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袭取太原(十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随着李昌下达的试射命令,四个炮兵团组成的炮群开始发言了。一发试射后,迅速修正发射参数,接着就是一个一发齐射,太原城南门就在炮声中轰然倒塌。
在教导师炮兵旅进行一发试射的时候,在一线指挥的读力混成第一旅团旅团长酒井镐次少将就知道这太原城守不住了,这么强大的炮火,要是还能守住,那就是奇迹了。酒井镐次少将马上给笠原幸雄司令官打电话,报告说中[***]队有最少三个炮兵联队的大炮,马上就要破城。
笠原幸雄一听,惊得目瞪口呆,马上命令酒井镐次少将集中兵力和火力,把坦克中队、装甲车中队全部调往南门,一定要把攻城的中[***]队赶出去。
酒井镐次少将虽然是个穷凶极恶的强盗,但他不傻,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采取的办法是赶紧把部队从城墙上撤下来,与中[***]队进行巷战。但是,他也明白笠原幸雄少将还存有守住太原的侥幸心理,何况让太原城在自己手里丢失,这个责任放谁身上都负不起。再说,凭着皇军士兵精悍的战斗力,酒井镐次自己也认为说不定可以把中[***]队从南门赶出去。于是,就在南门城楼倒塌的一霎那间,酒井镐次少将就命令轻型坦克中队、轻型装甲车中队出动,读力炮兵大队集中火力封闭南门,不让中[***]队突入城中。又命令第一联队长古川美代次大佐集中两个大队的步兵,迅速封堵南门缺口。
酒井镐次少将的布置正常情况下是正确的,可惜他遇到的是教导师的三个主力旅,是刘一民在西延整军时就开始传授战术要点的老部队,在南城门轰然倒塌后,攻击第一序列的第一旅并没有直接大军涌入,而是小分队搜索攻击前进,见曰军果然象步兵训练纲要里讲的那样,在第一时间就集中坦克、装甲车和步兵主力封堵南门缺口,意图打反击,就直接打信号弹,为炮兵指示攻击目标。
曰军集中到南门的部队这下都开始在地狱里跳舞了,四个炮兵团的集中齐射,让这些侵略者尝到了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施其身的道理。自从挑起卢沟桥事变以来,曰军习惯于飞机轰炸、接着是重炮轰击、最后才是坦克掩护步兵突击的战法,从平津一路打来,除了在忻口会战中损失较大外,其他平汉线、津浦线的曰军如入无人之境,损失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现在情况完全颠倒过来了,是中[***]队用大炮在蹂躏曰军,仅仅是每炮两发,就让曰军用于南门打反击的部队基本上从人间蒸发了。那些骄横的鬼子兵,连发扬武士道精神、搞个白刃战或自杀姓攻击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炮弹掀起来抛上夜空,在重重地摔落在地。不同的是,抛上去的时候是人,落地的时候是碎肉。整个南门口到处都是曰军的碎胳膊烂腿,还有一些坦克、装甲车的残骸。
打完南门,炮兵开始转移射击区域,用炮弹清除城墙上的曰军。
酒井镐次少将的手都是颤抖的,他终于明白强横的21旅团是怎么全军玉碎的了,再也不管笠原幸雄少将的命令了,匆匆地向笠原幸雄少将报告了一声太原城破、我军无力收复南门,就指挥着残兵败将撤下城墙,向市区内败退,妄图利用城内工事垂死抵抗。
高原见时机成熟,命令吹响冲锋号,挥动全旅杀入南门,开始向市区追击前进。
刘建立的第二旅、李清的第三旅紧随第一旅攻入城内,很快,部队就以营为单位,在太原市区内穿插,兜击败退的曰军。
这曰军确实是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避开教导师炮群轰击后,就开始在市区里利用工事,架起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与教导师周旋。用精准射击,来阻挡教导师的攻击。
教导师一旅、二旅、三旅部队,对曰本人的抵抗毫不留情,部队快速穿插,很快就把残敌分割包围,对那些明火力点,都是迫击炮、手榴弹招呼;对碉堡之类的暗火力点,一律用火箭筒招呼,一发火箭弹就可以摧毁一座碉堡。特别是三个旅的骑兵营,利用机动能力强的优势,在城里纵马疾驰,刀砍枪打,攻击速度很快,成了曰军士兵眼中的噩梦。
毕竟双方力量悬殊太大,曰军的抵抗也只是给教导师带来了些许伤亡,不但阻挡不了教导师的攻势,反而把力量快速消耗。
到最后,那些疯狂的曰军士兵,还真的上演了自杀姓攻击,抱着手雷、炸药包向进攻的八路军冲来,意图同归于尽。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打成马蜂窝。
在南门打响的同时,李凌风、李山柱、王老虎率领的特战支队也到了飞机场。这个时候,飞机场已经戒备森严了,想混进机场是不可能的。李凌风就按照刘一民的指令,把从第五师团21旅团手里缴获的毒气弹拿了出来,直接就用迫击炮射向了机场。
这毒气弹是曰军的制胜法宝,是第五师团在忻口战场率先使用的,板垣征四郎可能怎么也想不到,教导师把它用到了攻击机场上。
现在是晚上,飞机无法起飞,那些曰军飞行员们有的坐在飞机里待命,有的在宿舍休息。只有担任机场守备任务的两个中队的曰军进入了阵地,防范中[***]队可能到来的攻击。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死在毒气弹下是这么难受,面色乌青,身体扭曲。
等李凌风他们进入机场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一个生命了。
此时的笠原幸雄少将在司令部里已经是呆若木鸡了。
在笠原幸雄的脑子里,中[***]队就是一支指挥混乱、装备低劣、士兵都是文盲的部队。从九一八事变中国装备最好的部队东北军在关东军少量部队攻击下弃城而逃算起,笠原幸雄就从骨子里看不起中[***]队,他做梦都想不到,两个多小时前,自己还设想着将中[***]队聚歼在太原城下,为天皇陛下建立辉煌勋业,转眼之间,太原城竟然被攻破了。听枪声,中[***]队正向司令部方向杀来,恐怕自己的生命就要在今天晚上结束了。
笠原幸雄不再犹豫,给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发去了最后一封电报,报告太原城破,守城部队全体玉碎。
发完电报,笠原幸雄命令司令部所有人员,拿起枪上火线,自己却唱着《君之代》,将心爱的战刀捅进了肚子里,反手一绞,就此气绝。
凌晨4点20分,寺内寿一大将被值班参谋从床上叫起。看了笠原幸雄少将的电报,寺内大将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先是21旅团和第五师团骑兵联队、野炮兵联队玉碎,接着就是太原被攻占,连续的打击让寺内寿一这个老鬼子回不过神来。他不明白,精锐的皇军怎么连战连败、厄运当头,不知道天皇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现在寺内寿一最恨的就是狂妄自大的板垣征四郎了,按照寺内寿一原先的战略,让第五师团在平绥线发动攻击,目的是策应掩护平汉线、津浦线作战。第五师团应当回归保定附近参与对中[***]队主力的围歼,结果这个倒霉的板垣征四郎自己做主攻击平型关,发动了太原会战。当然,拿下太原确实符合帝国利益,可现在的情况是第五师团主力被歼,捎带着又搭上了读力混成第一旅团,太原城得而复失。要是板垣征四郎这个倒霉蛋不率主力南下霍州,太原能丢失么?
越想越生气的寺内寿一直想把板垣叫到面前来,狠狠地打他几耳光,然后勒令他剖腹谢罪!
当然,这只是寺内寿一心里的想法,不足为外人道。
参谋长冈部直三郎请示应该怎么处置太原事件,寺内寿一恶狠狠地说:“命令石家庄的航空兵天明就起飞轰炸太原,命令板垣征四郎指挥二十师团、一0九师团、读力混成第二旅团和读力混成第十五旅团,务必夺回太原,歼灭攻击太原的支那军。”
冈部直三郎不得不提醒:“司令官阁下,进攻太原的支那军现在兵力如何、火力如何我们都不清楚,只看他们攻击太原这么快就得手,就可以肯定这支部队战斗力极强,火力也很凶猛。我们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贸然命令板垣中将率二十师团、一0九师团夺回太原,万一再出什么意外,皇军的军威必定大受影响。是不是请司令官阁下再斟酌斟酌。”
寺内寿一恶狠狠地说:“板垣征四郎这个狂妄的笨蛋早就该死了,上次21旅团玉碎,他就应该果断地剖腹谢罪。结果我们犹豫一下,让他立功赎罪,才导致了今天太原的丢失。如果他不夺回太原,将有何面目在军界立足?”
冈部直三郎正要继续说话,值班参谋就又送来了一封电报,寺内寿一大将一看,竟然是娘子关丢失,一个大队的守军玉碎。寺内寿一这下气的再也不顾什么大将风度了,直接骂了声“巴嘎”,就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冈部直三郎想起了笠原幸雄少将先前发来的判断中[***]队可能攻击太原的电报,马上命令参谋把电报找出来,呈给寺内寿一司令官。
寺内寿一这个时候重看笠原幸雄少将的电报,自然没有了原先那种不屑一顾的心思,而是认真的看了几遍,然后又和冈部直三郎一起对着地图审视了一会儿,就得出了中[***]队即将在山西发起大规模攻击的结论,目的就是要把在山西的皇军全部留在山西。
对手的战略意图判断清楚了,接下来就好办了。寺内寿一不再要求让板垣夺回太原了,而是命令读力混成第二旅团和堤不夹贵中佐率领的部队迅速放弃追击太原西面的中[***]队,回缩至忻口布防;命令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思中将指挥石家庄一线的曰军迅速向娘子关前进,配合读力混成第十五旅团,务必夺回娘子关,命令板垣征四郎率二十师团、一0九师团从霍州出发,直接转道,走沁县、武乡返回阳泉,确保阳泉、平定、娘子关一线。
下达完命令,寺内寿一又给大本营发了电报,报告了太原失守的消息,分析了太原失守后山西的形势,要求给华北方面军增加3个师团,满足作战需要。同时下令津浦线、平汉线作战部队加快攻击速度,务必快速推进到黄河一线。
板垣征四郎接到寺内寿一的命令后,以他原来的胆量,那是要抗令不尊、直接杀向太原的。但是现在的板垣连续经历了21旅团玉碎和太原失守的打击,已经明白自己没有和寺内大将叫板的资本了,等着自己的可能只有受审一条路了。因此,这次他出奇的老实,马上就命令20师团在前、一0九师团在后,派出充足的搜索警戒部队,保护主力走斜路向阳泉方向而去。
凌晨5点,刘一民、罗荣桓赶到了太原机场。一看机场上整整齐齐停放着36架各式飞机,刘一民就命令冯达飞组织学员迅速启用机场,组织六个美军空军退役教官组成第一支空军编队,天亮就出发,任务是袭击石家庄的曰军机场。又命令炮兵旅、重机枪团、一、二、三旅补充团各抽出一个连,利用曰军机场的高射炮、高射机枪,形成对空火力,保护机场安全。
留下冯达飞在机场忙活,刘一民和罗荣桓赶到了笠原幸雄的司令部。
笠原幸雄的尸体已经放到了院子里,酒井镐次少将、古川美代次大佐等曰军佐级以上军官的尸体也都被找到了,摆在了院子里。
刘一民摸着鼻子嘿嘿一笑,就让胡底负责与曰军联系,卖这些尸体,条件自然是给钱了,当然,给大炮、炮弹也行。
胡底愉快地接受了任务,蔡中看得直笑,这战神一般的师长竟然连鬼子的尸体都不放过,还要拿来换钱。真的是厉害啊!
就在笠原幸雄的司令部里,刘一民给中央、八路军总部和南京方面发了收复太原的捷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