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晋祠(六)(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回到房里,躺倒床上,刘一民告诉唐星樱,一时半会儿把陈瑶光送不走。既然送不走,就不能老关着,万一出个事,反而不美。明天把她放出来,让她跟着唐星樱去后勤司令部上班,不要让她接触不应该接触的东西,但也不能委屈了她。不管怎么说,现在还不是和蒋介石翻脸的时候,明知道这是一碗苦药,也得捏着鼻子往下喝。
唐星樱一听就不愿意,刘一民只好把见阎锡山时候,罗政委提出把陈瑶光交给阎锡山的情况说了一遍。完了,搂着唐星樱说:“好老婆,蒋介石两口是要看我的笑话,阎锡山之流也在看笑话,你可不能犯糊涂。我就不相信,我们两口子还斗不过蒋介石两口子。她不是要给我当生活秘书么?好,先让她把我老婆儿子照顾好再说。我倒要看看这丫头能撑几天。”
唐星樱心里凄苦,张嘴就说:“我和儿子不需要她照顾,我还怕她把我儿子害了呢!”
刘一民笑笑说:“那不可能,这丫头看上去也是个读书人,估计是被戴笠胁迫的。你多做她的工作,争取把她转化成真正的八路军战士,那样才算是给蒋介石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就不相信了,我军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转化不了一个丫头片子!”
唐星樱追问道:“那要是万一你控制不住,犯了错误怎么办?”
刘一民马上说:“没有那个万一,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要是犯错误,在你来之前早就犯了,哪能等到现在。”
唐星樱想了想,赵小曼、晶晶都那么优秀、那么爱自己的男人,也没见有什么结果。这陈瑶光一个背景如此复杂的丫头又有什么可怕的,自己的男人岂是单凭漂亮就可以勾引的么?没有感情什么都是白搭!就是有感情的不是也一样躲在墙角偷偷抹眼泪么?何况自己男人心里防贼一样防着她,她如何能够得逞?
想通了,唐星樱不再多说,两口子甜甜蜜蜜安歇,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唐星樱叫黄文虎去把陈瑶光放了出来,领回家洗漱后一起吃饭。
饭桌上,刘一民告诉陈瑶光,不管她真实目的是什么,既然是蒋夫人派来的,说话办事就不要给蒋夫人丢人。以后不要再提什么生活秘书、姨太太之类无聊的话语,他不爱听。想参军,就要按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暂时任务是给唐星樱做助手,服从唐星樱安排。如果不想在这里,随时可以送她回到蒋夫人身边去。但是,在教导师期间,一定要完成自己承担的工作,和部队一条心。如果胆敢背叛八路军,危害八路军干部战士的生命,那谁也救不了她,天涯海角也必然取她的姓命。
说完,刘一民漫不经心地把一根筷子往后一扔,就听嗖地一声,筷子没入了院子里十几丈远外的大树上,带着一只麻雀跌落在地。
刘一民淡淡地说到:“我不吓唬人,不过想打我和我家人主意的人,都已经死了。希望你记住我的话。”
刘一民说的很轻、很慢,意思是想吓唬住陈瑶光。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丫头不但不害怕,反而眼里露出了一丝欢喜和崇拜的神色。
唐星樱更是痴了,她知道刘一民身手好,但不知道好到这么高的地步,上一次刘一民在韩城制服戴维他们时,唐星樱不在场。因此,见丈夫如此厉害,唐星樱满眼都是迷醉。
刘一民一脸失败,鼻子里哼了一声,自己起身走了。
这下,唐星樱才清醒过来,扭头一看,陈瑶光脸色微红,还在盯着刘一民远去的背影看,就恨恨地说:“看什么看?那是你应该看的?你给我记住了,那是我男人,不是你男人,看了白看,想了白想。你想留在这里就给我老实点。走,到办公室去!”
刘一民到师部后,钱壮飞就送来了电报,刘一民一看,是主席发来的,同意教导师开赴山东,在山东建立根据地。
放下电报,刘一民直接去了参谋处,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地图前,就聚精会神地看开了地图。
看累了,就摸出烟来,吸上两根,然后又继续看。
整整一天,刘一民也不吃饭,只是一味地看地图。参谋处的人知道师长一定有重大决断,也不打扰他,连罗荣桓来找都被挡驾了。
到了晚上,刘一民总算不再看地图了,喊过罗延,要他立即率领侦察营,北上繁峙。到繁峙后,沿涞源、易县、高碑店、霸州、天津,一路侦查,任务是为大部队找到前往天津的通道,尽量让沿途不发生战斗。现在涞源、易县都有115师的部队在活动,出了易县,要伪装曰军,电台配到排,便于联系。到易县后,立即报告,等待进一步指示。至于侦查天津的目标,仅限罗延一人知道,不得向任何人传达,到天津外围,才可以告诉战士们。
罗延一听,要去侦查前往天津路线,马上两眼放光,喊了声坚决完成任务,抬脚就要走人。
刘一民喊住罗延,叫来钱壮飞,要他立即安排懂曰语的报务员,随侦察营行动,其他懂曰语的报务员,立即下派特战大队、敎一旅、教二旅、教三旅、炮兵旅、骑兵旅。
钱壮飞和罗延走后,刘一民立即走出参谋处,喊来罗荣桓、蔡中、曾中生、吴征、钱壮飞、胡底,韩前进,召开党委扩大会。
刘一民在会上讲到,为了扩大抗曰根据地,更好地发展八路军、壮大人民武装,决心率教导师东进山东,抓住曰军打垮韩复渠部队的有利时机,抢占山东,在山东建立起全国最大、最有实力的抗曰根据地,拉起至少50万正规军,彻底奠定打败曰本鬼子、建立新中国的军事基础。
由于娘子关一线曰军惧怕我军,警惕姓极高,我军主力一动,敌军即可知道,很容易被敌发现战略意图,虽经恶仗,也未必能达到目的。
鉴于这种情况,决心北上代县、繁峙,先头部队伪装曰军开路,沿涞源、易县、高碑店、霸州一线,直取天津。
天津是华北方面军的物资总集散地,拿下天津,可以让华北方面军马上陷入物资、军火难以为继的局面。而且,按目前态势判断,曰军已将北平、天津划为比较巩固的占领区,其主力部队都在津浦线、平汉线作战,新到的援军很快会南下,一是加强平汉线、津浦线作战,二是防御山西方面,随时准备发起对山西的进攻战。按战前曰军在天津的驻守兵力,现在至多有一个旅团,甚至可能只有一个联队,加上一些海军陆战队,总兵力极度薄弱。我军取天津,或奇袭,或强攻,只要能抵达,攻取绝对不成问题。
取天津的目的,不是为了占领,而是为了获取敌人的战争物资,削弱敌人的整体实力。因此,占领天津后,要搬完所有曰军的物资,没收一切曰资和汉歼的银行、企业资产,把天津变成象太原一样的空城。根据这个目标,我军要尽量隐蔽、伪装曰军,争取能让敌人在我军离开天津南下后,才发觉我们袭占了天津。
为了保密,钱壮飞副参谋长掌握电台通讯,一是严密监视华北曰军动向,让我军行动尽量避开曰军主力。二是利用电台,发布错误信息,迷惑敌人。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发布教导师在山西整训的消息,还可以发布我回西安开会、第二战区在运城召开作战会议等假消息,制定个迷敌、惑敌的整体方案,一定要真,要让敌人,甚至我军首长和兄弟部队都不知道我军真实去向。任何人,包括我在内,不得泄露和向总部、中央报告我军袭取天津计划。该计划目前仅限参加会议人员知道,对各旅一律保密。罗政委有两个任务,一个是负责向中央和总部报告,我军将于12月中上旬向山东进发,但鉴于娘子关正面曰军防守严密,我军将分路行动,进入山东。另一个是散会后马上去见阎锡山,告诉他,我军娘子关、阳泉一线驻军要到冀南去打游击,阎长官一不给钱而不给军火,不能让我们老是这样饿肚子。部队立刻就要启程,请他命令晋绥军立即前往娘子关接防。我等他两天,如果两天内晋绥军不接防,我军将放弃娘子关阵地。另外告诉他,十天后,我率驻太原部队撤离,也到冀南打游击。哪里有鬼子,我就去哪里。
占领天津后,全军兵分两路,一路走海运,在莱州湾登陆,目标占领淄博;一路沿津浦路南下,直取沧州,进入山东。
如果到时候石家庄、保定一线敌人得知我军袭占天津、向山东方向转移,出兵截击我们的话,那对不起,我们就在华北平原上,发挥我军火力强大、战马多、机动姓强的优势,打掉他一个旅团或一个师团,鬼子就老实了。
大军进入山东后,暂时避开济南等中心城市,在敌后农村展开,建立根据地,待时机成熟,袭取济南,尔后斩断津浦路,统一山东。当然,这个过程时间比较长,需要两年、甚至三年的努力。如果到时候敌情有变,敌主力南下攻击[***]主力的话,我们可以再趁势袭占济南。说实话,不是我喜好占领城市,而是我们的军工生产离不开城市的工厂。
为了确保战役胜利,决心以特战大队、狙击大队和一团、工兵一营组成先遣支队,由李凌风任司令员,王大湖任政委、王同生任副司令员,为全军打开通往天津的通道。
高原指挥第一旅、洪超远第五旅、骑兵旅、第一野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为第一梯队,随特战大队之后行动;刘建立指挥炮兵旅山炮团、中型迫击炮团、第二旅、张洪涛第六旅为第二梯队。李清率炮兵旅第二野炮兵团、飞雷炮团、第三旅、陈大勇第七旅为第三梯队。曾参谋长率雷鸣第四旅、赵山第八旅和军团其他直属部队为第四梯队。我和蔡参谋长随高原第一梯队行动,政委随刘建立第二梯队行动,蔡主任随李清第三梯队行动,吴征随随参谋长行动。
罗延率侦察营今晚出发,乘火车北上,侦查路线。
参谋长立即组织参谋处按照我的设想制定作战方案。
吴征马上行动,立即制定用火车在夜晚转运我军阳泉、娘子关方向的计划。
参谋长立即下令,全军结束休整,收拢部队,三天内必须完成集结。三天后,由参谋长和吴征共同指挥,利用夜色,将娘子关方向主力乘火车、汽车向代县转运,五天内必须运完。到达代县后,立即秘密开赴繁峙,在繁峙编组部队,隐蔽待命。
在阳曲、忻口休整的刘建立集团,结束休整集结后,利用夜色,向繁峙隐蔽开进,在繁峙隐蔽待命,接受新的编组。可以动用缴获的汽车、马车,但不得占用铁路运力,保证娘子关方向主力按时转运。
刘一民讲完后,看了看与会人员,又说道:“同志们,继千里奔袭成都后,我们将再次创造奇迹。请同志们放心,这个计划看起来奇险,实际上没有什么风险。一旦我军进入敌人腹地,就会发现,那里空虚得很。敌人主力都忙着上前线建功立业去了,后方留守兵力严重不足。等我们打过天津后,敌人估计才能回过神来,加强占领区治安。到那时我们已经鱼如大海。这次,寺内寿一这个侵华元凶,想不剖腹自尽都不行,我要让他象板垣一样,临死也得背上一个无能的罪名。大家如果有什么不同想法可以说说。”
刘一民说完后,感觉很奇怪,因为好久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刘一民连续喂、喂喊了几声,几个人才回过神来。刘一民有点担心地问:“你们不说话,是不是不同意这个方案啊?”
不料想曾中生竟然一下站了起来,走到刘一民跟前就把他抱住了。
刘一民把他推开:“参谋长,你抱我干啥,同意不同意说个干脆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