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天水会战(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总攻令下达后,红七军团11师、12师、13师、独一师、独四师和军团直属部队,向敌人发起了向心攻击。军团炮兵团和各师炮兵也集中炮火,打向敌人聚集处。哪里敌人多就往哪里打,打完大群敌人打小群敌人,把敌人的建制彻底打乱、打散。
这个时候,青马也好,宁马也罢,部队已经彻底放羊了。士兵们骑马的、跑路的,都在四处乱窜,而且不敢一个营或一个连在一起,否则就会招来成群的炮弹。更谈不上什么就地坚持固守了。
马元海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浑浑噩噩地被散兵们裹挟着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北,脑子都已经成了直的,他根本就不明白,仗为什么会打成这样子。
这个时候,狙击大队的狙击手们已经在大显神威了。
狙击大队长王同生带着刘斌的狙击三中队,展开了猎杀竞赛。
天水战役打响前,狙击大队一分为三,李水牛的一中队负责配合李凌风、王老虎行动,去了山西和洛阳;王尚武的二中队配合独二师潼关作战和独三师河防作战。只有三中队随主力行动。
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过多地隐蔽自己了,在军团主力的掩护下,没有敌人能对他们构成伤害。于是,那些骑马的敌军官就成了他们的猎杀目标。
看着一群骑兵护着一个高大的敌军官在战场上来回奔突,王同生就知道这家伙是战场上最大的目标了,马上就命令三中队向目标靠近,坚决打掉他。
看看距离不是太远了,这帮骑兵正向狙击大队方向奔来,王同生果断下令,开始自由猎杀。
涪嘉战役后,刘斌由于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晋升为三中队中队长。他原来的搭档李小帅,则被王同生硬生生地调去做了刘一民的警卫员。用王同生的话来说,就是打死一百个敌军官也没有保护军团长安全重要。
刘斌的狙击三中队现在有三个小队,易承锋、王潇、李傲杰分别担任小队长。
这三个人都是老红军,而且都是读过书的老红军。三人中,易承锋的文化水平最高,王潇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只有这李傲杰出身于河南开封的平民家庭,自小喜欢跟着人学打猎,硬是用自己打来的狐狸皮、野鸡、野兔,换回了学费,读完了中学。这在当时的开封被传为一时佳话。
刘斌的战法很简单,就是先打光目标身边的警卫,把目标孤立出来,在实施一击必杀。
一群狙击手盯住一个目标时的场景,自然是热闹非凡。刘斌下达完命令,就艹起枪把目标身边的一个骑兵打落了马。他这一动手,易承锋就“砰、砰、砰”连开三枪,干掉了三个骑兵。那王潇、李傲杰自然不肯落后,这简直就是打移动靶么,对于他们这些高手来说,太小儿科了。端枪射击,随着砰砰砰的枪声响起,这群骑兵不停地跌落马下。
三个小队的狙击手们象是在搞表演射击,争先恐后地开枪,看谁的打的更准、速度更快。
马元海自幼练枪法,在青马部队中以枪法出众、武艺高强著称。这一看身边的警卫接二连三地中枪,而且大部分都是头部中枪,一枪毙命,浑浑噩噩地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妈的,老子被高手瞄上了!
人到死亡关头,第一反应就是自保。马元海也不例外,他马上伏下身子,顺手就拔出了手枪,抬手朝前方就是一枪。打完,拨转马头就想往后面跑。
他快,刘斌的枪更快,就在马元海拨转马头的那一刻,刘斌的枪又响了,子弹打在马元海的背上,迸起一丝血花。接着,王潇、李傲杰先后击中了马元海的战马。青马的前敌总指挥马元海就这样连人带马摔落在地。
大兵团作战,火力是第一位的,狙击手的作用往往被集束炮火和集团冲锋所掩盖。这边马元海刚被击落马下,那边红七军团骑兵团就杀了上来,跟在他们后边的是张海涛、李宗睿、卢茂田率领的警卫团。
胡老虎策动战马,带着骑兵团形成一个箭头,从青马、宁马散兵中射过。战马上的轻机枪和冲锋枪向两边扫射,打得那些散兵溃将只恨自己的战马目标大,纷纷往两边躲去。
骑兵团一直冲到了13师队伍前,胡老虎才一圈战马,拔出了战刀,身后马上就说一片明晃晃的刀林,胡老虎大喝一声:“骑兵团,给我冲上去,杀光马匪!”喊完,挥舞着战刀,带着全团画了个弧线,再次杀入敌群,追逐着敌人逃兵的身影,一路切瓜砍菜般地杀去。
骑兵团在前,警卫团在后,一路冲杀过去,硬生生地把青马、宁马的残余部队分成了两半。红七军团各部一拥而上,分割敌人。
宁马部队的溃兵们率先投降了,士兵们抛下了枪和刀,跪在地上等着被俘虏。青马部队的士兵和军官此时也已经彻底垮了,马元海不知死活,那些旅长、团长们此时也已彻底懵懂了,部队已经不成为部队,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杀戮成姓的凶神恶煞模样,纯粹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这一见宁马士兵跪地投降,许多青马士兵也顺势蹲在了地上,个别企图顽抗的,最后都会丧命在刀枪之下。
战斗已经结束,部队开始集中俘虏、打扫战场。刘一民命令各部队将马匹集中起来,准备统一使用。又命令胡底督促各部队迅速审问俘虏,看有没有青马、宁马的一流人物落网。
到了中午时分,战场基本打扫完毕,此战共消灭青马新二军、骑五师以及保安团、民团七万人,消灭宁马七师2万3000人。俘虏23520人,缴获战马13000匹,枪支弹药辎重无计。
刘一民让罗荣桓立即向总部报捷,命令将俘虏全部交独四师看管,其他部队抓紧休息吃饭。
胡底报告,经过审问俘虏,马步芳不在战场,在甘谷。青马战场指挥是马元海,身负重伤,被俘虏了。马鸿逵在战场,但俘虏里没有发现他。
刘一民一听直后悔,要是知道马步芳在甘谷,就应该派骑兵团和警卫团赶到甘谷去俘虏他。现在马鸿逵也不见了,这二马如果都跑了,说不定将来还会死灰复燃。马步芳不说了,一定已经逃跑了,不过有军队他才是军阀,没有了军队,他想卷土重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只是这马鸿逵万万不能让跑了。
刘一民马上命令全军团出动,认真搜查战场周围,不能让马鸿逵跑掉。
下完命令,刘一民也拿起枪,带着李小帅、黄文虎上战场搜查去了。
马鸿逵领着警卫营长和三个贴身卫士,化妆成民伕,爬在一个弹坑里,身上还横七竖八地摞着几具尸体,想等红军大部队打扫完战场再跑。
听听外面没多大动静了,警卫营长悄悄探出头来,四下一看,见大部队已经过去了,只有零零散散的红军小部队还在仔细搜查,就告诉马鸿逵,再等一会儿就可以跑了。
过了好长时间,听外面基本没声音了,警卫营长就爬了起来,看周围没人了,拉起马鸿逵,几个人就慌慌忙忙往中粱下面的深沟方向去,只要进了沟,就安全了。
几个人鬼鬼祟祟跑路的时候,就听见战场上就又是一片嘈杂,回头四下一看,红军大部队又上来了。马鸿逵心里明镜一样,这一定是红匪知道了自己在战场上,来第二次搜查了。
眼看离大沟只有二里地了,再跑一会儿就可以进去了,从中粱方向沿大道下来了一拨红匪,这一下进沟的路被封死了。马鸿逵心里叫苦,跑是跑不了了,只能再装死了。就率先爬到了地上,顺势往死人堆里滚。
从中粱方向下来的,就是刘一民带的军团部的干部和警卫部队。
一听说宁夏省主席、七师师长马鸿逵在战场漏网,军团长命令部队全部上战场搜查,罗荣桓、蔡中、曾中生、黄苏都掏出了手枪,带着干部战士就出了军团部,上战场搜查来了。
赵小曼和晶晶带着几个文工团员也拿着小手枪上来了。一到战场,看着那惨象,几个文工团员马上都是哇哇大吐,气的赵小曼直想赶她们回去。
几个女战士吐完了,赶紧跟着赵小曼和晶晶随着刘一民他们认真地检查战场。其他部队则扩大搜查范围,骑兵团更是分成几路,向四周追击。
刘一民要求必须把每具尸体都翻过来看看,确认死了才行。
赵小曼和晶晶搜着搜着,就走到了马鸿逵几人躺倒的地方,看几个民伕被打死,晶晶心有不忍,嘴里说了句“可怜人”,就想去把他们的尸体摆好。
赵小曼一把拉住了晶晶,晶晶低头一细看,这几个死人怎么身上还在抖,马上就举起了手枪,喝到:“站起来!”
这一下,刘一民和战士们都被惊动了,围了过来。
马鸿逵看躲不过去了,就站了起来。几个卫士也站了起来,挡在了马鸿逵面前。
刘一民一看,就认出了马鸿逵,小胡子,胖墩墩的。笑着说:“马主席,久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