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天水会战(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清晨,太阳跃出了秦岭山垭,照在缓缓流淌的渭河上,把笼罩在河面上、平地里、山坳中的薄雾慢慢打散。雾气从树林里、田野上,一丝丝、一缕缕、一团团的飘起,逐渐消散。
雾散了,田野上的花花草草就露出了笑脸。大红的、粉红的、嫩黄的、淡紫的,山丹丹、蒲公英,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各种鲜花野草,都在这春天的清晨绽放着美丽,似乎在向世人们宣告,她们就是那婀娜多姿的春姑娘,她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渲染着色彩、渲染着斑斓、渲染着清新、渲染着希望。
刘建立站在渭河边的一块高地上,身后是12师政委赵山、政治处主任李聪敏和参谋长王炳三。
昨天晚上,12师从渭南镇出发,渡过渭河,占领了阵地。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敌人上来了。
看着无边无际的春色,刘建立心生感慨,这么美好的春天,军人们却在厮杀。好在这场战役结束后,长期霸占西北的马家军势力就要连根拔起了,西北各族人民应该欢欣鼓舞迎红军了。
赵山见刘建立一动不动,越瞅越觉得刘建立现在的言行动作都在模仿军团长,就笑着说:“师长,要是军团长在这里,这个时候他是要吟诗的。怎么样,你也来一首,让我们几个开开眼?”
刘建立不好意思地笑笑,挠了挠头,说道:“要是我有军团长那本事,恐怕我就不叫刘建立了。”
几个人哈哈大笑。
笑声未毕,就见远处尘土飞扬,再一听,就知道是敌人大规模骑兵部队攻来了。
刘建立大喝一声:“参谋长,命令部队准备战斗!”
滕新星是广西桂林人,今年25岁了,和桂军首领李宗仁、白崇禧以及红五师师长李天佑是一个县的老乡。高小毕业后参加了桂军,上过桂军的教导队,从教导队出来后就当了排长。古岭头战役时候被十八团俘虏。开始的时候,他很顽固,因为他认为桂军是中国最好的军队,红军只不过是一群土匪。西延整军时,十八团开展的诉苦运动终于让他觉醒了,和李德贤、宋文虎一起,带动了桂军俘虏的转化。因此,他们三个人也都到十八团教导队短期学习过,成了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
这滕新星看上去很斯文、很内向,但由于文化基础好,战斗素质高,接受新思想快,打仗的时候沉稳、勇猛,所以进步也很快。现在,他已经是红12师34团一营三连的一排长了。
一排的阵地在34团的第一道防线上,身后就是团火力营的重机枪阵地构成的第二道防线,再往后是迫击炮阵地。一排的任务就是阻止敌冲击团火力阵地,保护重机枪和迫击炮能够安全射击。
13师的阵地都是这样,步兵保护各级重火力,确保重火力打击效果。
接到准备战斗的命令,滕新星就命令战士们上战位,排属重机枪和各班的轻机枪也全部就位。
刚准备好,敌人的骑兵大队就冲上来了。
这青马骑兵,虽然装备一般,但对骑兵战术还是有研究的。队形是一个正三角形,尖角犹如一把锥子,狠狠地向12师34团阵地撞来.
滕文星一看,敌人的剑尖对的就是自己,马上命令战士们把驳壳枪也都打开保险放在面前,准备当敌人冲到面前时近战。
这34团前身就是老二营,34团一营的装备和11师31团一营的装备一摸一样,战士们除了步枪、冲锋枪,都有一枝近战用的驳壳枪,每班都有两挺轻机枪。马元海不了解红七军团各部队的特点,把攻击箭头射向了12师最精锐的34团一营,自然是要碰壁的。
敌人冲过来了,战马踏得大地都是一片震动。滕文星看着不停地有战马掉进陷马坑、不停地有战马踏响土地雷,嘴角就漾起一丝微笑:狗曰的,不识字也摸摸招牌,敢向34团一营冲击,活腻歪了吧!
500米,400米,200米、100米,青马骑兵脸上那得意洋洋的笑容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滕文星不再欣赏青马骑兵掉入陷马坑的美景,大喊一声打,手里的冲锋枪就开始了怒吼。
一营阵地上霎时间就枪声骤起,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射出的子弹犹如一条火龙,向正在冲锋的青马骑兵卷去,将三角形的尖角烧了个干干净净。
战马哀鸣,血花飞溅,举着弯刀的骑士们还没有冲到红军阵地前,就被子弹打落一地。
骑兵冲锋和步兵不一样,有巨大的惯姓,剑尖被打断了,不影响后面的千军万马继续奔涌而至。后面的骑兵依然涌上来,把前面落地的战友和死马踏得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战鼓频催,战旗飞舞,号角声声,强悍的青马骑兵根本无视一营的弹雨,催动坐骑,掀起一道狂潮,向红军阵地卷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冲上去,用马刀砍光红匪!
刘建立站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黑压压一片,犹如钱塘潮一样的青马冲锋队伍,越涌越近,马上就和34团、师属重机枪阵地接到一起了,就想起了在通道时,军团长教训胡老虎的话。甚至还想起了军团长讲的僧格林沁率领的7000蒙古铁骑被英法联军炮火在通州八里桥打得全军覆没、而法军仅仅是伤亡了12人的悲壮故事,有点怜悯地看了看青马骑兵队伍,下令师属重火力和34团全线开火,所有炮兵对准敌人骑兵队伍中间炮击。
这一下,战场上马上就热闹了。成群的炮弹落在了马队中间,把一群群战马高高抛弃,马上的骑兵被摔离马鞍,再狠狠地落到地上,成了马蹄下的游魂。
无数的重机枪、轻机枪喷吐着子弹,用弹匣、弹链平地卷起一阵狂风,把青马骑兵队伍卷进了旋风的中心,撕扯着,旋舞着,再把它摔倒地上,变成一地飘萍。
遭到痛击的青马骑兵,迅速变换阵型,从中间分开,一分两队,连绵不绝,向13师阵地的两翼卷去,意图从两翼突破。
13师的炮兵和重机枪马上就延伸射击,用炮弹和子弹追逐着青马骑兵的队形,不断地收割着生命。
配置在两翼的35团和36团阵地上,枪炮齐鸣,把青马骑兵两翼突破的战术生生地扼杀在梦想中。
在炮弹和子弹的双重打击下,剽悍的青马骑兵再也支撑不住了。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反正溃退开始了,后面的骑兵们调转了马头,开始向通往甘谷的大路奔去。
于是,马元海策划的用骑兵冲击红军渭河防线的战斗,仅仅是一次冲锋就宣告失败了。
马元海带着卫士们,被溃散的骑兵裹挟着后退。此时,他已经不再悲伤了,脑子反而变得清醒了。
红军这么强大的火力,难道只是防止自己的部队向北突围?那甘谷方向难道就没有红匪主力在等着?看来,这红七军团就象草原上的猎人一样,怕是早就设好了套,就等着自己这群笨蛋来跳了。
甘谷方向不能去了,那里一定也是死路。天水城也不能去了,马鸿逵说的对,那城里的红七军团部队不是自己的部队能够惹得起的。现在只剩一条路,就是往南抢渡藉河,向陇南突围。但一想,要是红七军团准备彻底消灭马家军,怕是那里也是死地。思来想去,感觉没有生路,就想干脆死了算了,仗打到这种地步,部队损失这么大,就是活着跑了出去,也没脸见人了。
马元海正想自杀,就见马禄带着一队卫队跑了过来,也不下马,就在马上大声问他:“部队都打散了,现在怎么办?”
马元海一惊,是啊,怎么办?再一看,战场上到处都是人和战马的尸体,马元海心里一动,不能死,这可都是马家子弟兵,无论如何得想法带出去一部分,不然,青海就完了。
马元海恢复了精神,对马禄说:“什么怎么办,赶紧收拢部队,整理队形,杀条血路冲出去。不然都得死!”
说完,两腿一夹,催动战马,率先向溃兵追去。
见敌人骑兵冲锋被击溃,刘建立马上命令全师向前推进,缩小包围圈。
马鸿逵此时正率着他的七师沿大路向甘谷方向奔来。
渭河方向的枪炮声他已经听见了,知道那是马元海正冲击红匪阵地。
至于马元海能不能把红匪赶进渭河喂鳖,马鸿逵不想,也不想去想。天水城的进攻战已经让他明白,这红军不好惹,早点脱离接触是正理。再说了,假如马元海得手,自己不是更安全么?
听听不对,怎么枪炮声停了啊?难道马元海这么快就垮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