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回师(二)(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刘一民率主力赶到周至的时候,接到了高原、黄苏的报告,11师和军团重火力部队已到达西安的报告。
刘一民命令他们抓紧时间休整部队,做战斗准备。
李凌风、王老虎相继报告,完成任务。刘一民立即回电,命令他们隐蔽撤回。
李凌风又回电,缴获12辆汽车,弃之可惜,想带回西安。
刘一民直接回电:“人比车重要。”
洪超远报告,部队上午已撤出潼关,现在华阴隐蔽待机。
张洪涛报告,部队已经运动到位,稍事休整,决心于晚上9点对龙门渡口守敌发起攻击。
刘一民详细询问了龙门渡口守军兵力情况,得知守军只有一个团时,刘一民命令张洪涛、刘志丹集中力量坚决攻击。得手后,迅速转移,隐蔽在渡口附近,观察敌人动静。若敌人主力大举来攻,就迅速转移。若敌军不向渡口攻击,则向韩城进击。目的就一个,让敌产生我准备围歼其主力的错觉,迫敌撤退。
发完电报,刘一民就询问曾中生,吴征安排接运部队的车辆到了没有。
曾中生回答说已经到了,没有汽车,都是马车。不过,沿途各县的车可以继续往前送。
刘一民听后,就让曾中生安排部队坐车,能坐一个团是一个团,能坐一个师是一个师,赶快向西安前进。
一夜行军,天明时分,赶到了户县境内。看看离西安已经不远了,刘一民下令部队宿营,电台开机。
联系上张洪涛后,得知独三师全歼渡口守军一个团,晋绥军主力随后就向渡口攻击,扑空后,已开始渡河回山西。现在晋绥军主力正在渡河,张洪涛请示,是不是可以干他一下。
想不到啊,一夜之间,阎锡山竟然撤军,自己累死累活的赶回来,他们却跑了,那中央军会不会也跑啊?难道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主力回师了?
感觉战局发展扑朔迷离的刘一民,命令张洪涛,待晋绥军主力渡过河后,攻击其殿后部队。如果对方防守严密,无机可乘就放弃攻击,不要做无谓牺牲。
然后刘一民就和洪超远联系,洪超远报告,中央军攻占潼关后,只是派小部队搜索,主力在潼关休整。
真不知道中央军搞什么名堂,占了潼关,等于敲开了陕西的大门,接下来就是一马平川,再也无险可守。这中央军为什么就不进攻呢?难道是在潼关伤亡过大,需要休整编组部队?
想一想,刘一民自己都摇了摇头,独二师是打的不错,是重创了敌人,可蒋鼎文部兵力雄厚,单凭一个独二师和红二十五军,是不可能让他们因为伤亡大而停步不前的。
那是什么原因呢?难道蒋介石突发善心了?还是蒋鼎文惧怕被歼,故意在潼关逗留不进啊?
百思不得其解,刘一民干脆走出军团部宿营地,到外面转转。
大路上都是各工作队组织的骡马大车和牛车,许多战士都坐在车上睡着了。赶车的老乡大都是刚刚分得土地的农民,觉悟高,精神头也大,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抽烟拉闲话。
刘一民一脑子疑问,所以,也不想和老乡们拉话,就向渭河边走去。几个警卫战士在身后悄悄地跟着。
春天的早晨,渭河薄雾缭绕,鸟儿在树林里婉转鸣唱。附近的村庄里,炊烟飘起,间或还有狗叫声、叫声和牛铃声,伴随着农人们要和牲口的喊声,确实是一幅天然的田园画卷。
刘一民就坐在一片草地上,心思还在战事上考虑。
本来,阎锡山撤军、中央军撤军都在意料之中,天水之战打响前,就预测过战场的几种走势,其中一种就是七军团主力回师后,晋绥军自行撤退,中央军害怕孤军吃亏,也随即撤退。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不正常,为什么川东、川北都没有认真打,只是潼关一线在激战呢?这蒋介石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啊?
有机会的话,真想去见见蒋介石,和他认真谈谈,让他赶快觉悟,赶紧准备抗战,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损失惨重。
正在想,就感觉身边有人,扭头一看,赵小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身边,见他回头,就递给他一个馒头,让他吃。
刘一民感觉确实饿了,接过馒头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吃完,感觉不饱,就伸手向赵小曼再要,赵小曼扑哧一笑,又拿出一个馒头递给他。
刘一民吃完后,就问赵小曼为什么不休息?
赵小曼叹了口气,说道:“睡不着。见你一个人出来散步,怕你饿,就跟过来了。”
刘一民一笑:“想不到我们的才女还知道关心人啊!这两个馒头我记住了,我们马上就要回西安了,到西安我请你吃饭,还这两个馒头。”
赵小曼不说话,眼睛看着渭水,默默出神。
刘一民站起来,说到:“走,我们回去,准备回西安。”
赵小曼说:“你等一下,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刘一民只好重新坐下。
赵小曼见他坐下,就说:“我知道你很忙、很累,但是要是现在不说,回到西安怕是没有机会再说了。其实,我不想回西安,我想跟着你出去打仗。你告诉我,这次战役结束后,你是不是要和小唐结婚了?”
刘一民点点头。
赵小曼就又看着渭水出神了。
刘一民心想,赵小曼的心事他何尝不知道,自己马上要结婚了,得明确地告诉她,让她断了想法,这么好的姑娘,还怕找不到理想爱人么?
刘一民正要说话,就听赵小曼说:“小唐是个好姑娘,我祝福你们!”
刘一民疑惑地看看赵小曼,这姑娘难道是要和自己说这个?
赵小曼接着说道:“我的心思你应该明白,可是你选择了小唐,她很爱你,我想,你会很幸福的。”
刘一民觉得需要认真地和这丫头谈谈,就说:“小曼,我们参加红军可不是为了谈情说爱。在我眼里,你是我的好战友,好同志。我对你没有其他想法。你呢,对我可能有一点好感。我想,这都是少女情怀,很美好,很正常。但这不是爱,仅仅是好感而已。你这么优秀,将来一定能找到理想的对象的。你没事多和唐星樱她们交流交流,要是遇到合适的对象,你不好意思说,可以让她们帮你说。”
赵小曼摇摇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好好带着部队打仗吧。我想好了,我要到抗曰前线去打鬼子,你把我调到特战队去吧,我要当一名女特战队员。要是将来我牺牲了,你要是有心,念着一个可怜丫头曾经的痴情,就在我的墓碑上刻上‘亡妻赵小曼’五个字,我这一辈子就知足了。”
赵小曼说的可怜,刘一民听的也难受,就说:“大清早,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应该打嘴。好了,你哪里也不要去,把文工团好好带着。我希望你将来能成为一个我们红军的艺术家,等建立了新中国,说不定你还会成为新中国文艺界的泰山北斗呢!走吧,该出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