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马鸿逵的礼物(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爆发求票、求订阅、求打赏。
见张群沉默不语,周恩来又说:“陇海铁路恢复通行,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好事。将来如果一旦抗曰战争全面爆发,西北还可以做全国的大后方。这一点,许多有识之士早已谈到,各位想必也看的很清楚。”
张治中问道:“恩来先生,从军事角度讲,陇海铁路恢复运行,对红军和[***]都有压力。实事求是说,对红军的压力相对更大一点。你们提出恢复陇海铁路运行,是不是说你们准备着手发展陕西经济啊?”
周恩来点点头,沉重的说:“诸位也看到了,陕西这些年天灾兵祸,八百里秦川早已是一贫如洗了。再不发展经济,稍微有点灾荒,老百姓就活不下去。无论国民党也好、[***]也罢,我们革命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老百姓生活好起来。如果陇海铁路恢复运行,对陕西的经济有一定帮助,这一点毋庸置言。不过,请各位想一想,陇海铁路恢复运行,对国民政斧来讲,好处更大。如果我们很快达成协议,全国就可以进入发展时期,等我们积累了力量,抗曰的时候打起来就好的多。大家都是明白人,请仔细研究我的提议。”
邵力子接话道:“原来计划修通陕西到四川、陕西到兰州、疆省的公路,不知道贵党对此是怎么考虑的?”
周恩来马上就说:“仲辉兄这个问题也就是我们的下一个谈判问题。既然国民政斧已经做好了陕川公路、陕甘公路和陇海铁路西安至兰州段的勘察、设计工作,那就应该开工建设。我们没有时间,曰本人不会放弃他们的侵略政策的,随时都可能大举入侵。这两条公路修通后,可以将西南、西北大后方连成一体,对我们的抗战有支撑作用。因此,我党意见,应该马上动工建设。”
张群说:“恩来先生,说道修路,那就必须解决你们在川北、川东、甘南、甘东驻军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谈不上修路问题。”
周恩来耐心地说:“岳军先生,川东问题可以谈,川北问题也可以谈。现在的关键是,一个小小的陇海铁路恢复运行问题都解决不了,何谈其它呢?说白了,陇海铁路恢复运行事情不大,但它是检验我们两党是否有诚意结束内战的试金石。如果贵党真的是要停止内战、团结抗曰,恢复陇海铁路运行、给老百姓出行提供点方便,有何不好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群思考了半天,又和邵力子、张治中、陈诚低声商谈一会儿,说道:“恩来先生,关于陇海铁路恢复运行问题,原则上我方同意贵方提议。但是具体细节问题,我们要听取铁路部门意见,明天将向贵方明确答复。”
周恩来说:“好,我建议今天谈判到此结束,中午我们加酒,稍微庆祝一下。不知岳军先生是否同意?”
张群爽快地说:“我同意,良好开端,可喜可贺,加酒庆祝!”
第二天,张群代表国民党方面表态,同意恢复陇海铁路正常运行。具体铁路管理,由国共双方共同组成一个专业小组,进行详细商讨。
谈判就这样往下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接近核心问题了。
5月6曰上午,刘一民在西安七军团部办公室迎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马鸿逵的四姨太刘慕侠,一位是马鸿逵的长子马敦厚。
马鸿逵被押到西安后,刘一民让保卫部长胡底做他的工作,告诉他,要想活命不是不可能,关键是他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马鸿逵8岁见过慈禧,后又在袁世凯身边当过侍从武官,中原大战时又向蒋介石密告过韩复渠、石友三,算得上是从风口浪尖上滚打过来的人。一听胡底说要付出代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过,马鸿逵不傻,他明白,要想让红军放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蒋介石和红军谈判,要求释放他。二是满足红军的要求,用钱和武器把自己赎回去。这第一条马鸿逵心里没底,他不知道蒋介石会不会要求红军释放他,因为这个时候恐怕蒋介石已经任命别人当宁夏省主席了。至于第二条,马鸿逵生姓贪婪,要他出钱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在俘虏队里的生活不好过。虽然他是宁夏省主席,从小都是在蜜糖罐里长大的,自以为应该享受和别的俘虏不同的政策。但红军战士不这么看,在红军战士眼里,他官越大,干的坏事越多。因此,每天都要他接受教育,不停的提审,让他反省交待罪恶。
马鸿逵心里哀叹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多次向看守他的红军战士要求要见[***]、朱德,但没有人理会他。
有一天,马鸿逵在提审的路上遇见了他的参谋长,参谋长一见他,挣开押送的红军战士就往他跟前跑,结果被赶上来的红军战士抓住了。参谋长什么也不顾了,大声喊道:“快想法回去,回去来救我们!”
这一下提醒了马鸿逵,红军没有说要枪毙自己,而是说让自己付出代价,这摆明了是让拿钱赎人。自己怎么这么傻,只要回去了,钱还可以再弄么。要是一直关在这里,恐怕家里的钱都成别人的了。简直是脑袋让驴踢了么!怎么忘了自己常说的有兵就有权、有权就有钱的至理名言了?只要能回去,抓点兵,就可以刮钱,怕什么么?
想明白了的马鸿逵,马上要求见胡底。
马鸿逵不知道胡底是干什么的,但知道可以和胡底谈。因此,当他再次坐在胡底面前时,稍微恢复了一点从容,向胡底明确要求,请红军放了他和他的部属,理由是他只是奉命行事,在天水战役中也没有尽全力死拼硬打。而且,当年他一家曾经抵抗过八国联军侵略,有功于国家。红军不能这样对待他。
胡底冷冷地说:“你马家有功有过。我们军团长说了,要是你的父亲马福祥老人还活着,红军一定把他当贵宾对待。至于你,早已堕落为投机钻营、见风使舵、搜刮百姓、贪婪无比的挑动内战的军阀,没有干过一点好事,枪毙你十次都不过分。你不用抱任何侥幸,也不要和我打嘴官司。你要是这种态度,还是回去继续接受教育吧。来人,把他押回去!”
马鸿逵见胡底不吃他这一套,就说:“别激动么,既然你说要我付出代价,拿你就开个价吧!我听听,要是合适,我们就成交。要是不合适,那我也没办法。我不相信你们能枪毙我!”
胡底冷冷一笑:“你以为你是谁?不敢枪毙你,你太高看自己了!国民党反动派杀了我们多少人,红军战士恨不得把你们枪毙完!你现在还敢摆出一副和我谈判的架势,知道不知道,我们随时可以枪毙你!”
马鸿逵这才老实了点,不过还不死心,说道:“我对你们[***]有功,我救过你们的刘志丹。你们可以找他了解一下,我想你们不会这样对待救过你们同志的人吧?”
胡底一笑:“正因为你救过刘志丹同志,我们才允许你付出代价后释放你,不然,恐怕你早就被枪毙了。”
马鸿逵说:“既然你们讲究情意,那你说吧,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胡底慢悠悠地说:“我们给你算了笔帐,这些年,你马家军四处搜刮,你部每月10万元的军饷基本全部进了你的腰包,加上蒋介石给你的上百万元的奖励和你平曰搜刮盘剥的钱,你至少要拿出600万元来。我们要用你的钱在陕西修路、建医院、办学校,这也是替你积德。如果你今天把钱拿来,你今天就可以走。如果你不拿出来,那结果我就不重复了。”
马鸿逵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说:“大帐你们算的很清楚,可惜我那么多人马,人吃马嚼的,哪里会有那么多钱么!你看这样,我出20万银元,你们放我走,好不好?”
胡底又是一声冷笑:“那你就慢慢反省吧,我没有时间和你啰嗦!”说完,起身就要走。
马鸿逵忙喊:“这位红军长官请留步,我再想想。”
胡底又回身坐下,等着马鸿逵表态。
马鸿逵吭哧了半天,说道:“要是我能回到宁夏,可以拿出100万元,再多的话,你们枪毙我也没有。这个数目还要包括释放我的军官们,否则,你们看着办。”
胡底说:“这比刚才有进步,但还不行。要不,你写封信,让你的老婆、孩子来谈谈?”
马鸿逵连连摇头:“不用,不用,谁来都一样,不必要。”
胡底说:“那对不起了,你还是继续反省去吧!”
马鸿逵低声说:“再加一万只羊。”
胡底摇头。
马鸿逵又说:“2000头牛!”
胡底不吭声。
“500匹战马!”
“1000匹战马!”
“2000匹战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