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0章 天水会战(四)(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好像是在印证张群的话,机要参谋进来递给周恩来一封电报,周恩来看后,眉头紧锁。半天才说:“岳军先生,你们的蒋委员长已经动手了,潼关一线,中央军全面进攻,连重炮都用上了。”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不说话,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
半天,叶剑英气愤地说:“张将军、陈将军,你们竟然用重炮轰击潼关古城,就不怕把那些古迹文物毁了么?”
张治中、陈诚都阴沉着脸不说话。
张群说:“恩来先生,只要贵党马上在天水停火,放马步芳、马鸿逵主力撤回甘谷布防,我马上给委员长发报,让潼关、川北、川东停止进攻。”
周恩来摇摇头:“马步芳、马鸿逵主力马上就要烟消云散了,现在再说停火为时已晚。再说了,两军杀在一起,岂是想停火就能停火的?”
叶剑英说:“二马主力必须消灭,否则,今天有二马发动内战,明天说不定就有三李、四王效法二马。只有消灭了打内战的二马主力,才能震慑那些想打内战的人。”
邵力子叹了口气:“生灵涂炭啊!”
周恩来看了邵力子一眼,转身对张群说道:“贵党如果有诚意,我们可以坐下来认真谈判,如果要打,我们奉陪。我们红军自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是在你们围剿的炮火声中成长起来的,我们不怕你们的百万大军。大不了,你们占了西安,我们换个地方谈判么!不过,我想提醒各位,不要让蒋鼎文做胡宗南第二。要真是那样的话,我估计下一次谈判就要换在洛阳进行了。”
张群嘿然一笑:“想不到一贯严谨的恩来先生也学会大言要胁了!我们不谈别的,一是要求贵党立即在天水就地停火,二是要求贵党约束刘一民部,不得对铁路和机场实施破坏。否则。中央大军是一定要占领西安的。”
周恩来马上回答:“岳军先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此时此刻,恐怕天水之战已接近尾声,停火问题不必再提。二马有挑起内战的勇气,就应该有接受被消灭的自觉。至于第二点,我们可以做到。如果国民政斧有诚意继续谈判,请立即停止对潼关、川北、川东攻击。否则,我军将实施反击。”
陈诚傲然一笑,说道:“恩来先生,多说无益。你们还是想想如何才能避免潼关、川东、川北守军被全歼的问题吧!刘一民远在天水,我看怕是用不了几天,中央就会收复关中平原了。百万中央军精锐,岂是你们武器残破不全的红军可以对抗的?”
叶剑英马上就针锋相对:“好像胡宗南部的装备比蒋鼎文部不差吧?”
双方你来我往,谁也不让。于是,战争史上又一幕奇景出现了:战场上炮火连天,华清池里唇枪舌剑。边谈边打,边打边谈,双方都想在战场上取得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又都想通过谈判获得战场上无法取得的。没有一方提出中止谈判。
此时,潼关前线已开始了激战。
蒋鼎文是浙江诸暨人,与刘峙、顾祝同、陈诚、卫立煌合称蒋介石的五虎上将。在中原大战时,蒋鼎文率部与冯军、阎军作战,有上乘表演,被誉为“飞将军”。
民国时候的军人多奇事。比如川军的王陵基,年轻时跑到上海瓢娼,与蒋介石同时看中一个记女。王陵基家资豪富,出手阔绰,自然是赢得美人心。蒋介石气愤不过与之争辩,结果被王陵基煽了两耳光。本来此事一般人很难知晓,无奈王陵基自己把这事作为炫耀资本,经常在人前夸耀。倒是蒋介石气度恢宏,没有和王陵基计较过。
这蒋鼎文也有奇事。一是中原大战结束时,蒋鼎文与顾祝同、上官云相会师郑州,三人一夜豪赌,蒋鼎文把全师的军费全部输光。到发饷的时候,蒋鼎文两手空空,只好去找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听说他把军费赌输了,气的不行,严令他向顾祝同和上官云相讨要,结果那两个人都推说已经发给士兵了,要不回来了。蒋介石无奈,只好又给蒋鼎文了五万元,充作军饷。堂堂上将赌输军费,这蒋鼎文也算大手笔了。
这第二个奇事,书上没有记载,但千真万确。历史上曰军于1944年发动豫中会战,时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的上将蒋鼎文,从洛阳仓皇逃跑,完全不顾部队,更不说组织反击了。逃到洛宁中和乡时,蒋鼎文怕曰军追上识破身份,把蒋介石给他的金手枪交给当地农民,换了头毛驴骑上,化装成农民,仓惶逃亡西安。此枪后来被八路军豫西二分区从农民手中收回。堂堂五虎上将,原来北伐时飞将军的勃勃英气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竟变成了毛驴将军!
接到蒋介石的电报后,蒋鼎文马上心领神会,要趁刘一民七军团主力不在西安,全力拿下潼关,进而占领渭南、西安。什么时候刘一明煮力返回,什么时候就马上停止进攻。
于是,蒋鼎文严令前线各部队按照计划,发起猛烈进攻。
潼关前线的独二师、红二十五军早已严阵以待。见敌人来攻,立即就与中央军战到了一起。
洪超远、吴焕先、徐海东的部署是以独二师守潼关,以红二十五军守小秦岭山区要点,严防中央军偷袭。
独二师守潼关的计划是小部队在潼关以外阵地节节抗击,分散袭扰敌人,广布土地雷、炸药包阻滞敌人。待敌人开始攻城的时候,集中火力大量杀伤敌人。力争坚守到主力赶回。如敌人突破潼关城墙,则主动撤离潼关,在潼关与渭南间阻击、袭扰、迟滞敌人,延缓其进攻速度,退至渭南,则予以死守,务必守到主力回返。
祈丰年现在已经是营长了。他原来是13师的,刘一民看好他守通道县城时候的表现,在成立独二师时,特意把他从13师调了过来,担任独四团一营长。
凌晨5点的时候,祈丰年就率着他的一营,越过潼沟河,埋伏在晋沟东岸豫陕通道西侧七里村附近的一块高地上,准备待敌人出击时给他就近来一下。
自从主力西进后,祈丰年几乎是天天带部队到这里来,也埋设了土地雷和炸药包,等着打敌人的伏击,但都落空了。今天凌晨出发时,团长沈南塘、政委陈东特意告诉他,天水已经打响,中央军如果有行动,应该就在今天,要他务必小心,切记灵活机动,不能让部队被敌人包了饺子。
祈丰年心想,这打小伏击、小阻击、小游击那是咱的拿手好戏,不然军团长也不会把咱从13师调到独二师来了。和团长、政委表了决心后,祈丰年带着队伍出发了。
早上七点半,中央军部队出动了,士兵们离开战壕,多路并进,向潼关赶来。
祈丰年一看,厉害,这是中央军主力来了。大道上、田野上,都是中央军的行军队伍。这可不是自己一个营能招惹起的,必须打一枪就撤,带晋沟对岸去阻击去。否则,非被敌人的人潮淹没不可。
祈丰年马上命令通讯员回去报告敌军主力开始进攻了。
看看敌人大队进入了炸药包埋设区,祈丰年没有急于起爆,他计划先迎头打一下,然后起爆炸药,待敌人慌乱跑下大路时,就会踩响土地雷,这样效果应该更好一些。
看看敌人已经到了跟前了,祈丰年喊声“打”,手里的驳壳枪就朝打头的敌人射去。
伏击来的很突然,敌人一点防备都没有,在他们想来,红军应该守在潼关城里,怎么跑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来了?因此,一营的一轮射击,战果非常大,几乎人人都打中了目标。
看后面的敌人已经乱成了一团,是时候了,祈丰年果断命令随行的工兵起爆炸药。
这一下,大路上立马就就是尘烟滚滚,左右两个方向的敌人也开始向这里靠拢。
祈丰年顾不得检查战果,马上率领部队溜下晋沟,到对岸阻击去了。
祈丰年的这一打,彻底激怒了中央军的前敌指挥。损失太大了,这还没有见到潼关城墙呢,就挨了这一闷棍,又是伏击、又是炸药包,又是地雷,搞得人头晕眼花么!
于是,赶到晋沟的中央军,并没有急于过沟,而是架起大炮,向对面来了个齐射,意图把打伏击、打阻击的红匪埋葬在弹雨火海中。
祈丰年率部队翻过晋沟后,才发现大部队就隐蔽在晋沟的粱背后,看样子是准备在这里狠狠地打一下中央军。
见祈丰年率一营回来了,师长洪超远、政委胡雪融、参谋长张逸程亲自把他叫去问情况。祈丰年还没有汇报完,中央军就开始打炮了。
洪超远、胡雪融和张逸程对视了一下,洪超远说:“不能把部队暴露在敌人炮火下,一会儿敌人炮击停了以后,部队就上去占领阵地,狠狠地打一下,马上还撤下来。待敌人再次炮击过后,再打一次,留祈丰年率一营在这里再阻击一次,主力撤到潼沟河北岸,在那里再干他一次,就按计划回守潼关城。”
胡雪融抬头看了看天,说道:“看样子敌人是被军团长吓住了,到现在还没有出动飞机。要是没有飞机参战,这潼关还好守一点。”
时间不长,炮声停止了。洪超远刚要命令部队上阵地,张逸程就拉住了他,让他再等等,现在敌人炮兵还没有离开炮兵阵地,炮兵观察哨很容易发现我们。
洪超远一拍脑袋:“我怎么忘了军团长讲的反斜面阵地战了,溪口战役时李清就已经试了一次了,效果特别好。部队不着急上阵地,就在这里建立反斜面阵地,待敌人爬过晋沟,上到梁子上时,我们就给他来个反斜面阵地战,用火力把他们消灭在梁子上。然后再消灭沟里的敌人,这个时候敌人的炮兵应该已经卸炮走人,到了沟里了。有炮等于无炮,我们还能缴获一部分敌人武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