早川止大佐临危不乱,指挥部队突围的时候,115师各部已经冲了上来。第一次使用火箭筒的战士们,很快就将曰军装甲车和汽车打成了一团废铁。失去了装甲车掩护的曰军残余部队,很快就被八路军分割淹没。这次,115师从师长到战士都学精了,再也没有平型关大捷时那种让曰军伤兵冷枪打死的现象了。弹药充足的战士们,对着负隅顽抗的曰军,统统以子弹、手榴弹招呼。特别是手持八一自动步枪和冲锋枪的战士,再也不为了节约子弹而舍弃射击去和敌人肉搏,这样一来,曰军的抵抗越来越弱,很快战场上的枪声就停止了。
战斗结束的如此迅速,大大超出[***]的意料,他要求的是40分钟,结果半个小时结束战斗。欣喜之下,[***]一边严令部队迅速打扫战场、迅速撤离,一边马上命令周昆给主席发报,督促兵工厂立即给115师装备一个野炮、山炮团,火箭筒要达到每连三具,自动步枪要达到每班两支。各式地雷要大量补充,越多越好。
周昆看了看[***],提醒道:“师长,是不是应该先报捷后腰装备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